福爾摩沙

妥瑞症兒子看戲發啾聲引觀眾不滿,媽媽回應「社會就是這麼殘酷」,你如何看?

觀眾的反應是歧視妥瑞症患者嗎?媽媽的回應又是在情緒勒索嗎?


觀眾在一家戲院內看電影。 攝:Edwin Tan/Getty Images
觀眾在一家戲院內看電影。 攝:Edwin Tan/Getty Images

觀眾的反應是歧視妥瑞症患者嗎?媽媽的回應又是在情緒勒索嗎?

若你是電影院內的觀眾,你會怎樣回應該名媽媽的發言?

日本曾在電影上映時推出「瘋狂粉絲場」,讓粉絲可以喊叫,這是一種解決各人需要的好方法嗎?

6月12日,台灣一名媽媽帶同患有妥瑞症的7歲兒子到新光影城觀看電影。過程中,兒子因持續發出「啾啾啾」聲,引起在場觀眾不滿,甚至有人怒轟要求「發聲者」離場。

最終,該名媽媽揭露兒子患有妥瑞症的實情,並向在場觀眾表示,自己的兒子鼓起了不少勇氣才走進電影院。離場時,該名媽媽向觀眾喊話:「至少我們試過了,社會就是這麼殘酷!」而兒子只跟在母親身後,向觀眾道歉:「其實我很好的」。

及後,一名在場人士將此事發布至社交平台,引起台灣網民的關注和討論。

表示,播放電影預告時已傳出像是鳥叫,但又像機器運轉的刺耳「啾啾啾」聲。電影播放時,「啾啾啾」聲仍然持續,有些觀眾因受不住而破口大罵,才會發生上述事情。

什麼是妥瑞氏症?

根據台灣妥瑞症協會的網頁資訊,妥瑞症 (Tourette syndrome) 是一種慢性神經生理疾病。患者會不由自主地出現身體和聲語上的反覆抽動(Tics),例如搖頭晃腦、發出嗤鼻聲、吐口水、咕嚕聲、吸吮聲,亦會不自覺地吐出一些音節、字詞、片語和句子。

香港妥瑞症協會的資訊亦顯示,雖然部份患者在長大後會慢慢康復,但仍有約30%病者的症狀會持續至成人階段。

網民的看法

事件發生後,網民看法不一。

部份網民認為,該名媽媽已盡最大努力讓兒子過著平常人生活,並沒有因為兒子患有妥瑞症而將他留在家中。即使面對其他觀眾破口大罵時,這名媽媽仍勇敢地向他們表示兒子的狀況,表示十分欣賞和佩服。

有些網民則持相反意見。他們認為,電影院是一個讓大家安靜看戲的地方,保持安靜是一種美德。即使自己兒子患有妥瑞氏症,但在場觀眾亦有付費觀看電影,沒有人需要容忍及妥協電影院內有「啾啾啾」聲。這名媽媽亦不應以「兒子患病」為由,情緒勒索在場觀眾。

台灣律師林智群也在個人社交平台上發文, 這名媽媽可以帶同兒子到一個更適合的場地,例如改看《侏羅紀世界3》,而非要求在場觀眾多加包容。他表示,觀眾了解事件後或會體諒,但不代表有義務要忍耐。

據中時新聞網報導,一名同樣患有妥瑞氏症的網民了解事件後,在論壇批踢踢八卦板回文分享自己曾因大眾的不理解而受過苦,但表示該名媽媽不應情緒勒索同場電影的觀眾。

這位網民補充,自己看電影會選冷門時間和入場人次較少的電影院,選擇座位時亦會是角落和走道位置,以免影響其他在場觀眾。他認為,這名媽媽的出發點是為兒子好,但應該要學懂變通方式。

事件發生後,有些需要照顧患病孩子的媽媽亦在網上發表心聲。據yahoo新聞網報導,一名媽媽在「廢爆公社」發文,表示自己需要長期照顧患有多重障礙的28歲女兒。她亦表明,社會大眾沒有義務要體諒女兒的身體狀況,也無法要求他人理解女兒的難處,自己只會盡力安撫,通常不會向人解釋更多,引來不少網民的支持和鼓勵。

台灣前市政顧問兼美斯潔董事長翟本喬則在社交平台上建議,電影院可考慮在每周末選一個場次,並標明這個場次可以接受觀眾在放映途中「發出各種非惡意聲響」。然而,事件亦引起不少網民擔憂會出現「妥瑞場」等不良標籤。

事實上,日本也設有與翟本喬的建議相約的電影場地。日本在動畫電影上映時,曾推出過「瘋狂粉絲場」,讓粉絲們可以在場地裏瘋狂喊叫。

妥瑞氏症患者的心聲

坊間不少人並未聽過或了解什麼是妥瑞症,或會對患者產生誤解。

台灣藝人邵庭曾在錄製綜藝節目時眨眼頻繁,而被網民質疑「整型太多」。邵庭後來在社交平台發文回應,自己因演藝工作忙碌而讓妥瑞症的症狀加劇。她亦表示,自己曾被前公司要求隱藏患有妥瑞症的實情,而出現一連串的自我否定。

台灣妥瑞人協會理事長曾柏穎,自己亦經歷過多次由誤解引致的言語和肢體欺凌,更在青春期時被老師體罰,間接讓他承受不住壓力而在學校教室跳樓自殺。他認為,如果社會大眾能夠了解更多類似的特殊疾病,便能以正常目光包容跟接納患者。

你認為觀眾的反應是歧視妥瑞症患者嗎?媽媽的回應又是在情緒勒索嗎?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鄭敏婷

福爾摩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