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前線

德國哥廷根容許女性在公共泳池解放乳頭,你如何看女性的裸露權?

有人認為女性乳房作為性徵應被遮蔽,不應展露於公眾地方,你同意嗎?


德國哥廷根市近日通過一項旨在提高性別平等待遇的臨時政策,允許女性每週週末在室內或室外公共遊泳池裸露上身游泳。圖為2020年5月25日,德國哥廷根一個游泳池,泳手在池邊踢水。 攝:Swen Pförtner/picture alliance via Getty Images
德國哥廷根市近日通過一項旨在提高性別平等待遇的臨時政策,允許女性每週週末在室內或室外公共遊泳池裸露上身游泳。圖為2020年5月25日,德國哥廷根一個游泳池,泳手在池邊踢水。 攝:Swen Pförtner/picture alliance via Getty Images

有人認為女性乳房作為性徵應被遮蔽,不應展露於公眾地方,你同意嗎?

女性不可像男性般公開地裸露上身,你認為社會對男女裸露的不同尺度是雙重標準嗎?

你如何看社交媒體禁止貼出女性乳頭照片的規定?

4月28日,德國哥廷根市政府宣布容許公共泳池的女性泳客赤裸上身游泳,這項措施將由5月1日起的週末試行,為期3個月;哥廷根成為德國首個實施相關措施的城市。

新措施源於2021年一位跨性別泳客因裸露上身被驅逐出泳池。據德國之聲的報導,該跨性別人士在市內的泳池赤裸上身游泳時,被職員要求遮蔽胸部。雖然這位泳客即時抗議,表示自己的性別認同為男性,但最終仍被職員驅趕,更被禁止再次踏足該泳池。

事發後,當地的體育委員會提出容許女泳客無上裝游泳的建議,認為赤裸上身游泳應不分性別。政府希望透過這個政策,推動公眾場所的性別平等待遇。試驗期完結後,政府將討論會否把措施常規化。

男女裸露的尺度是雙重標準?

長久以來,女性主義者質疑社會對男女裸露的尺度是雙重標準——為何男性可以公開地裸露上身,但女性不能?公共泳池不准女性裸露上身的規定,正反映了女性在日常生活中的差別待遇。女性主義者認為女性應有赤裸上身的自由。

雖然哥廷根市的新措施可謂是性別平權的進步,但被批評是受限的平等(limited equality)。因為當局只開放週末讓女性可以裸上身游泳,措施也只是短暫性,但男性卻可以在任何時間裸上身游泳、或是到公園日光浴。

另一方面,有網民認為女性袒胸露乳會激發男士的性慾,造成不便和尷尬的情況,形容政策是由「一班鹹濕佬(色鬼)」提出;又嘲笑指「現實可能只有一群大媽」,令期待觀看女性身材的男士失望。

事實上,傳統社會普遍認為女性乳房是第二性徵,應被隱藏起來,不應於公眾地方展露。坦露乳房被視為不雅、公然猥褻,甚至被蕩婦羞辱(slut-shaming)。

對於以上的觀點,女性主義者認為這是源於女性身體被性化(sexualize)。女性裸體總是被聯繫到性、色情,隱含了在父權社會下,女性的身體是為了滿足男性性慾,忽略女性的主體性,壓抑女性選擇裸體的權利。這種性化女性乳房的男性視角,正正屬於男性凝視(Male Gaze),使女性的軀體被物化,成為男性觀看和控制的對象,滿足男性的窺探慾。

解放乳頭運動

2012年,美國導演妮娜・伊斯科(Lina Esco)發起解放乳頭運動(Free the Nipple),她透過拍攝紀錄片《解放乳頭》,講述一群女性赤裸上身,走上街頭爭取女性在公眾場所裸露上半身的平等權利。

她把紀錄片的預告上載至Facebook作宣傳,但後來Facebook指影片違反社群守則,把其刪除。其後,一眾名人包括Miley Cyrus、Rihanna和 Chrissy Teigen紛紛在Instagram上載露出乳房的照片抗議,但被平台迅速刪除。

這波運動隨後傳至全球各地,主要抗議社交媒體對女性乳房的審查,但對於男性則沒有相同限制。

2015年,冰島一名17歲女學生Adda Smaradottir在學校發起「解放乳頭日」,在Twitter上傳露點照並標簽「‪#FreeTheNipple‬」,卻受到網絡霸淩,引來各地網友聲援。台灣性別平權專頁「性解放の學姊」也在Facebook響應,上傳半裸照片至Facebook,把解放乳頭運動捲至亞洲地區。

美國女權組織創辦人羅伯遜(Dawn Robertson)批評Facebook審查機制所反映的男性凝視,「Facebook幾乎決定了全世界看待女性裸體的角度,他們將女性裸體視為一項犯罪、讓人為此感到丟臉。」她曾因發布裸體畫作被Facebook永久停用帳號。2019年,她以裸體方式在Facebook紐約的總部抗議審查機制。

Facebook近年修改了政策,允許用戶發佈有關醫療、健康或藝術的女性乳房照片,例如是女性餵母乳的照片、女性乳房切除後的疤痕照、描繪裸體的繪畫、或其他藝術品相片。

天體文化

事實上,天體文化(Freikorperkultur)在德國有悠久的傳統。政府於海灘、公園和渡假村設立專門的裸體區,讓人們盡享不穿衣服的快樂。天體文化的精神是享受不受束縛的身體,擺脫社會上各種陳規陋習的束縛,與性愛並沒有直接關聯。

天體文化亦與德國的社會和政治環境息息相關,使裸體主義成為德國文化。

在19世紀末,裸體主義是回應工業現代化的行為。當時在柏林等大城市盛行一套「生活改革」(Lebensreform)哲學,提倡以性解放、有機食品等接近自然的生活方式,便有人在海灘裸體享受日光浴,但只屬少數的資產階級。

戰後德國分裂為東西德後,裸體運動才真正繁榮起來,尤其是在東德——裸體不再局限於資產階級。生活在社會主義下,東德人的各種自由受限制,裸體活動成為一個「安全閥」,提供一點「自由的活動」,釋放緊張壓力。在七八十年代,成千上萬的裸體主義者擠滿了海灘和公園。

你如何看這種天體文化?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葉家潤

國際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