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前線

妻子被笑話光頭,韋史密夫動粗是「真男人」還是一種「有毒的男子氣概」?

除了暴力,你認為事件還有更好的處理手法嗎?


2022年3月28日,美國加利福尼亞州洛杉磯好萊塢,第94屆奧斯卡頒獎典禮,韋史密斯(Will Smith)因克里斯洛克(Chris Rock)關於其妻的言論,憤而上台揍了克里斯洛克一拳。 攝:Brian Snyder/Reuters/達志影像
2022年3月28日,美國加利福尼亞州洛杉磯好萊塢,第94屆奧斯卡頒獎典禮,韋史密斯(Will Smith)因克里斯洛克(Chris Rock)關於其妻的言論,憤而上台揍了克里斯洛克一拳。 攝:Brian Snyder/Reuters/達志影像

你認為喜劇冒犯的界限在哪裏?克里斯.洛克應該挨耳光嗎?

你是否認同韋史密夫的行為?除了暴力,你認為事件還有更好的處理手法嗎?

韋史密夫激動護妻,奧斯卡官方回應不容許任何暴力,你認為韋史密夫是否應該受到處罰?

昨日,奧斯卡舉行第 94 屆頒獎典禮,期間發生一起轉播事故。

在準備頒發奧斯卡最佳紀錄長片前,脫口秀演員克里斯.洛克(Chris Rock)在串場表演時開玩笑說,珍達碧姬(Jada Pinkett Smith)可以憑藉她的光頭去飾演《魔鬼女大兵 》(G.I. Jane)續集——《魔鬼女大兵 》的主角為一名光頭女兵。

然而這一句話觸怒台下身為丈夫的韋史密夫(Will Smith),他徑直走上舞台,直接給了克里斯.洛克一記耳光,然後轉身下台回座,令現場觀眾一片錯愕。

事實上,珍達曾表示自己因自身免疫失調,自2018年開始患上班禿,每天都面對著脫髮的困擾,加上頭髮長回速度相當慢,因而決定剃光頭示人。

及後,韋史密夫透過社交媒體表示,自己在頒獎禮的行為是不能接受及不能原諒,承認反應太情緒化,稱自己我成了「我最不想成為的那種人」,「這個世界應該充滿愛,而非暴力」。他就事件向克里斯.洛克、美國電影藝術與科學學院、頒獎禮製作單位及所有觀眾道歉。

「愛情會讓你做出瘋狂的事」

受到突如其來的耳光,克里斯.洛克先試圖開玩笑圓場,「喔,韋史密夫剛給了我一巴掌」,現場觀眾發出一片笑聲,似乎把這當成是事先排演的插曲。但韋史密夫在台下怒吼,「別他媽提到我太太的名字」。

克里斯.洛克再解釋,「這是一個《魔鬼女大兵 G.I. Jane》笑話」。韋史密夫更大聲地重複了上述要求。

一陣尷尬的沉默後,克里斯.洛克最後圓場說,「這大概是電視史上最棒的一夜了」。之後他轉移了話題,將最佳紀錄片獎頒給了《靈魂樂之夏》(Summer of Soul)。

事發突然,美國的轉播方美國廣播公司(ABC)緊急消音了相關畫面,造成了大約20秒的沉默,但被海外轉播方原樣直播。這段衝突影片在社交媒體上快速傳播。

在隨後的廣告時段,著名影星丹佐.華盛頓(Denzel Washington)走到韋史密夫身邊,對他說:「在你人生的最高點,務必小心,因為那也是魔鬼找上你的時候。」

衝突後大約40分鐘,韋史密夫憑藉《王者理查》(King Richard)獲得最佳男主角獎。在演講中,史密夫透露了丹佐.華盛頓的諫言,並向奧斯卡主辦方與所有入圍者致歉。

「藝術模仿生活,我看起來像個瘋狂的父親。」他說,「愛情會讓你做出瘋狂的事情。」演講最後,韋史密夫還說:「謝謝大家,希望學院還能邀請我回來。」但他並沒有向克里斯.洛克道歉。

克里斯.洛克非首犯?

這並非是克里斯.洛克第一次在奧斯卡頒獎禮上得罪人。洛克曾於2005、2016年兩度主持奧斯卡頒獎禮,2016年他因亞裔笑話遭李安等亞裔電影人聯名投訴,而後學院正式道歉。

同樣在2016年,珍達碧姬宣布因奧斯卡頒獎禮的提名者缺乏多樣性而拒絕出席。頒獎禮上,克里斯.洛克嘲笑珍達碧姬拒絕出席只是因為沒有收到提名。

節目結束後,學院沒有透露韋史密夫是否會被邀請參加未來的演出,但在聲明中表示「不會容忍任何形式的暴力」。

據路透社報導,洛杉磯警方在發給媒體的一份聲明中表示,調查人員知悉這一事件,但「涉案人員拒絕向警方報案。」 目前,克里斯.洛克依然可以向韋史密夫提告。警方表示,如果當事人之後願意,「洛杉磯警察局將完成一份調查報告。」

《紐約郵報》引述業内人士稱,因為此次攻擊行為,韋史密夫可能被要求交還他的「小金人」。

稍晚,奧斯卡在影藝學院的官方推特發出聲明,開頭首句就寫下:「奧斯卡學院不容許任何形式的暴力。」接著才祝賀所有得獎者。

護妻打人是真男人?還是一種「有毒的男子氣概」?

事件之後,各方都發表了評論,其中不乏認為韋史密夫的行為有一定道理的。

女演員索菲亞 · 布什在推特上寫道,「暴力是不對的,攻擊從來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還有呢?這是克里斯第二次在奧斯卡頒獎典禮的舞台上取笑珍達了,今晚他瞄準她的禿頭症。打擊別人的自身免疫疾病是錯誤的,故意這樣做是殘忍的。他們都需要喘口氣。」

也有人認為韋史密夫的行為不可接受。

導演賈德 · 阿帕圖(Judd Apatow),「這完全是失控的憤怒和暴力。在過去的30年裏,他們聽到了無數關於他們的笑話。」《華盛頓郵報》的一篇評論寫到,「那晚所有的成就都可能被遺忘,連同那些將他帶到那裏的才華。在2022年奧斯卡,韋史密夫應該從自己身上得到更多東西」。

社交媒體上湧現出許多認同韋史密夫行為的言論,讚許他是「真男人」。但研究平等問題的學者肖恩 · 哈珀(Shaun Harper)則撰文指出,韋史密夫的行為體現出了「有毒的男子氣概」(toxic masculinity)——「真正的男人是保護者」的期望在有毒的男子氣概中根深蒂固,但保護並不一定需要使用暴力。

「當有人不尊重他愛的人時,有毒的男子氣概迫使某人立即進入酒吧打架模式。但是如果扇耳光或者打架不是被不尊重的人想要或者需要的呢?或者即使是這樣,而且這個人就是這麼說的,為什麼不花點時間去尋求其他替代暴力的方法呢?」

「電影、電視節目、電子遊戲、其他形式的媒體和我們生活中接收到的信息,已經使我們男人習慣於在這樣的時刻採取暴力或其他有害的行動。」肖恩 · 哈珀寫道。

在事件發生後,英國《衛報》電影編輯刊出一篇針對事件的分析,指出韋史密夫的成長經歷,或者可解釋是次事件為何發生。

2021年11月,​​韋史密夫出版個人自傳《Will:韋史密夫回憶錄》。當中,他談到自己在成長經歷中,面對了很長時間的家暴。9歲時,他目睹其父親對媽媽掌打腳踢,令她一度暈倒甚至吐血。

這一事件,從此定義了「他是誰」——他寫道自己一直面對的陰影,不只是暴力的創傷,更是自己對面對媽媽遭受暴力時的不作為(inaction)。他覺得自己日後的努力,都是為了向媽媽道歉。

父母在他少年時已離異,並於2000年離婚。韋史密夫在書中提到,他曾經想過為母親報仇。父親在晚年時懷有癌症,需要坐輪椅。他說每次去廁所都會經過一條樓梯,那時他就會生出念頭,「我樓梯頂停了停,我可以推他下去,並好容易擺脫這件事。數十年的痛苦、憤怒和怨恨會逐漸消退」。

不過,最後他沒有這樣做;而父親在2016年因癌病離世。

除了暴力,你認為事件還有更好的處理手法嗎?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張晉谷

國際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