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前線

佛羅里達州通過的《父母教育權利法案》,迪士尼對此沉默引員工抗議,你如何看?

你認為多元性別的教育在校園有必要性嗎?


2022年3月7日,佛羅里達州示威者聚集在議會大廈前,抗議佛州參議院通過「不說同性戀」法案。 攝:Wilfredo Lee/AP/達志影像
2022年3月7日,佛羅里達州示威者聚集在議會大廈前,抗議佛州參議院通過「不說同性戀」法案。 攝:Wilfredo Lee/AP/達志影像

法案禁止學校向學童進行有關性別認同的教育,被批是「反同法案」,你認同嗎?

迪士尼被揭曾向支持法案的州議員提供競選資金,如今又對法案沉默,你如何看其作出的回應?

你認為多元性別的教育在校園有必要性嗎?該在何學齡推行方為合適?

21日,華特迪士尼首席執行官鮑伯·查佩克(Bob Chapek)向全體員工表示,針對佛羅里達州最新通過的《父母教育權利法案》( Parental Rights in Education Bill ),迪士尼的沉默是一個錯誤的決定,他已了解「沉默是金」策略帶來的陣痛,並對此表示抱歉。

此前,有皮克斯(Pixar)內部員工向BBC透露,迪士尼高官要求剪掉作品中幾乎所有涉及同性戀的情節,直指迪士尼對於佛羅里達州不久前新通過的《父母教育權利法案》態度存在雙標,這一曝光使迪士尼與佛羅里達州一起成為眾矢之的。

11日,查佩克在一封寄給全體員工的公開信中致歉表示:「當你們需要我在爭取平等權益的道路上,作為一個強有力的盟友挺身而出時,我讓你們失望了,對不起。」

但這一道歉並沒有平息員工怒火,他們期望這位娛樂業巨鱷能憑自己的力量,為改變現狀多做一些嘗試。

《父母教育權利法案》是什麼?

當地時間3月8日,佛羅里達州通過《父母教育權利法案》,其條款包含禁止州內學校向幼兒園至三年級學生進行有關性取向或性別認同的教育,而且禁止在更高年級進行不「適合學生年齡或發育狀況」的相關教育,因此也被稱為「不准稱同志」法案(Don’t Say Gay)。

法案通過後,相關討論一時佔據社媒平台,網友激烈爭論這樣針對年齡限制性和性別話題討論是否合適。另一方面,有網友針對法案生效範圍提出質疑,他們指出,如果在不告知學生家長的情況下,對學生開展性別教育是否也構成違規。

該法案由共和黨議員喬·哈丁(Joe Harding)發起,近年來早有預熱。他和他的支持者表示,法案的初衷並非禁止學校自發討論性取向和性別認同問題,而是為了防止各地區將相關內容納入官方課程,週一,州長德桑蒂斯( DeSantis )更是進一步闡釋稱「我們將確保父母能夠把他們的孩子送進幼兒園,而不是把這些東西注入他們的學校課程中」。

此外,據哈丁及其支持者解釋,《父母教育權利法案》是為了保障家長對孩子學習內容的知情和掌控權。哈丁的支持者、共和黨人丹尼斯·巴克斯利 (Dennie Baxley)這樣說:「我知道在這種關係中確保家長的權利有多麼重要,我想鼓勵整個佛羅里達州的家長擁有它。他們是你的孩子,要弄清楚他們將受到什麼影響、做出怎樣的決定、以及這一切是怎麼產生的,這很難。」

《法案》爭議不斷

法案通過後,白宮方對此表示不滿,美國總統喬·拜登(Joe Biden)更直言該措施「令人憎惡」。在該法案通過後不久,美國教育部長米格爾·卡多納(Miguel Cardona)發表聲明,稱「人優先考慮的仇恨法案,正傷害著本就最需要幫助的學生群體。弗羅里達州上層優先考慮的仇恨法案,正傷害著本就最需要幫助的學生群體。我們與佛羅里達州和全國各地的LGBT+學生站在一起,並敦促杜羅里達州的領導人確保他們所有的學生得到保護和支持。」

卡爾多納還指出,根據《教育修正案》第九條,所有接受中央補助的州立校都應遵守法令、保障公民權利,原則之一即為禁止大學院校及公立學區的性別歧視。

法案通過前,美國各地高中即有出現學生罷課抗議浪潮,學生高舉「保護跨性別兒童」標語,胸口佩戴彩虹標誌,口中高喊「我們稱同志」( We say gay )。

在推特上,有網友指出「沉默=滅亡」,另有大量網友舉例表示《法案》提出的擔心純屬多餘。其中一例,有一個母親表示自己曾多次猶豫如何告知自己三四歲的孩子們「你們的叔叔是同性戀」。一天,她的一個孩子問她為何叔叔總是和另一個男人共處,她回「他們彼此深愛,正如你的爸爸媽媽一樣」,出人意料的是她的孩子們並沒有異樣,這令她反思是否是家長們「想得太多」。

另一邊,《紐約時報》專欄作家米蘭達·戴文(Miranda Devine)評論稱將《法案》看作反同法案並不妥當,她認為這只是保障家長權益、預防校方「隱瞞」性和性別教育行為的一種常識性措施,並將「不准稱同志」的別稱看作「虛假和惡意的謊言」。

戴文的觀念與州長本人極為接近,州長亦公開表示他不願再在澄清法案條款上浪費時間。

為何迪士尼被牽涉其中?

此前,迪士尼被查出曾在競選期間,向包括哈丁在內的支持該法案的議員捐贈數萬美元。在法案通過前數小時內,查佩克在一份員工備忘錄中表示「公司聲明對改變結果和(他們的)想法的作用很小......相反,聲明還往往被某一方取用為開展進一步分裂和煽動的武器」。

《法案》通過翌日,在股東大會上,查佩克首次打破迪士尼對其的沉默態度,表示公司「從一開始就反對該法案」,他將「如果立法成為法律,它可能被用於針對LGBT群體及他們家庭的不公」的想法傳達給州長德桑蒂斯,但之後的州長聲明顯示,這次對話並沒有改變州長想法。

法案通過後數週以來,迪士尼內部 LGBT 員工及支持者們多次公開抗議迪士尼默不做聲的態度,並要求迪士尼無期限停止向支持《法案》的州議員繼續提供競選資金。同時,抗議者還呼籲迪士尼領導層公開承諾一個可行計畫,保障員工不受《法案》影響。3月22日,為表抗議,迪士尼抗議員工集體「病退」罷工。

對於失望的員工,查佩克表態稱「與你們交談,看到你們的情況、和你們會面,都能更好地幫助我意識到我們的沉默有多傷人,很明顯,這不僅是關於佛羅里達州一項法案的問題,而是對基本人權的又一次挑戰。」

你認為多元性別的教育在校園有必要性嗎?該在何學齡推行方為合適?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楊采妮

國際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