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前線

美國女足終於實現「男女同酬」,但足球行業走出「性別困境」還要多久?

你認為是什麼導致了足球是男女收入差距最大的運動?


2021年7月30日日本橫濱 2020年東京奧運會,美國隊在半準決賽獲勝後慶祝。 攝:Laurence Griffiths/Getty Images
2021年7月30日日本橫濱 2020年東京奧運會,美國隊在半準決賽獲勝後慶祝。 攝:Laurence Griffiths/Getty Images

你知道美國女足實現「男女同酬」了嗎?你覺得這意味著什麼?

你認為是什麼導致了足球是男女收入差距最大的運動?

你知道還有哪些國家在爭取足球「男女同酬」?你覺得足球該如何走出「性別困境」?

23日,經過數年的對峙,美國女子足球代表隊多名隊員與美國足協(USSF)達成和解協議。美國足協承諾在世界盃等所有賽事上實現「男女同酬」,還將對提出訴訟的球員合共賠償2200萬美元,並注資200萬美元開設賬戶,支持退役球員追求人生目標、組織女性及女子足球相關的公益活動等。

據美聯社報導,這場官司風波可追溯回2016年4月,包括美國女足前隊長韋冰露(Megan Rapinoe)、現任隊長索爾本(Becky Sauerbrunn)在內的五名美國女足球員向美國公平就業機會委員會呈交訴狀。三年後,她們根據美國《同酬法案》及《民權法》第七章起訴美國足協,要求賠償。

美國女足起訴自己的僱主是在2019年的「3·8國際婦女節」,彼時離世界盃還有三個月。這隊伍清楚,她們必須證明自己的能力配得上自己的訴求。之後美國女足一路全勝,獲得世界盃冠軍。她們獲勝後,「equal pay」的口號響徹全場。

回顧時間線,這隊冠軍隊伍的法律訴求遲遲得不到回應。

美國足協針對訴狀提出一系列反駁意見,包括部分女球員的收入比男球員高,男球員為足球也創造了更高的利潤等。談判無望,雙方最後訴諸法庭。但在2020年5月,法官駁回了女足「同工同酬」的要求,認為女足提供的文件不足以證明她們在酬勞方面遭受了不平等待遇,以及男女足的勞資協議不同導致很難比較兩者酬勞。美國女足球員們決定繼續上訴。

四次問鼎世界杯的美國女足,為什麼在要求「男女同酬」的路上會走得如此艱辛?

「商業價值」是根本原因嗎?

美國導演安德里亞(Andrea Nix Fine)和肖恩(Sean Fine)將美國女足和足協的官司拍攝成紀錄片《Let’s fucking go》(中文名為《給老娘衝》)。紀錄片請到了20年前的美國女足國家隊球星茱莉(Julie Foudy),她告訴觀眾美國女足爭取男女同權已經20年。

在紀錄片中,茱莉回憶當年女足隊友們的遭遇,從不合身的球服,到衛生條件差的酒店,再到一天十美元的工資。在1999年奪得第三屆女足世界盃冠軍後,美國女足球員們在2000年初為爭取更高的薪酬抵制了一場在澳大利亞舉行的錦標賽。時任美國總統的克林頓宣布將會改進聯邦法律對於男女同工同酬的方案。但美國女足直到今日,才迎來了一絲曙光。

這條路是那麼難走,但質疑聲從沒減弱。即使是美國足協承諾將實現「男女同酬」的新聞,也有不少網友認為女足帶來的經濟效益不如男足,她們是在要求更高的薪水,並非平等的酬勞。「商業價值」是女子足球爭取「男女同酬」的關鍵詞,但也是美國女足面臨的吊詭困境。

對美國女足而言,擁有世界賽事傲人的成績是遠遠不夠的。據華爾街日報報導,在2016到2018年的三年時間裡,美國女足產生的經濟效益比男足多了1900萬美元。而美國女足為「男女同酬」所做的鬥爭促使不少贊助商與美國足協合作,包括Visa、Secret(除臭劑品牌)。

但從時間線來看,即使已經有足夠多的跡象證明美國女足的商業價值在增加,甚至有趕超男足之勢,在2020年5月,美國女足球員關於「男女同酬」的訴求被駁回。而在2020年3月被披露的美國足協回應起訴的法律文書中,人們更是看到了之外「商業價值」的原因。

公開的法律文件顯示,美國足協認為男足得到更高的薪水,因為他們「更高大、更強壯、更快、責任更大」、「男足國家隊對力量和速度的要求遠高於女足國家隊」,甚至指出女性球員的技能和工作都不如男性。這些言論讓女足球員憤怒,足協的主要贊助商都表示譴責。

此事件也導致時任美國足協主席的柯迪羅(Carlos Cordeiro)辭職,由美國女足代表隊退役隊員、1999年世界盃冠軍得主辛迪柏洛(Cindy Parlow Cone)接任,成為美國足協史上首位女性主席。

足球如何走出「性別困境」?

BBC一項研究表明,足球是男女賽事獎金差距最大的運動。國際足聯(FIFA)給2018年男子世界盃準備了2720萬英鎊,但2019年女子世界盃的獎金僅為290萬英鎊。

2017年,挪威成為第一個做出改變的國家。挪威足協與運動員簽訂協議給予男女運動員同等收入,使女足的收入增加了93%。新西蘭、澳大利亞、英格蘭、荷蘭、南非、巴西等國也從國家層面推動改革,實現一定程度的「男女同酬」。如今美國也成了其中一員,而阿根廷、哥倫比亞等國,女足球員們仍在為同酬作鬥爭。

我們可以發現,已經實現「男女同酬」的國家女足大都擁有著不俗的實力。在FIFA最新發布的世界女子足球排名中,美國、荷蘭、巴西、英格蘭均位列前十,澳大利亞、挪威分別位列第十一和第十二。

除了實力之外,其實還可以看到這些國家女足擁有較完善的足球產業,職業體育經濟更為發達。英格蘭是過去幾年大力發展女足職業聯賽的典型。「後起之秀」荷蘭女足勢頭迅猛的原因,就在於2007年荷蘭足協斥資成立職業俱樂部聯賽,兩年後拿下歐錦賽第三名。

那麼,是當下職業體育背後的市場邏輯導致了足球的「性別困境」嗎?

有一部分人堅持認為,男足收入比女足高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其「觀賞性」更高,市場更大,賽事上座率更高,收視率更高、周邊賣的更好。《大西洋》曾登出讀者關於男女賽事的觀點,有人直言,男性的體育賽事更加令人興奮,更想持續觀看。

但也有研究指出,媒體對男女體育賽事報導的失衡也是導致了男女運動員收入差距大的原因,媒體在報道體育賽事時常有一個特定的視角:「球賽是給男孩的」,這一視角導致女運動員常成為男運動員的陪襯,或只出現少數運動中,也常被展現她們「非運動員」的部分,如八卦和私人生活。

無論如何,女子足球的發展要遠短於男子足球。第一屆男子世界盃是1930年,而61年後,人們才迎來第一屆女子世界盃。足球面臨的「性別困境」亦有很大的討論空間,在這困境以及走出困境的過程中,你認為還有哪些因素發揮著作用呢?

你覺得足球該如何走出「性別困境」?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陸眉間

國際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