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爾摩沙

台灣出版社校對新書把「大陸」換成「中國」,鬧出哥倫布發現新中國笑話,你如何看?

一本書在兩岸都遭遇篡改,作者批評「海峽兩側各有各的崩壞」,你如何看?


《激辣中國》。 圖:網上圖片
《激辣中國》。 圖:網上圖片

出版社未經作者同意便篡改書中用字,你如何看這種行為?

一本書在兩岸都遭遇篡改,作者批評「海峽兩側各有各的崩壞」,你如何看?

你怎樣理解「大陸」一詞的内涵?你怎樣看藍營指責台灣「去中國化」?

近日,廣州中山大學人類學系教授曹雨的新書《激辣中國》在台灣出版。2月18日,曹雨在臉書發文指出,他發現書中「大陸」被通篇替換爲「中國」,導致出現「哥倫布發現新中國」、「南亞次中國」、「歐亞中國」等明顯錯誤。

對此,出版方麥田出版社回應,「書中內文在編輯校對過程中犯了嚴重疏失」,承諾立即下架並回收重印,並向作者曹雨及讀者致歉。

曹雨在臉書貼文中強調,自己在書中其實並沒有用「大陸」來指代「中國」,因為這樣的用法相當不嚴謹。書中所提及的「大陸」,都是指continent的意思,如新大陸(new continent)、歐亞大陸(Eurasia continent)、南亞次大陸(South Asia sub-continent)。

他指責出版方,出現如此離譜的錯誤,明顯是出版方在篡改了作者的原文以後,連校對這樣基本的印前工作也懶得履行,結果就成了現在這副模樣。認為這已經不是「疏忽」能解釋,斥是根本沒有職業操守才做得出的事情。

麥田出版社的臉書回應下,網友多批評其出版流程不專業,「犯下這麼愚蠢又低級的錯誤」,亦有網友指責這件事背後有意識形態因素,「編輯憑什麼按自己的意識形態亂改別人的東西?」

一本書在兩岸遭遇篡改

禍不單行。《激辣中國》(簡體版名為《中國食辣史》)一書在中國大陸更遭遇大幅刪減。曹雨提到,原稿中有兩章,分别是「辣椒與紅色革命」(講辣椒與共產黨紅色文化之瓜葛),「大破大立」(講文化大革命時期飲食文化之破碎)都被中國出版方完全删除,不予面世。

至於自己作品內文用字也在台灣被改,曹雨感嘆,本以為在言論自由的台灣,能夠多讓作品以更理想的面貌問世,結果又是這麽一副「殘樣」。

「如今的海峽雨側,真是各有各的崩壞,壞得爭奇拜艷,壞得讓人腦子被門夾了都想不出來。我曾聽人說過,如今的世界是一個『比爛』的世界,初問時還不敢盡信,這下我相信了。其實兩邊的行為其實都有一點共同的地方,就是都不尊重作者,都不尊重讀者,都是徒為所謂的『政治正確』而做出一些貽笑後世的愚行。」

實際上,台灣一直保有「陸書送審」制度。根據陸委會《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簡稱: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37條,文化部訂有大陸許可辦法,明訂大陸地區出版、影視、廣播作品進入台灣規定,其中圖書、出版品如重製以正體中文在台灣發行,業者應於發行前,向文化部提出申請。

2020年12月,發生繪本《等爸爸回家》下架事件。《等爸爸回家》由「長江少年兒童出版集團」出版,敘述了2019年疫情肆虐的武漢,一位小男孩被迫和前線抗疫的醫生父親分隔兩地的故事。

繪本情節遭民進黨立委陳亭妃、台北市議員陳怡君質疑是「美化中國防疫的大外宣」,並指稱此繪本的出版者「長江少年兒童出版集團」,與中共有合作關係。

爭議爆發後,台灣文化部後續則表示,《等爸爸回家》一書因未向文化部申請許可即在台灣發行,已發函該公司依規定下架,並要求有多處市立圖書館將《等爸爸回家》下架。

而後台灣文化部長李永得進一步宣布,將以「精準規範、低度管理」為原則啟動「簡體書送審修法」,初步的修法方向為「中國共產黨或解放軍所屬的出版品」才需申請許可,其他民間、個人或團體出版品一律不需申請。

當媒體追問,此舉是否有思想審查的疑慮時,李永得強調,中國共產黨出版的是「宣傳品」而非書籍,面臨不友善的文化侵略,政府應建築「民主防禦工事」。

不過「陸書送審」制度已經多年未有大力執行。根據台灣文化部統計,2010年至2020年,10年間僅收到200件申請案。但是僅台灣的四大網路書店,2017年就從中國大陸引進出版了8695種圖書。

「大陸」一詞是否過時?

近年來,台灣一直有「大陸」、「内地」改稱「中國」的趨勢。

2015年,有音樂工作室在台灣南投舉辦「內地搖滾 」音樂節,喊出口號「台灣內地是南投」(南投位於台灣島正中央,是台灣唯一的內陸縣)。

2021年10月,台灣中央流行指揮中心副指揮官陳宗彥,被記者問到「民眾拿大陸接種證明換小黃卡」,陳宗彥回應,「你是說從『中國』回來的民眾嗎?因為你講大陸,我實在不知道是哪個國家!」

台灣作家苦苓也回應道,「講到中國就講中國,不要用大陸、內地這些莫名其妙的名詞來混充!你一天不劃清界線,一天就給人家併吞你的藉口。」

你會否使用「(中國)大陸」一詞?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張晉谷

福爾摩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