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前線

特朗普新社交平台開始試用,這是「言論自由天堂」還是「右翼俱樂部」?

你認為這樣的社交平台會導致進一步的政治極化嗎?又起到多大的社交與交流作用呢?


前美國總統特朗普開設的新社交平台Truth Social。 攝:Leon Neal/Getty Images
前美國總統特朗普開設的新社交平台Truth Social。 攝:Leon Neal/Getty Images

你知道特朗普的新社交平台「真實社區」嗎?你會想註冊嗎?

你覺得「真實社區」真的能實現言論自由嗎?你認為怎樣的規則和社區能真正保障眾人的言論自由?

你認為這樣的社交平台會導致進一步的政治極化嗎?又起到多大的社交與交流作用呢?

近日,美國前總統特朗普在其新平台Truth Social測試版發布一則貼文,預告回歸:「準備好了!你們最愛的總統很快就會見到你們。」

17日據路透社報導,Truth Social測試版已邀請約500人參與測試版試用。該軟件原計劃於2月21日上線,其首席執行官Devin Nunes後表示上線時間延期至3月底。

一年前,特朗普的社交賬號先後被臉書、推特和YouTube封禁。這一年來,他一直計劃著在互聯網的「復出」。去年2月,特朗普成立了個人的科技公司「Trump Media& Technology Group(TMTG)」,並與去年10月宣布將推出社交平台Truth Social,該平台將提供「引人入勝且沒有審查的體驗」。

特朗普的「回歸預告」在推特上引發熱議,不少政客及共和黨人發布推特,稱已註冊Truth Social賬號,但也有網友認為特朗普的新社交軟件不過「共和黨的集資陣線」。在去年十月TMTG宣佈將推出Truth Social時,就有報導指出,當時該平台的服務條款裡包含「不能詆毀、敗壞或以其他方式損害我們的觀點,我們及網站」。

保守派播客The Wayne Dupree Show的主持人Wayne Dupree也是試用者之一,他在接受路透社採訪時表示自己在Truth Social比在推特上更加「放得開」,更能展示「政治以外的他」,並稱這是推特「故意不准許的」——儘管推特一再否認存在政治偏見。

然而,Truth Social正面臨的第一個難題,並非如何成為「主流社交媒體的最大競爭對手」,而是如何順利在Google、Apple Store等主流應用程式商店上線。

「零審查」能被順利收貨嗎?

「言論自由」是Truth Social給自己貼上最亮眼的標籤,試圖吸引對主流社交媒體審查規則不滿的用戶,同時該平台也揚言要成為這些主流社交媒體的強大競爭對手。

TMTG的宏大目標也意味著Truth Social必須遵守Google、Apple Store等主流應用程式商店的條款以獲准上線。Truth Social如果不能在主流應用程式商店上架,大多數的手機用戶都難以下載該應用。

如果要在蘋果應用商店上架,Truth Social將受到相應的條款約束,包括開發商需為用戶提供反饋攻擊性內容的方式,且提供「及時回應」。此外,條款還包括禁止「鼓勵暴力」、「鼓勵非法或魯莽使用武器和危險物品」相關內容。史丹佛互聯網觀察站大數據架構師和首席技術官David Thiel認為Truth Social將對用戶發表的內容進行審查,包括AI自動審查和人工審查。

這也是Truth Social面臨的困境之一。Truth Social「零審查」的宣傳點將吸引那些認為自己討論被主流社交媒體屏蔽的群體,這些話題包括新冠疫苗、2020年總統選舉結果。同時,這一群體也極有可能成為Truth Social第一批正式註冊用戶。

Truth Social需要極力避免和另一款「右翼大本營」社交平台「Parler」相似的命運。後者發布於2018年,一直宣稱平台捍衛言論自由,沒有偏見。但有報導指出該平台曾封禁用戶,且平台帖子通常包含極右翼內容、反猶太主義、QAnon等陰謀論。

2021年1月,有報導稱Parler被特朗普支持者用來交流策劃2021年國會山莊騷亂後,蘋果和谷歌在軟件商店中下架了該應用,Amazon Web Services停止了Parler的網站託管服務。2021年5月,帶有內容過濾器的Parler重新在蘋果應用商城上架。

更多的自由,還是更強的極化?

自特朗普被眾多主流媒體封禁後,關於主流媒體的審查及其對言論自由的影響一直是熱門議題。芝加哥大學法學教授Genevieve Lakier在接受Vox採訪時表示,《憲法第一修正案》針對政府部門,而臉書、推特等主流社交媒體都是私人公司。但這些科技巨頭已成為當今輿論空間的管理者,人們對政府審查言論自由的擔憂同樣表現在對科技巨頭操作言論的憂慮。

特朗普的Truth Social會和這些主流社交媒體有所不同嗎?

Truth Social早已不是第一個宣稱要打造自由言論不受科技巨頭限制的平台,據紐約時報報導,至少有其他七家社交媒體公司發表過同樣的目標,包括「右翼版」推特Getter、Parler、Gab,這些社交媒體被稱為Alt-tech,即替代主流社交媒體的平台。

然而這些社交媒體在右翼群體中更為流行,他們更願意在這樣的平台發表觀點、交流。這些平台,包括Truth Social面向的目標人群是同一批人。當Truth Social真正上線之日,願意在該平台創立賬號的人在意識形態上會有多大的一致性?Truth Social會不會如大多數Alt-tech一般最後成為一個只有一種聲音的「回音室」?

紐約大學社交媒體與政治研究中心的Joshua Tucker認為,特朗普憑藉著個人的號召力,或許可以吸引原在Parler、Getter、Gab的用戶,並達到一定的用戶規模,從而達到能與其他社交媒體巨頭相比肩的廣告收入。Joshua Tucker還表示,前述情況也意味著其他平台將逐漸消失,形成主流媒體和一個極大的右翼平台共存的新格局。

Truth Social是否能實現其「零審查的言論自由」?又以何種方式實現的?或許還需要一段時間的等待。

你認為社交平台該對內容進行審查嗎?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陸眉間

國際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