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前線

DAO 為解放維基解密創始人阿桑奇籌集逾4600萬美元,稱為自由而戰,你如何看?

在日後,以 DAO 募資維權是否一種捍衛價值的新常態?


2022年1月24日倫敦,阿桑奇的支持者於倫敦最高法院前示威,要求英國最高法院停止將他引渡到美國。 攝:Rasid Necati Aslim/Anadolu Agency via Getty Images
2022年1月24日倫敦,阿桑奇的支持者於倫敦最高法院前示威,要求英國最高法院停止將他引渡到美國。 攝:Rasid Necati Aslim/Anadolu Agency via Getty Images

你聽說過DAO嗎?你信任DAO的管理模式嗎?

許多網友讚頌營救阿桑奇行為,但隨著時間推移有關 DAO 的討論充斥各種投機者,你認為這種轉變是否無法避免?

在日後,以 DAO 募資維權是否一種捍衛價值的新常態?

2月4日,去中心化自治組織 AssangeDAO 宣布開始募資,所募資金將用於競投數字藝術家 Pak 與阿桑奇推出的 NFT 靜音時鐘作品(Censored),並將作為營救「維基解密」創始人(Julian Assange)阿桑奇的法律費用和相關宣傳活動。

AssangeDAO 由包括阿桑奇的兄弟、未婚妻和比特幣開發者 Amir Taaki 在內的十人發起。組織在募資平台 Juicebox 上線不到一週, AssangeDAO 已籌得超過15093枚 ETH,約合4660萬美元,成為以太坊上最大的一次融資。

幣圈 KOL Crypto McKenna 稱, AssangeDAO 並沒有設立籌款目標。在2月7日的競拍中,如果 AssangeDAO 贏得 NFT,所有捐款人都將按其 ETH 比例獲得代幣 JUSTICE ,隨後以投票形式共同規劃 DAO 的未來路線。但如果競標失敗,捐款人的 ETH 可以通過多重簽名錢包 MultisigWallet 贖回。但 AssangeDAO 發起人團隊表示,不管競拍結果如何,他們都將繼續堅持下去(live on)。

2021年12月10日,英國法院作出允許美國引渡阿桑奇的裁決,這使阿桑奇或將面臨175年監禁。2010年起,「維基網絡」因開始持續曝光有關阿富汗和伊拉克戰爭等機密文件,引起美國政府展開對維基解密的刑事調查。國際刑警後於同年11月30日對阿桑奇發出國際逮捕令。

判决落地當天, AssangeDAO 開始在 Telegram 的小組裡預熱動員,並在兩天後發布了第一條推特。 AssangeDAO 自稱受到 FreeRossDAO 的啟發,後者曾用相似方式為營救暗網市場「絲路」創辦人烏布利希(Ross Ulbricht)籌得約1200萬美元。

在 AssangeDAO 的官網上還貼有阿桑奇的一句名言:「記錄公平的一種最佳方式就是曝光不公。」

DAO是什麼?

DAO 是去中心化自治組織的縮寫,該組織不由任何中心化個體或公司所控制,所有決策、信息都公開透明且由內部成員共同決定。它的標籤是全透明、完全民主,由 EOS 貨幣創始人 Dan Larimer 在2015年首次提出這個概念,又經由以太坊創始人 Vitalik Buterin 完善。

其中,讓 DAO 這個形式走紅的關鍵案例是2021年的 ConstitutionDAO 。為了避免美國憲法副本這個具有多重歷史、文化內涵的珍本文物落入私人口袋,人們想到用 DAO 的模式來將其交給群眾保有,於是 ConstitutionDAO 橫空出世,宣布募資競拍。隨後它創下了一天內募得3000萬美金、72小時內共募得逾4000萬美金的紀錄,成為史上最快的募資案例。按照約定,募資成功後,所有出資人都將在 DAO 的制度下獲得治理代幣 PEOPLE 。僅管 ConstitutionDAO 最終競拍失敗,但是資金公開透明、去中心化的 DAO 組織卻成為了一個熱議話題。

出資人並非完全信任 AssangeDAO

在 AssangeDAO 發出第一條推文後,諸多網友評論讚頌營救阿桑奇這個行為,也有網友懷念「維基解密」稱「新聞不該是一種罪名」。但隨著時間推移,有關 AssangeDAO 的討論從「解救阿桑奇」逐漸轉向投資考量,投機人士大量湧入,在大陸最大社交平台微博上,關於 AssangeDAO 的討論也基本以賺錢為標竿展開。

另一面, AssangeDAO 的穩定性引起出資人不安。發起人曾在社群中明確表示只有一輪募資,但在2月7日募資結束後,發起人團隊開啟了二輪募資,這引起了社群成員的強烈不滿,部分人擔心這是 AssangeDAO 發起人團隊「跑路」的預兆。

出資人的擔心並不是空穴來風,啟發了 AssangeDAO 的 FreeRossDao 價格如今只跌不漲。在它的 Twitter 官方帳號下,有網友不解「為什麼價格總是在跌」,也有網友直接破口大罵。與此同時,營救 Ross Ulbricht 的計劃仍遙遙無期。

阿桑奇的一生

阿桑奇本職是一名澳洲記者,青年時曾成為一名網絡駭客,並參與建立了澳洲最早的一條網際網路服務供應商。

2006年,他創辦了「維基解密」網站,並發布了大量被作為頭版新聞報導發布的重要存檔和西方國家的醜聞。2010年起,「維基網絡」開始持續曝光有關阿富汗戰爭和伊拉克戰爭的機密文件,包括美軍在象牙海岸的有毒廢物傾倒事件、美軍巴格達空襲且附帶謀殺的影片和肯尼亞法外處決等。

重大洩密事件引起美國政府不安,並展開對維基解密的刑事調查。2010年11月30日,國際刑警以涉嫌性犯罪為由對阿桑奇發出國際逮捕令,阿桑奇隨後向倫敦警察廳投案,但否認相關指控。2012年6月19日起,阿桑奇在保釋期前往厄瓜多爾駐英大使館尋求政治庇護,並在大使館居住7年。2019年,厄瓜多爾與英國達成逮捕阿桑奇的協定,此後,他一直被關押於倫敦最高安保級別的貝爾馬什監獄,期間,美國從未放棄引渡阿桑奇的嘗試。

2010年,在《時代》週刊的年度人物網路評選中,阿桑奇居於首位,並成為「最受讀者歡迎的年度人物」。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楊采妮

國際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