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前線

真人版《白雪公主》開拍被批「開倒車」,今天我們該如何講述童話裡的人物缺陷?

你如何看待影視翻拍因「政治正確」在選角、情節上做的調整與修改?


真人版《白雪公主》選角確定由年僅20歲的 Rachel Zegler 出演。圖為2021年11月29日,Rachel Zegler 在紐約市林肯中心爵士樂劇院參加《西城故事》紐約首映式。 攝:Roy Rochlin/Getty Images
真人版《白雪公主》選角確定由年僅20歲的 Rachel Zegler 出演。圖為2021年11月29日,Rachel Zegler 在紐約市林肯中心爵士樂劇院參加《西城故事》紐約首映式。 攝:Roy Rochlin/Getty Images

你是否認為翻拍真人版白雪公主是「倒退」行為?

你如何看待影視翻拍因「政治正確」在選角、情節上做的調整與修改?

我們該如何看待童話裡隱含的歧視、刻板印象等現象?

1月24日,曾出演《權力遊戲》而名聲大噪的美國演員彼得·汀尼治(Peter Dinklage)在馬克·馬龍(Marc Maron)的「WTF」播客節目中,直言迪士尼翻拍真人版《白雪公主和七個小矮人》落後,他認為迪士尼選用拉丁裔女演員瑞秋·曾格勒(Rachel Zegler)出演白雪公主是「進步的」,但仍在講述七個小矮人住在山洞裡的落後故事。

根據THR報導,在播客播出的第二天,迪士尼公司發言人回應表示將對於七個角色採取不同作法,並正在諮詢侏儒症族群人士,以避免強化原版動畫的刻板印象。

早在去年6月,迪士尼宣布真人版白雪公主選角,引發正反辯論。有人支持,認為這體現了童話改編中的種族平等,也有不少人反對,質疑選角膚色是否貼合原著角色。而彼得·汀尼治的批評更是引發新一輪熱議。

白雪公主成了拉丁裔,小矮人該如何二次創作?

在彼得·汀尼治看來,迪士尼「驕傲地宣佈」選用拉丁裔演員出演白雪公主令人震驚,因為這並沒有改變《白雪公主與七個小矮人》中的「七個小矮人」,他認為這還是一個落後的故事,會強化人們對侏儒症患者的刻板印象。他反問為何自己的理念完全沒有得到促進,「我想我還不夠大聲吧。」

彼得並沒有完全否定真人版白雪公主,他補充說,如果迪士尼可以用一種顛覆、酷、創新的方式講述這一童話,他將全力支持。

英國殘疾游泳運動員威爾·佩里(Will Perry)與網紅Fats Timbo在英國一個晨間電視節目GMB(Good Morning Britain)繼續這場辯論,Fats Timbo表示自己很不喜歡「小矮人」的說法,更傾向於用「小人物(Little People)」來形容。佩里則支持真人版《白雪公主和七個小矮人》,讚同迪士尼諮詢侏儒症群體意見,對「小矮人」進行恰當的二次創作,「我們不應該取消這一深受喜愛的童話。」

佩里又提出製作方可以對故事內容作出小調整:如小矮人不是住在山洞里,而是住在房子裡,他們不被描繪成沒有頭腦的愚蠢人物,而是有想法、有情感的人。

迪士尼真人電影的「政治正確」:種族、性別與性向

近年來,迪士尼不斷翻拍童話經典的真人版,從《美女與野獸》到《阿拉丁神燈》,再到《美人魚》,翻拍中時「政治正確」的改編也一直是人們熱議的話題。而這些改編基本圍繞著種族、性別與性向。

真人版《美女與野獸》出現了迪士尼歷史上首個LGBT角色——影片中的反派加斯頓的手下來富,他暗戀著自己的主人。真人版《小美人魚》一改原版紅髮白膚的愛麗兒形象,選用黑人演員加歌手海莉·貝利(Halle Bailey)挑大樑,引發熱議,一部分原版粉絲甚至在推特上發起#notmyariel話題

對小美人魚的選角爭議,除了單純的認為主角形象與心中的愛麗兒不符外,還有人認為這是迪士尼「盲選」行為,只是為了「政治正確」。有文章分析小美人魚的故事植根於白人文化,選擇黑人演員並不能起到宣揚「種族平等」的作用,迪士尼真正需要的是拍攝原本就以黑人公主為主角的電影。但弗吉尼亞聯邦大學的紐曼教授認為,對黑人愛麗兒的抵制實際上反映了白人至上主義,同時她認為,基於代表性對兒童的重要性,童話需要隨時代而進步。

今天我們該如何講述童話裡的人物缺陷?

回到《白雪公主和七個小矮人》,許多網友認為,「小矮人」的角色更是反映了童話經典在今時今日顯現出的「陰暗面」——對異性與殘疾自然而然的貶低。

有推特網友梳理了原版動畫對小矮人的刻畫,包括「白雪公主一開始認為他們是七個孤兒」、「7個成年小矮人形象為『成人小孩』,而白雪公主則是『母親』的形象」、「他們沒有背景故事、沒有文化,本質是一維的,有著愚蠢的名字」等。

患有軟骨發育不全症(侏儒症)的演員基努娜·斯塔梅爾(Kiruna Stamell)在衛報上公開支持彼得的觀點。她說,在生活中,雖然患有殘疾,她可以成為母親、戀人、老師、醫生或律師,而不是在一部迪士尼電影裡扮演一個小矮人。她擔憂迪士尼甚至無法做到以日常的方式展現身障角色的形象。

在這場討論中,有推特網友提到了阿曼達·勒杜克(Amanda Leduc)的《異形:關於童話、殘疾與創造空間》(Disfigured: On Fairy Tales, Disability, and Making Space),這本書叩問了童話經典們,在童話世界裡,只有漂亮的、雙腳走路的、健全的人才擁有美滿結局,這些童話是否向一些身障小孩傳遞著某種訊息——如何讓一個殘疾女孩相信她將有幸福結局?

在你看來,一些童話真的有改編的必要嗎?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 陸眉間

國際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