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前線

菲裔「兔男郎」首次登上雜誌《Playboy》後反應兩極,你如何看?

你記憶中的成人雜誌封面是怎樣的?你對這些雜誌有刻板印象嗎?


菲律賓裔 YouTuber Bretman Rock 登上《Playboy》封面。 圖:網上圖片
菲律賓裔 YouTuber Bretman Rock 登上《Playboy》封面。 圖:網上圖片

你記憶中的成人雜誌封面是怎樣的?你對這些雜誌有刻板印象嗎?

「兔男郎」Rock指出色情產業一直以「直男」和「白人」口味為主導,忽視LGBT客群,你認同這個講法嗎?

有讀者批評雜誌《Playboy》「忘記誰才是顧客」,你如何看?

兔女郎(Bunny Girl)一直給人可愛性感的印象,這個戴著兔子耳朵頭飾和尾巴的女生造型,常在各種娛樂、影視作品中出現;在特定的節日或慶典,亦不乏女生裝扮成「兔女郎」應節。近日就有「兔男郎」出現在著名雜誌封面,引起了大眾的議論。

這位與眾不同的「兔男郎」是23歲菲律賓裔網絡紅人 Bretman Rock,他成為了美國成人雜誌《Playboy》出版以來第一位以男同志作為封面的模特兒。

根據 logomyway 的報導,《Playboy》於1953年創刊,創辦人 Hugh Hefner 當初在訂立雜誌的目標客群以及商標時,向設計師提出了數個要求,包括要有「男性元素」、簡潔和黑白色。最終,一個戴著領結(Bow Tie)的黑白兔子頭像就成為《Playboy》的標誌沿用至今。因此,《Playboy》給人的定位一直都是以男性為市場,以性感暴露的女生為封面的雜誌。男士在閱讀的過程可以置身於「花花公子」的視覺,充滿著玩味和娛樂性。

而《Playboy》雜誌最成功的,莫過於開創了「兔女郎」的服裝於角色打扮。logomyway 的報導進一步解釋,兔子在西方概念上有性和生育的意味,而且「小白兔」本身亦有著乖巧可愛的動物形象,於是 Hefner 將兔子和女性形象結合,開拓了自己的「兔女郎」王國。

來自「兔男郎」的反擊

這次登上《Playboy》封面的「兔男郎」Rock 在自己的 Instagram 帳戶上載了該封面的照片。只見 Rock 戴上兔子耳朵的頭飾,以性感造型視人。他直視鏡頭、雙手撐開了象徵「花花公子」的框框,意味他打破了在「直男」視覺下對「兔女郎」的刻板印象。

同時,Rock 在《Playboy》雜誌的訪問表示,他對於自己成為了該雜誌首位男同性戀的封面模特兒感到非常自豪,並指這次拍攝將會對往後的色情與時裝界帶來重要的影響。除此之外,他更幽默指出這次拍攝不但要「氣死直男」,這也是對 LGBT 社群和棕色人種有著非常重大的意義。作為男同志的 Rock 指自己能駕馭任何裝扮,他認為只要自己感到自信和性感,那就是適合他的穿著。

來自各方的爭議

雜誌《Playboy》在10月初正式刊登了該期雜誌,同時雜誌在社交平台上收到海量的負面評論。有網民在《Playboy》的 Instagram 官方帖文下留言,指這次以男同志作為封面模特兒是一個大錯特錯的決定,更有人指這是「The death of feminine sensuality」。亦有人批評雜誌「忘記誰才是顧客」、指出「《Playboy》已死」、又質疑「這完全違背了已故創辦人 Hugh Hefner 當初成立雜誌的意思,讓他不能安息」。

《Playboy》雜誌則堅持這次的決定,認為雜誌的理念不是一成不變,其一直以追求創新和前衛的態度去開創潮流以及對性別的理解。兔子裝扮並非女性專屬,亦不是只有特定身形或性向的人才可以穿著。《Playboy》雜誌亦表示,Bretman Rock 作為雜誌封面的模特兒,是該雜誌在定位和理念上的最佳代表。

《Playboy》更在 Twitter 帳戶作進一步回應,「如果一位男同志認為穿上兔女郎裝會自覺性感,為何不能讓他自豪地穿起這經典的性感裝扮示人?」雜誌更表明其將會繼續成為支持多元和表達自由的平台,這個宗旨在以後也不會改變。

同時,「同性戀者反詆毀聯盟」GLAAD 就表示欣賞和支持《Playboy》雜誌的舉動。Yahoo!life 的報導引述 GLAAD 發言人 Anthony Allen Ramos 的回應,指以 Bretman Rock 作為「兔男郎」的雜誌封面是一個讓時尚、模特領域邁進更包容、更多元的重要一步。Rock 作為 LGBT 群組爭取權益的代表,他的出現正好揭穿了社會上所謂的「正常」其實就是壓抑性別和種族平等的根源,這個困住性小眾群組的框框必須被打破。

「霸權」無所不在?

「異性戀霸權」在社會議論多時,在台灣研究性別教育及相關議題的游美惠教授曾發布文章,指出我們的社會體系以異性戀結構和需求來設計,因此我們的身體被明確區分為「陽剛的男人」與「陰柔的女人」,而我們的慾望在這設定下被理所當然地「異性戀化」。在這個不斷強調「異性戀主體」的教育過程,非異性戀者卻被標籤為「異類」,而他們的身體和慾望都在社會主流上被消失,成為「看不見的需求」。

就《Playboy》雜誌是次因封面模特兒所引起的爭議,其實該雜誌在先前就有任用過非裔和跨性別的模特兒作為雜誌的封面主角。早在1971年,創辦人 Hugh Hefner 尚在人世時,其雜誌便已「破格式」般邀請了非裔女性 Darine Stern 作為《Playboy》的封面模特兒;1991年更任用跨性別者 Tula Cossey 作為的他們的封面主角。

當《Playboy》在 Twitter 上回應任用 Bretman Rock 所引起的爭議時,其亦有在留言區引述上述例子作為補充,指出公司在過去亦曾因任用非裔和跨性別模特兒引起風波,但這三件事的爭論點在根本上是一樣的。公司一如既往地認為捍衛自由和平等才是雜誌的核心價值,這些價值已經刻在了《Playboy》的基因中,在娛樂、歡愉和性慾之間,永遠都不會只有一種定義的方式。

你認為以同性戀者作為「兔男郎」出現在雜誌封面,能助社會促進性別多元嗎?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廖曉怡

國際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