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前線

美國加州囚犯可按其性別認同分配監獄,引起女囚犯集體訴訟,你如何看?

有專家認為為性小眾人士興辦一座監獄,是一種隔離他們的行為,你如何看?


2013年11月15,加利福尼亞州的阿德蘭托拘留所。 攝:John Moore/Getty Images
2013年11月15,加利福尼亞州的阿德蘭托拘留所。 攝:John Moore/Getty Images

本為先進、為性小眾平權的法案為何會引起爭議?

有囚犯稱遭轉移過來的囚犯性侵或暴力對待,衝突該如何解決?兩方的權益可如何達到平衡?

有專家認為為性小眾人士興辦一座監獄,是一種隔離他們的行為,亦會加深歧視,你如何看?

2021年11月中旬,女性組織「女性解放陣線」(Women’s Liberation Front)以及「女性為女性」(Woman II Woman)入稟美國加利福尼亞州東部地區聯邦法院,為女性囚犯提吿,指控參議院議案第132條違憲。

法案於2020年由加州州長葛文·紐森(Gavin Newsom)簽署,容許跨性別囚犯及非二元性別認知的囚犯根據自己的性別認同,在相應性別的監獄中服刑。新法案規定,每位囚犯將被私下詢問對自己性別的認知,若屬跨性別者、變性人、非二元性別者,他們可以自行選擇入住「男子」或「女子」的監獄,無需依據其生理性別分配囚室。

新例要求懲教部門不得依照解剖學結構、性取向,或監獄內其他囚犯的因素而拒絕相關請求。但如果監獄設施會因此面臨安全管理問題,州政府則有權拒絕請求,並必須給予囚犯書面說明及提出異議的機會。

加州懲教局發言人托爾頓(Terry Thornton)拒絕對進行中的法律訴訟發表評論意見,但強調懲教局致力為所有獄中人士提供一個安全、人道、可改過自新的環境。他同時指出,聯邦和加州法律都有針對性別認知不同者的待遇作出特別規定。

當局表示,目前共有291名在男子監獄服刑的囚犯提出轉往女子監獄服刑的申請,其中41宗獲批,6宗被拒,10宗由申請者撤回,其他仍待審核。另外有7名在女子監獄服刑的囚犯提出轉往男子監獄服刑的申請,局方仍在審核。

受侵害的女性囚犯

新法案引起女性囚犯不滿,認為跨性別或自稱非二元性別認知的囚犯在女子監獄中服刑,將導致其安全受威脅,為此提出集體訴訟,要求推翻法律。

一名原告指,推行法案後,自己被一名從男性囚房轉過來的囚犯性侵。另一名原告則指自己「被抓(grabbed)」。更有多名原告聲稱自己曾遭受暴力,也有原告以宗教信仰為由,指出因有變性人女性被安排與她們共用同一牢房,權益受到損害。

提吿方並沒有以「she/her」及「they/them」的性別代名詞,稱呼入住女性囚房的跨性別囚犯及非二元性別認知的囚犯,而是以男性稱呼他們。

組織「女性解放陣線」法律總監,此訴訟是建基於「男性性侵者被安排入住女性囚房」的基礎,所以「假裝他們是女性」是違反訴訟的基礎。

該組織更曾於2021年7月指,加州中部女子監獄內的醫療診所提供了有關避孕的措施,暗示被關押在那裡的女性,應該預計到被強姦的風險會增加。例如醫療診所張貼的海報上,為可能在監獄中懷孕的「懷孕者」宣傳各種選擇,包括避孕套和緊急避孕藥。

性小眾的聲音

團體TransLatin@ Coalition的行政總裁班比·莎賽道(Bamby Salced)反駁,批評「男人入住女性囚房」這個說法是錯誤的,認為這對跨性別女性來說是不準確及不尊重。身為曾在獄中度過14年的跨性別女性,她形容自己為獄中性侵及暴力行為下的「生還者」。她說跨性別人士是「因自己的身份被懲罰和怪責」,這促使她現在致力於在社會中推廣跨性別人士的權益。

現被拘留於穆勒克里克州立監獄的米歇爾·基文(Michelle Calvin)亦指出,此法案對她及她的跨性別姐妹們「意義重大」。在獄中度過15年的她,不僅遭受過暴力對待,連監獄中的工作人員也不承認她的身份。她形容對法案被通過感到很興奮,並指「是時候改變了」。

各地的跨性別在囚人士

事實上,世界各地亦採用著不同對待跨性別在囚人士的方案。

現時,根據香港懲教署所指,一般而言,跨性別在囚人士會被安排在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內的性異向組服刑,以防他們受其他在囚人士滋擾。然而,懲教、警務處及入境處並沒有公開任何相關的囚禁或搜身政策或守則。

來自香港的跨性別人士Recasa曾於2015年入稟司法覆核,指控警隊及懲教署的做法違規。入獄時,19歲的Recasa的外表跟一般女性無異,而她自12歲開始便接受荷爾蒙治療,準備由男性轉變為女性。她被安排拘留在全男犯收押所、入獄時要3次全身裸體接受男警及男懲教員檢查,其中一次更在8名男懲教人員的監視下進行。在牢期間,Recasa更被迫放棄接受賀爾蒙療程8個月。

在泰國芭提雅一間監獄,關押著148位跨性別囚犯。他們會被分配獨立的房間以保證他們的安全,避免他們被侵犯,也防止了性病的傳播。至於日常生活中,他們會接受職業教育,包括針線、在麵包店工作和佛教課程等。女性和變性人還可以在美容院學習相關技能。在休閒時間,犯人亦可以打排球以及和其他犯人交流。

然而,部分性別平權支持者則擔心此舉會為跨性別人士帶來污名化。防止酷刑協會專家Jean-Sebastian Blanc指出,另外為性小眾人士興辦一座監獄,是一種隔離他們的行為。義大利司法部亦曾以類似理由,否決為跨性別女囚犯另建監獄的議案,憂慮這會成為一種歧視。

對於針對跨性別人士提出的不同監獄政策,你如何看?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陳欣陶

國際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