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前線

美國「罷工十月」群情洶湧,你如何看群眾以離職作為改善工作待遇的做法?

這場罷工的意義在於大眾明白群體的力量,你對此有甚麼想法?


2021年10月20日韓國首爾,反對政府勞工政策的集會上,韓國工會的成員戴著魷魚遊戲中的面具,遊行往首爾市政廳。 攝:Chris Jung/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2021年10月20日韓國首爾,反對政府勞工政策的集會上,韓國工會的成員戴著魷魚遊戲中的面具,遊行往首爾市政廳。 攝:Chris Jung/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你認為「辭職潮」能讓民眾得償所願,改變美國各行業對上班人士的工作待遇和條件嗎?

有指疫情影響了人們反思個人目標和其工作的滿意度,你如何看?

這場罷工的意義在於大眾明白群體的力量,你對此有甚麼想法?

疫情下,美國近期出現大規模的勞動力短缺,僅僅在今年的10月份,不同城市的各行各業已經有超過10萬人參與和籌備罷工活動,這場罷工潮亦被媒體稱作為「罷工十月」(Striketober)。

根據 THE HILL 的報導,這場大型的「離職潮」早在今年春季有跡可循。報導引述美國勞工統計局的數據,單在今年4月,已有400萬人離開了他們原本的工作崗位;這個紀錄更被8月份的430萬人所打破。

在已經開展了遊行的群眾裡,最大規模的抗議是來自30年來未有組織過罷工的 John Deere 工廠的員工。John Deere 是全球著名的農機巨頭。

10000位工廠員工離開了崗位,反對早前由美國汽車工人聯合會 (UAW) 與工廠管理層所談恰的新合約提案。罷工工人指,提案將即時提高5至6%的工資,但仍然有九成的罷工成員反對這項提案。因為相比起工廠今年接近60億美元的盈利,以及行政總裁的薪水預計已達到1160萬美元的情況,工人認為這個加幅並不合理,公司沒有向員工分享經濟成果。

另一邊廂,凱薩醫療機構中有超過30000名醫療工作者聲援罷工潮。有護士表明,疫情期間他們的工作環境惡劣,工作負擔和壓力與薪水不成正比。他們提出了年薪加幅4%及增加人手的要求,以改善工作條件。儘管罷工護士和相關管理層仍未就要求展開協談,但雙方都表示不希望這場抗議會嚴重阻礙疫情期間的醫療工作。

疫情何以影響勞動階級走出來罷工?

Los Angeles Times 就「罷工十月」的報導指出,美國的工人在薪酬和福利上長期被忽視,工時過長和遭受不公平待遇的情況一直存在。疫情下,勞動階層意識到自身對工廠、企業、醫療機構、餐館等行業的重要性,而期望透過聯合其他存有不滿的民眾,在這個時機上發起大型的抗議喚起關注。

報導亦指出,不少工人即便在經濟環境好轉的時候,均未有嚐到薪水或待遇上的甜頭。而且從工人的採訪中亦反映,新冠疫情讓人們重新思考他們的職業、工作條件和長期目標,年輕一代的勞動者也更在乎工作與生活的平衡,不再為惡劣的待遇忍氣吞聲。有 John Deere 員工表示,疫情就是見證美國勞動市場改變的絕佳時機,讓大部分壓抑許久的民眾有宣洩的出口。

同時,支持罷工的聯盟指出,代表勞工階層的組織一直不成氣候,在與僱主的拉鋸中,失去了應有的作用,令勞動階層的聲音得不到重視。透過這種大規模的抗議,罷工群眾認為要重新尋獲屬於勞動人士的議價能力,徹底改變勞動階層權益不受重視、被管理層長期壓榨的情況。

罷工潮能帶來長遠的改變嗎?

The Guardian 的報導邀請學者 Professor Bruno 接受採訪,他指對勞動階層來說,現在的確是一個有利的時機去逼使各管理層讓步,以阻止人手嚴重不足的危機。

Bruno 指出,「罷工十月」反映了勞動人口正在攀升的話語權,並預測民眾的薪酬和工作條件將會就著這次罷工熱潮而得到改善。若某個個行業或公司決定讓步,此舉會鼓勵更多群眾加入罷工聯盟,並更活躍於爭取權益的活動,提高代表民眾的組織在社會中的能見度和影響力。

另一位接受採訪的學者 Ruth Milkman 則有不同的意見,她認為當熱潮退去,罷工逐漸離開公眾視線後,工人的權益就會回到原先的狀況。她認為對管理層來說,當疫情緩和,人手不足就不再是需要逼切解決的事。就此,工會的規模不見得在未來能吸納更多人,而且工會組織比較鬆散,亦缺乏嚴謹的組織能力,所以爭取權益熱潮只是一個短期的狀況。

Milkman 進一步指,若然要勞動階層的工會和組織得以維持其影響力,她認為先要在國會通過保障受僱人士結集權等的條例,讓這些工會的抗議和示威能合法地組織更多民眾加入,群眾力量的組織才有機會看見勝利的曙光。

大眾的反應

美國的民眾大致上對於大罷工都表達了支持,在 THE HILL 報導底下的留言區有4000多個留言和6000多次分享。有網民表示為工人階級終於意識到自己受壓搾,以致走出來爭取權益感到高興;亦有網民指美國的經濟發展一直掌握在佔多數的勞動人口中,而今次的「十月罷工」將會帶來真正的改變。

另外有網民指真正讓罷工潮出現的主因,是民眾意識到國內人手短缺數字已經創了新高,而自覺自己有條件去作出不同的選擇,因此能用離職來換取管理層的妥協。

美國勞工部前局長羅伯特・萊許也在 Twitter 表達了他的看法,認為是次罷工潮反映了國民的怨言已到達頂點,政府必須加以重視。有網民於該帖文下留言,表示不明白為何這批罷工人士能在明知將失去收入的情況,仍做出離職的決定;認為即使工作條件惡劣,仍不敢就此離開崗位。

地球另一端的罷工

同一時間,南韓來自建築、運輸、服務等行業的工人亦參加了為期一天的總罷工。是次大型集會由當地最大的機構工會聯合會(KCTU)所發起,其同樣旨在為工人爭取待遇的改善,以及在工作上的自決權。據媒體 TRUTHOUT 的報導,全國有13個城市,共約8萬名工人參與了這場集會,單是首爾便已聚集了2.7萬名工人。

南韓的工人以熱播劇《魷魚遊戲》作為主題,借戲劇來引起國際的關注,並點出勞動階級工作條件惡劣的現實。工人的積極參與,是因為他們視近年疫情為實現改變的轉折點。勞動人口是被持續需要的一群,一旦忽視他們的訴求,對於國家經濟並無任何好處。

KCTU 在集會結束後,計劃持續在市中心和農村地區推廣更多的集結。他們期望透過不斷動員、聚集群眾,讓工會能凝聚更強的群眾力量,改變勞動階層的現況。

在留守工作崗位以維持生計和離職爭取個人權益之間,你如何考慮兩者的優次?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廖曉怡

國際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