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前線

首套互動電影《夜班》將在港上映,能互動的劇情會改變你看電影的體驗嗎?

你之前有看過哪些互動電影?為了知道不同的結局,你會重覆觀看嗎?


全球首套大銀幕觀眾自選互動劇情電影《夜班》。 網上圖片
全球首套大銀幕觀眾自選互動劇情電影《夜班》。 網上圖片

作為觀眾,你認為在電影院與電影「互動」的體驗勝於傳統看電影的模式嗎?

你之前有看過哪些互動電影?為了知道不同的結局,你會重覆觀看嗎?

有作者發現有影音平台會跟踪用戶在觀看電影時所做的決定,你認為互動電影的普及會對觀眾的私隱構成威脅嗎?

全球首套互動電影《夜班》將於10月30號在本港上映,由 Tobias Weber 執導,劇本由知名電影《神探福爾摩斯》編劇 Michael R. Johnson 創作。觀眾能投身電影裡,為主角做出不同選擇,從而得出不同情節和結局。

《夜班》是一套經典的驚悚懸疑片,片長達90分鐘。講述在倫敦兼職做夜班停車場管理員的大學生馬特(Joe Sowerbutts 飾)被捲入了一宗拍賣行盜竊案中。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他走過倫敦嘗試破解謎團,發現真相。電影在 IMDb 評分為7.2,屬中高水平。而在遊戲平台 Steam 上更有86%的玩家給予好評。它亦於2018年獲得英國電影電視藝術學院(BAFTA)Cymru Awards,並先後在美國,北京,台灣,新加玻等地播放。

觀眾需要下載指定手機程式,觀看電影的過程中扮演主角,在指定時間內幫他作出不同選擇,最終引至不同情節和結局。當中有超過180個情節選擇,最終可以得出7個不同結局。選擇過程與選項只會出現於手機程式裡,因此不會影響觀看流程。一名觀眾在 IMDb 留言:「非常好玩,無論是有倫理觀念或是其他種類,電影都提供了很多選擇。為了得到不同結局,我「玩」了很多次,我完全沒有後悔」。

可是,有些觀眾對電影提供選擇多元化的說法有保留。有觀眾認為:「電影給予你一個假象,就是你在做選擇但結果都是把你引領到同一套水平一般的電影。那些結局?廣告說它有七個不同的結局,但實際上就只有四個。兩個一樣的結局分別在一句不同的台詞。三個基本上一樣但用不同場景表達的結局,一個你會死的糟糕結局,和一個大團圓結局。」

《夜班》的製作人 Chady Eli Matter 認為電影的「回頭率」頗高,可以吸引不同觀眾重複觀看,增加觀眾的品牌忠誠度。「如果你有機會再回到同一個你喜愛的東西,然後改變它的情節,更深入體驗當中呢?」他亦指出《夜班》的平均收視率為3.7次,比著名科幻電影《阿凡達》的回頭客還高。

引進電影的進昂科技的 KINO Industries 總裁黃國賢接受香港01的訪問時,說到製作互動電影與普通電影的分別:「一部普通電影的劇本,大約是120頁A4紙,大約一頁一分鐘,但一部互動電影就要去到350頁,即是比平時拍多三倍的內容。」問到製作成本:「其實有實際經驗得知,大約多15至20%已經拍到所需的效果,當然這關鍵看編劇寫的場景,選擇A或B都是在同一場景自然易處理,如果A是去美國B寫到去歐洲,自然會貴很多。」

互動電影的流行化與私隱問題

互動電影早20世紀在已經出現。1967年的捷克斯洛伐克電影 Kinoautomat 是歷史上第一套互動電影。由於當時的科技有限,主持人會出現在舞台上,要求觀眾在兩個場景之間進行選擇; 在觀眾投票後,播放所選場景。

Kino Industries 正在發展六個新的互動電影計劃,類型眾多,其中包括與二十世紀影業合作的 Choose Your Own Adventure 系列與一套名為《Riot》的互動科幻電影。計劃也包括兩個針對亞洲市場的電影,分別是一部改編自中國流行電視劇《黄金瞳》與一部是根據真實事件改編的泰國恐怖片《Ghost Radio》。

在2018年,Netflix 也推出了相同的互動電影《Bandersnatch》。故事講述是斯蒂芬·巴特勒,一位年青的編程員,嘗試將一本1984年寫的冒險小說編成電子遊戲。觀眾可以以主角斯蒂芬·巴特勒的角度在故事中做出不同選擇。根據69個影評,電影在 Rotten Tomatoes 獲得72%支持率。

美國作者 Jesse Damiani 在外國科技資訊平台 The Verge 寫到:「互動性,以 Bandersnatch 為例,可以作為收集用戶喜好數據並提供營銷選擇,例如針對性植入性廣告。」 倫敦大學學院科技政策研究員 Michael Veale 曾向 Netflix 申請一個「一般數據保護條例(GDPR)」請求(請求給予申請人獲得正在「處理」的個人數據副本的權利)。他發現 Netflix 會跟踪用戶在觀看互動電影時所做的每一個決定,在觀眾完成觀看 Bandersnatch 後,也會長時間保留用戶資料。

你認為互動電影的普及會對觀眾的私隱構成威脅嗎?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周悅蜓

國際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