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前線

母親為了保護女兒免受網絡生態影響,刪除其170萬粉絲的社交帳號,你如何看?

沒收電話或是來一次詳談?父母應該怎樣防止子女落入社交媒體陷阱?


14歲女兒Valentina(左)與 母親Fernanda(右)。 網上圖片
14歲女兒Valentina(左)與 母親Fernanda(右)。 網上圖片

你認為母親有權登入並控制女兒的社交帳號嗎?有網友批斥該母親「自私、結束了女兒的夢想」,你認同嗎?

青少年使用社交媒體對他們的自我認同造成什麼影響?

沒收電話或是來一次詳談?父母應該怎樣防止子女落入社交媒體陷阱?

近年, 隨着因社交媒體誘發的意外事件頻生,社會對社交媒體負面影響的關注和討論也越來越多。巴西網絡紅人 Nina Rios(Valentina Rocha Kanner Rio)年僅14歲,但因出眾的外型,在 TikTok 和 Instagram 帳戶積累約170萬粉絲。日前,她的社交帳戶無故消失,她的母親 Fernanda Rocha Kanner 其後在自己社交媒體公開解釋刪除女兒社交帳號的原因。

Fernanda 認為對於青少年而言,將自我發現建基於虛擬世界的反饋是很不健康的。她指自己的女兒在社交媒體中有接近兩百萬的粉絲、幾十個粉絲俱樂部,形容這樣的事情像幻覺般甜蜜,但對青少年自我尋找和發現的過程卻是有害的。

指出:「在14歲的時候,你很難知道自己是誰。當有兩百萬你從未見過的人,以為他們認識你時,那就更危險了。迷失自己更容易。」

她不希望女兒將來為有問題的產品賣廣告、不希望聰明的女兒像一隻受訓的猴子每天跳舞。因此她坦言當她登錄女兒的社交帳號後,看到三十張相同的自拍以及一些人人都能跳的舞蹈時,就知道是時候刪除女兒的社交帳號。

事件的後續爭議和回應

貼文隨即受到很大的迴響,得到15萬的讚好以及接近1萬4千個回覆。當中有不少名人網紅的留言回覆,大多稱讚 Fernanda 的做法。:「祝賀這個決定」、「勇敢!恭喜!」、「你就是榜樣,謝謝你的關心並和我們分享這麼多的智慧!」

然而,Fernanda 受到其他母親稱讚的同時,也遭到了青少年的批評。雖然她在 Instagram 的發文中提及她作為母親的角色,並不是要成為年青人的好朋友,他們只有在事後才會明白她的用意。

也有年青人在社交媒體上稱她為「佔有欲強」,詛咒她。更有人向她留下惡毒的評論,批斥 Fernanda 自戀、自私、結束了女兒的夢想、嫉妒女兒。對此,她回應會繼續做自己認為對孩子最好的事情。

女兒 Valentina 則自己一開始不能接受母親的行為,表示事件讓她感到難過甚至很生氣。然而在離開社交媒體後,她又對現階段的自己感到很滿意。對於會否重新使用社交媒體,她認為自己會選擇,但目前並不想重新使用。這將會是妨礙我生活和其變得更糟的一件事。

社交媒體的疑慮

Fernanda 的一番言論引起外界對青少年使用社交媒體的討論。Fernanda認為女兒的一代是可憐的一代,縱使認為網絡評論與自己無關:「 你認為我長得漂亮,是因為你自己長得漂亮或者你的一天過得很好;你認為我長得醜,是因為你自己長得醜或者你的一天過得不好。(“Você me acha linda pq você é linda ou está feliz. Você me acha feia pq você é feia ou teve um dia ruim. Eu não tenho nada a ver com isso.”)

然而,青少年卻無可避免會受到網絡評論所影響。JAMA Psychiatry 期刊曾收集了6595名青少年使用社交媒體的情況,結果發現青少年每天使用社交媒體的時間超過三小時,就有可能增加出現心理健康問題的風險,特別是內心的痛苦,包括焦慮、抑鬱、自殺念頭、負面自我形象和孤獨感等症狀。

事實上,有關於社交媒體對青少年負面影響的研究和案例都不斷出現,當中最嚴重的或導致青少年自殺問題。

2012年,加拿大一名15歲中學生 Amanda Todd 的輕生案震驚社會。一名陌生男子在網絡上找到 Amanda 自拍的裸露照片,以此要求她更多裸照。Amanda 拒絕男子的要求後,該男子隨即在網絡上大量散播其裸照,並透過分身帳號攻擊她。不少網民取笑謾罵 Amanda。Amanda 最後因被遭受性剝削、跟蹤、欺凌和騷擾困擾兩年之多,最終輕生。

2015年,美國賓州一名15歲的女孩 Sadie Riggs 因為天生的髮色和牙套被網路欺凌自殺。2018年,中國女子組合 GNZ48 Team G 成員杜雨微,因插入別人婚姻受到網民攻擊,連帶個人能力唱歌跳舞都被攻擊,使其承受巨大壓力。加上後來感情兩方面的打擊,最終受不住壓力選擇輕生,終年19歲。

父母對孩子使用社交媒體應採取什麼的態度?

英國雜誌 Happiful 一項關於家長對社交媒體關注的研究,訪問了1892位家長,有89%的家長擔心孩子在社交媒體上的在線安全,其中比例最高的為Tiktok(84%)和Instagram(81%)。

然而即便在這樣的疑慮下,有接近40%的家長認為子女手機的使用狀況難以監控,並有幾乎25%的父母不會監控他們的社交媒體使用情況。

教育學博士 Donna Wick 指出防止青少年落入社交媒體陷阱比聽起來要複雜得多。 「這不是要拿走電話或進行一次談話(就可以解決)。」 她說:「父母需要努力確保孩子們了解現實,並需要樹立健康行為的榜樣。」

你認為父母應該怎樣防止子女落入社交媒體陷阱?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盧彥妤

國際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