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前線

美國體操運動員拜爾絲因心理健康問題宣布退賽,你如何看運動員承受的壓力?

今屆奧運會運動員背負著國民的厚望和疫情的不確定性,這對他們的心理健康和表現造成多大的影響?


2021年7月22日,美國體操運動員拜爾絲在平衡木上演出。 攝:Tim Clayton/Corbis via Getty Images
2021年7月22日,美國體操運動員拜爾絲在平衡木上演出。 攝:Tim Clayton/Corbis via Getty Images

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但面對心理健康問題無奈退賽,你會支持拜爾絲的決定嗎?

運動員需要強健的心理質素應賽,但「獎牌希望」拜爾絲毅然退賽,輝煌戰績的背後,運動員的痛楚和壓力誰來承擔?

今屆奧運會運動員背負著國民的厚望和疫情的不確定性,這對他們的心理健康和表現造成多大的影響?

美國女子體操隊27日在奧運女子體操團體決賽有望奪金之際,「體操女王」西蒙.拜爾絲(Simone Biles)宣布退賽,並於受訪時表示是為了維持心理健康。在拜爾絲的缺席下,美國隊最終位列俄羅斯奧委會之後,奪得銀牌。繼大坂直美5月宣布退出法國網球公開賽,再多一名運動員因心理問題退賽,事情引發熱議,各界都表示支持拜爾絲。

「最偉大的體操選手」同時也是最軟弱

有「最偉大的體操選手」之稱的拜爾絲過往一共獲得25枚世界錦標賽獎牌,當中包括19枚金牌,在2016年里約奧運更是贏得四金一銅。全球體迷都對她寄予厚望,期望她在今屆奧運再下「多」城。

可惜事與願違,拜爾絲在女子團體全能決賽首輪跳馬比賽中落地時出現失誤,得分是她個人在歷屆奧運會跳馬比賽上的最低,13.766分(2019年世界錦標賽上,她的得分是15.233)。拜爾絲毅然離開場館,數分鐘後回到場內支持她的隊友,並宣布退賽。過去,她多次在比賽中努力做出最高難度的動作,如以她名字命名的「拜爾絲跳」、「拜爾絲空翻」。如今,她的離開震驚了整個體育界。

拜爾絲隨後坦承:「我沒有傷病,是因為心理健康問題退賽。」又強調自身心理健康的考量十分重要,她說,「我必須關注我的心理健康。我實在覺得現在心理健康的問題在體育領域更加普遍了⋯⋯我們必須保護我們的身和心,而不只是出來做全世界想要我們做的事。」

拜爾斯表示自己退賽最大的考慮是怕影響到隊友,導致她們錯失獎牌。賽後新聞發布會上,拜爾斯透露,當她向隊友表示自己會退賽後,隊友似乎有點愕然、擔心,她們當時說:「我向你保證,你很好,沒問題。我們看你熱身了」。但拜爾斯堅持退賽,「我不能拿團隊的獎牌去冒險。所以我需要退出。」

表示對賽果感到欣慰:「我認為她們的拼搏配得上金牌,你看看她們,她們真的做到了我認為他們能夠做到的事情,她們在場上做了自己能夠做到的最佳水平。現在她們是奧運會銀牌得主了。」

奧運英雄擔子上的壓力,背後的傷痛

在疫情的籠罩下,今屆奧運已延後一年,充滿各種不確定性。拜爾絲表示,今屆奧運令她感到壓力沉重,比賽前渾身發抖,練習後幾乎無法休息,她說在比賽前從未有過這種感覺。「我們應該在這裡(東京奧運)玩得開心,但事實並非如此。」拜爾絲在賽前曾於社交媒體上發文,說她「覺得肩膀上扛著整個世界的重擔。」即使她輕鬆以對,讓壓力看起來對她沒有影響,但她直言,「該死的,有時很難!奧運不是開玩笑的!」

拜爾絲的壓力不只是來自奧運,還有美國女子體操隊性侵醜聞。拜爾絲是事件的受害者之一,美國體操隊前隊醫拿薩(Larry Nassar)性侵隊員,2018年被判入獄,但拜爾絲一直要求美國當局進行獨立調查,查明真相,以助運動員走出陰影。然而,直至今年4月,拜爾絲仍未得到合理的答覆。事件成為她的心結,同時亦令她更關心自己的心理健康。

拜爾斯並不孤單,退賽獲各界支持

拜爾斯現時已經進入四個單項的決賽,至於未來是否還會繼續參賽,美國體操協會向東京2020奧組委確認,拜爾斯將不會參加29日舉行的女子體操個人全能決賽,並會由預賽得分排名第9的傑德.卡瑞將頂替。現時拜爾斯每日將會接受醫學評估,以確定會否參加下週的賽事。

美國體操協會官網發表聲明回應:「我們完全支持拜爾斯的決定,對她優先考慮自己身體狀況的勇氣提出表揚。她展示出的勇氣再一次證明,為什麼她能夠成為眾多人的榜樣。」

白宮發言人莎琪(Jen Psaki)亦在推特發文表示支持:「拜爾絲值得我們支持和感謝。她是我們心中的偉大運動員,我們何其有幸可以看她比賽。感謝美國隊員展現堅定意志,當好榜樣並奪下獎牌。」

擁有三面奧運金牌的前美國體操女將芮斯曼(Aly Raisman),對於拜爾絲退賽的原因感同身受,「奧運選手都是有血有肉的人,他們都拿出全力拼戰,在如此巨大的壓力之下,你必須要在對的時間達到巔峰狀態,同時做好例行功夫,真的很難。」

拜爾絲之所以是最偉大的體操選手,不是因為她從來沒有輸過,而是她以退出比賽,提醒大眾當期望的負擔變得太重,即使是頂級運動員,也會有無法承受的時候。

輝煌戰績的背後,運動員的痛楚和壓力誰來承擔?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葉嘉敏

國際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