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前線

奧林匹克精神宣揚人人平等,你如何看跨性別女子參加女子組比賽?

有運動名將表示,變性女子運動員比起其他女子運動員更有身體優勢,你如何看?


2021年7月24日,日本札幌舉行的 2020年東京奧運女子足球比賽中,加拿大的跨性別運動員奎因(Rebecca Quinn)在賽場上爭球。 攝:Silvia Izquierdo/AP/達志影像
2021年7月24日,日本札幌舉行的 2020年東京奧運女子足球比賽中,加拿大的跨性別運動員奎因(Rebecca Quinn)在賽場上爭球。 攝:Silvia Izquierdo/AP/達志影像

跨性別運動員首次到奧運會競賽,你如何看?

有運動名將表示,變性女子運動員比起其他女子運動員更有身體優勢,你如何看?

禁止跨性別人士參與運動賽事是否含有歧視成份?

東京奧運會的賽事正火熱進行中,而這屆的奧運也首次迎來幾位的跨性別女子運動員。她們分別是來自紐西蘭的舉重選手哈伯德(Laurel Hubbard)、加拿大的足球員奎因(Quinn)以及美國自由式小輪車代表隊替補隊員沃爾夫(Chelsea Wolfe)。本來是男子的運動員改為以女兒身作賽,引來不少爭議。

運動員對跨性別女運動員參與女子競賽的看法

以紐西蘭舉重選手哈伯德為例,她在變性前,曾以抓舉和挺舉合共300公斤的成績打破男子青年組紀錄,更是該國男子105公斤級紀錄保持者。2013年,哈伯德進行變性手術,並於兩年後合符國際奧委會的資格參加女子組賽事,轉戰女子87公斤以上級賽事。開始參與女子賽事後,哈伯德分別在2017年和2019年的世界錦標賽和太平洋運動會都奪得銀牌和2金1銀的佳績。

對於哈伯德參與奧運競賽,不少現役運動員都表示不公平,自己是與一個「擁有天然優勢的男人」比賽。與哈伯德同量級的比利時舉重選手雲貝靈咸(Anna Vanbellinghen)直指:「對參賽運動員當然不公平,簡直就是一個冷笑話」。

事實上,跨性別運動員早不是新鮮事。原名布魯士(Bruce)的凱特琳(Caitlyn Jenner),1976 年在蒙特利爾奧運會打破男子十項全能世界紀錄勇奪金牌,是美國紅極一時的運動員之一。然而,她在2015年成為跨性別女性,並於2017年完成變性手術。作為跨性別人士的她,凱特琳卻反對跨性別女性參加女子運動項目比賽,她認為:「生理是男性,跨性後去角逐女性賽事是不公平的」。

已退役的捷克裔美國籍網球名將娜拉提洛娃(Martina Navratilova)有「女金剛」之稱,生涯取得18座大滿貫賽冠軍,是網壇最傳奇人物之一。她曾在報紙發表文章表示,經歷過男性青春期的跨性別女性有「很明顯」的身體優勢,她們參加女子運動比賽,是「作弊且不公平」的舉動。但在言論引起爭議後,她在網路上公開道歉,表示:「我知道使用『作弊』一詞已經冒犯了變(跨)性別族群。我對此感到抱歉,我絕對不是說變性者都是作弊者」。

奧運會對跨性別女性的規定是否確保了公平競賽?

《奧林匹克憲章》條文寫明:「運動是與生俱來的人權,每個人應有機會參與運動,並在經由沒有任何形式歧視及注重友誼、團結與公平競爭為基礎的奧林匹克精神共識下從事運動」。奧林匹克精神應是是尊重人權,享有體育運動的權利與自由不應受到任何形式的歧視,包括基於種族、膚色、性別、性取向、語言、宗教、政治或政見、國籍或社會出身、財產、血統或其他社會地位等要素的歧視。

國際奧委會也列出了變性女性參加女子組賽事的條件。其中一項是選手必須宣稱自己的性別認同是女性,這種宣告至少四年不得更改。運動員的睪丸素也必須於首場賽事前至少12個月維持於10納摩爾每升以內。但跨性別男性則沒有類似的限制。

10納摩爾每升的睪丸素比起原生性別為女性的人高出逾五倍,所以在人體的生理層面來說,跨性別女性和一般女性的確非完全平等。英國曼徹斯特大學和瑞典卡羅琳醫學院發現,跨性別女性接受一年壓抑睪丸素的治療後,流失的淨體重等肌肉方面的優勢只有5%。英國拉夫伯勒大學的研究指出,荷爾蒙治療能夠降低影響耐力的血紅蛋白水平,於四個月內就能將跨性別女性變得和一般女性一樣,但服藥三年後,跨性別女性的體力、淨體重和肌肉面積仍然處於高水平。

禁跨性別女性參加女子組賽事被指有歧視意味

在美國,有部分州份禁止跨性別女生參加女子體育賽事。有性小眾社運人士認為,禁止跨性別人士參與運動有歧視的意味,同時又質疑跨性別人士有身體優勢的說法站不住腳。全國婦女法律中心發言人布蘭施泰特(Gillian Branstetter),觀察16個對跨性別人士採取包容政策的美國州份後,未見跨性別者一直勝過其他女運動員。

首位代表美國出戰世界賽的跨性別選手莫熱(Chris Mosier)認為,有關討論對所有跨性別人士都造成傷害。

不少人認為,哈伯德能夠出戰東京奧運當然是跨性別人士的一個里程碑,也可能成為別人的啟發,但爭議聲音仍會持續。托萊多大學政治科學教授泰勒(Jami Taylor)表示,將會有反對跨性別人士權利的人以她的事件大做文章,國際奧委會和其他體育機構也可能收緊政策。泰勒又直言:「如果她獲得獎牌,反對者肯定將利用她的表現來說明,即使不全面禁止跨性別女子參與運動比賽,也應該對跨性別女性設置更大的限制。」

你認為跨性別女子參加女子組比賽存在不公平嗎?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施嘉怡

國際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