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爾摩沙

高玩、二外、我giao、幹飯人?你能看懂2021年時下年輕人的網路用語嗎?

長期使用網路用語是否會令年輕人詞彙匱乏、影響表達能力?


2021年4月19日台灣台中市,青少年坐在機車上聊天。 攝:Billy H.C. Kwok/Getty Images
2021年4月19日台灣台中市,青少年坐在機車上聊天。 攝:Billy H.C. Kwok/Getty Images

網路用語日新月異,它們是如何被廣泛使用?

長期使用網路用語是否會令年輕人詞彙匱乏、影響表達能力?

有語文老師表示,活潑的網路用語能補充書面表達,你如何看?

隨着網路在未成年人士中越來越普及,不少網路用語因而在他們之間盛行。最近台灣網路紅人蔡阿嘎在 YouTube 上傳了一部有關2021年輕人常用簡稱的影片,並在 Facebook 貼文中表示,「沒有答對15題,表示你老了!」。

台灣以外,不少新的網路用語也在大陸的年輕網民之間流行。不少「00後」都口邊掛著這些網路用語,引起人們對他們語文水平的擔心。

常用簡稱有什麼問題?

「偶包」、「中二」、「北車」⋯⋯不少人可能對這些網路用語都已習以為常,但事實上這些已是六年前的用語。早一陣子,蔡阿嘎在 YouTube 上介紹了本年度年輕人最常用的簡稱,包括:「高玩」、「二外」、「AD」等,分別代表:「高級玩家」、「第二外語」、「Airdrop」。貼文引來不少網民「認老」,甚至有台灣網路紅人也表示「太難了」、「我居然成了老人」、「我的人生已經到晚年了嗎?」。

然而,有年輕人卻指自己「身為年輕人完全不會這樣講話」,但此話題卻惹來不少網民熱議,並開玩笑地表示「這麼愛用簡稱,是時候復興文言文了」。

雖然不少人以此來說笑,但也有網民批評:「現在年輕人講話好講很難嗎?三個字再多念一字有什麼差別嗎?」,甚至有人分析「懶得講話變趨勢的話,未來人類會進化成沒有舌頭、大腦缺語言那塊」。

網路用語影響學生學習語文

近日,微博上也有文章討論滿口潮流用語的小學生該如何上語文課的話題。

文中提到,這些小學生的口頭禪就是「幹飯人(干饭人)」、「我giao」、「網抑雲(网抑云)」。其中老師舉例說明,每到中午下課鈴聲響起,就會有學生大喊:「幹飯人幹飯魂,幹飯就是人上人,衝呀,幹飯去啦!」。也有學生會突然說起「我網抑雲了」,表示自己心情欠佳。「扎心了」、「無情」、「我太難了」等更是學生們常說的用語,很多時候都讓老師聽得抓不著頭腦。

即使他們常常把這些用語掛在嘴邊,但不少人卻不懂得其真正含義。當中有小學教師分享,受到潮流用語影響,不少學生在作文時都會加入不合符語法或錯字的用語,比如是「時間過得好快鴨!」——「鴨」在此就代替了「呀」。

流行文化導致學生想法單一、詞彙匱乏

除了網路用語,流行文化更同時入侵了學生的語文課堂。文中的教師提到,不少學生在網路上看過耽美小說後,都以這些小說來做閱讀報告,甚至能將小說的資訊、情節一字不漏都轉述,令老師不禁驚嘆。

另外,語文老師也收過不少與耽美小說劇情相似的作文內容,例如寫了《撒野》穿越時空的情節。這樣的作文對老師來說十分新鮮,但同時讓他們感到困惑,老師可能不理解故事人物角色及其背景,加上學生的表達能力有限,影響文章質素。

老師甚至發現,學生的價值觀也受到流行文化和相關用語影響。當老師討論到有關金錢和愛情的話題時,很多學生早就斬釘截鐵地抱著「没有金錢的爱情就是一盤散沙」為結論。而這句其實就是流傳在網上的一個梗,源頭難以追溯。這令她感到學生比自己想像中現實。更多的學生只會網路用語,導致詞彙匱乏,很多時候只會用網路語言來表達自己,例如用「渣男」、「渣女」來指責不分享零食給自己的人。

對於流行用語被廣泛使用,有老師就表示,相比生動活潑的網路語言,傳統的語文課本、一板一眼的舊語言缺乏吸引力。另一位老師又認為,書面漢語一直以來處於更新很緩慢的狀態,很多時候它非常老舊,已經失去了活力,又指「網路用語活潑、豐富,對書面表達構成了一定的補充」。同時,他當然覺得毫無辨別力地使用網路語言,會影響到書面表達。這正正就是學生在語文基礎還未紮實的前提下,被網路用語影響了與人日常生活溝通。

你認為年輕人如何能在接觸網路用語的同時,該如何正確地表達自己?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施嘉怡

福爾摩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