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前線

大坂直美宣布退賽法網,曾捲拒訪風波及批評外界漠視選手心理健康,你如何看?

你認為面對媒體鏡頭是運動員的必修課嗎?因為高名氣,所以賽後接受訪問就是運動員的義務嗎?


2020年1月22日澳洲墨爾本,澳洲網球公開賽第三天,日本選手大坂直美在女單比賽中。 攝:Quinn Rooney/Getty Images
2020年1月22日澳洲墨爾本,澳洲網球公開賽第三天,日本選手大坂直美在女單比賽中。 攝:Quinn Rooney/Getty Images

你認為面對媒體鏡頭是運動員的必修課嗎?因為高名氣,所以賽後接受訪問就是運動員的義務嗎?

有人認為公眾人物的高收入意味着需要讓渡個人選擇自由,你認同嗎?

作為觀眾,你如何看待職業運動選手面臨的壓力,包括心理壓力、傷病等?

6月1日,日本網球女將大坂直美於 Twitter 發文,宣布將退出正在巴黎舉行的法國網球公開賽。

「這不是我前幾天發文時設想過的情況,我也不是有意為之。」她在推文寫道。5月27日,大坂直美發文,表示不會出席法網公開賽期間任何媒體發布會。

大坂直美說,她決定不參加記者會的原因是感受到外界漠視選手的心理健康,特別是多次看到運動員剛剛遭遇失利後就在記者會上崩潰的場景後,而她無法理解這種給人傷口撒鹽的行為。

國際網球總會規定,運動員有義務在賽後接受傳媒訪問,否則將被罰款。大坂直美在法網女單首圈賽後拒絕接受訪問,被賽事大會處以1萬5千美金(約合11萬6千港幣)罰款,並警告可能被取消未來參賽資格。

而被處以罰款過後一天,大坂直美宣布退出今年法網。

被鏡頭注視的「義務」

多位職業運動選手、體育記者表態支持大坂直美。退役網球名將娜華蒂露娃說:「我們運動員總是被教導要照顧好自己的身體,卻忽視了心理健康和情緒問題」。

體育媒體 The Athletic 記者 Daniel Kaplan 在 Twitter 發文,認為大坂直美的退賽決定是在禁賽威脅下的無奈之舉,他希望賽事方可以為像大坂直美一樣受心理問題困擾的選手做出調整。其他發聲支持的名人包括網球名將大威廉絲、斯洛恩·史蒂芬斯、馬爾迪·菲什、NBA球星斯蒂芬·科里等。

不過,不支持大坂直美做法的人則批評她只從媒體曝光中獲利,卻不願承受相應的壓力。如 Eddiba Sports 的作者 Pan Qingzhao 就在文章中反問大坂直美「一個運動員怎麼能贏得主要比賽,卻被滿屋子的記者嚇到?」

運動視界的作者 Dennis L 則認為接受訪問是球員工作一部分,建議大坂直美「正面思考」,因為媒體願意追問「代表你是個咖(明星)」。

同時間,批評大坂直美做法的人大多有提到她的高收入。大坂直美是2020年福布斯排行榜收入最高的女運動員,年收入達到3740萬美元(約合2億9千萬港幣),其中代言收入佔大部分。批評者認為,在媒體曝光中獲得巨大金錢收益的大坂直美有義務應對傳媒。

光芒和爭議:公眾人物大坂直美

大坂直美一直說美國職業網球手小威廉絲(沙蓮娜·威廉絲)是自己的偶像。2018年的美國網球公開賽,首次進入比賽決賽的大坂直美和偶像小威廉絲正面對決。

當年僅20歲的大坂直美贏得了冠軍,卻因為小威廉絲和裁判的衝突,在一片噓聲中領獎並流淚向觀眾道歉。

2019年澳網奪冠後,大坂直美在接受Channel 9的資深記者托尼·瓊斯(Tony·Jones)訪問時被問到了一系列不專業的問題:你怎麼把這麼大的獎杯扛過來的?你打算買什麼獎勵自己?瓊斯更挖苦大坂直美「三歲就離開了日本,還覺得自己是日本人」(“Your grandparents back at Japan and you left Japan at three and you still regard yourself as Japanese”)。

這次訪問使瓊斯遭到了批評,有媒體認為大坂直美對受訪的抗拒態度可能與這次訪問有關。

運動員的心理問題

大坂直美不是第一個公開談論自身心理問題的運動員。退役游泳健將「水神」菲比斯曾坦言因受抑鬱症困擾,一度想要自殺。他稱2012年倫敦奧運會後,是他心理健康的低谷期。甚至在退役後,菲比斯並未立刻擺脫抑鬱症,疫情期間亦出現過情緒問題。

NBA 球星奇雲·拿夫在2018年曾撰長文分享自己受情緒病困擾的經歷,其中包括2017年11月賽期的驚恐發作。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王瑜婕

國際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