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style

受夠了「大爺式佔座」,德國女生設計「女性造反褲」反抗,你如何看?

有觀點認為「大爺式佔座」是出於男性的生理結構原因,並非擁有空間優先權的體現,你如何看?


2021年1月22日,柏林兩位設計師Mina Bonakdar和Elena Buscaino穿著「反抗褲」在地鐵上。 攝:Jörg Carstensen/picture alliance via Getty Images
2021年1月22日,柏林兩位設計師Mina Bonakdar和Elena Buscaino穿著「反抗褲」在地鐵上。 攝:Jörg Carstensen/picture alliance via Getty Images

面對雙腿張開霸佔著超過一個座位的人,你想不想也來一條「造反褲」?

有觀點認為「大爺式佔座」是出於男性的生理結構原因,並非擁有空間優先權的體現,你如何看?

女性從小就更容易被要求坐姿端莊;但男性卻被教育打開雙腿才更有男子氣概,你如何看這些深根蒂固的性別刻板印象?

在乘搭交通工具時,你是否遇到過把雙腿張開霸佔著超過一個座位的人?「男性開腿」(Manspreading),又稱「大爺式佔座」,指涉男性在大眾交通、公共空間座位張大雙腿的坐姿,縮減旁人的座位空間。此類行為在公共運輸系統中經常造成他人困擾,不少地區的公共運輸系統都已公開呼籲不要作出此類行為。

為了抵抗男性「大爺式佔座」的行為,兩位就讀柏林藝術大學的德國女學生 Mina Bonakdar 和 Elena Buscaino,於今年1月底發起了一場寧靜的反抗行動 ——Riot Pant Project。她們希望通過設計了「女性造反褲」,來達到反抗的目的。穿上褲子的人只要做出「大爺式佔座」的動作,就會露出「Stop spreading」、「Give us space」、「Toxic masculinity」等字眼以作出反諷。這個系列的褲子在上架後迅速被一掃而空,如今官網上仍然持售罄的狀態。

針對「大爺式佔座」的行為,馬德里公共交通部門早在2017年6月就設定了措施,勸止乘客們不要毫不自覺地打開他們的腿。6 月初,馬德里的公交車上出現了這樣一個標誌:一個坐在公交座椅上的人打開雙腿霸佔旁邊的位子,這個人的上方打著一個紅色的交叉。

報導,這個標識牌的舉措是由當地組織「女性戰鬥」(Mujeres en Lucha)提出的。她們通過發起了線上呼籲,來敦促馬德里的行政部門對這種現象採取行動。西班牙巴士運營商 EMT也在一份聲明中說,「這個標識是想讓人們保持文明行為,尊重在公共交通上每個人的空間權利。」

除了馬德里以外,紐約大都會運輸署(MTA)在2014年、西雅圖 Sound 運輸公司在2015都發起過類似的倡導。

相關討論

支持這場運動的人會認為,「大爺式佔座」是男性回應社會對於男子氣概的期待;男性之所以能如此開腿佔大位,是因為男性被社會所允許擁有空間優先權。不過,網絡上對於「女性造反褲」的看法並不乏反對的聲音。

有評論表示,「男性並不想開腿但因生理器官的關係逼不得已才開。」以及「其實這件事拉回『同理心』、『尊重』、『公德心』的討論就夠了,不太需要上綱什麼女生是此事件被害者,男性開腿等於陽剛之類來論述。」

若以生理結構邏輯來看男性於公共空間座位的特權,「大爺式佔位」貌似變得小題大作。但有觀點認為,父權社會結構強大之處,就是讓人感覺不到其中的權力關係;在生物本質論的掩護下,讓性別秩序被認為理所當然,進而產出對性別現象「小題大作」的認知。

那若佔座位僅僅是生理舒適度的問題,那男性對其他公共空間的霸佔又如何解釋呢?據性別專欄作者平雨晨的觀察:在火車或高鐵大眾交通的過程中,無論是靠窗邊還是靠走道的位置,男性乘客往往毫不猶豫地將手肘放在座位中間的把手上;而女性乘客多會將手放在自己的腿上、邊緣的把手上、或是懸空著滑手機。相反地,男性即便同樣在滑手機,也會將手肘靠在座位中間的把手上。

不過也有觀點認為,「大爺式佔位」一詞是在污名化男性,因為也有女性做出一樣的行為。但問題是,大部分開腿佔位的人都是男性。並且,女性從小就更容易被要求坐姿端莊,否則是淫蕩不檢點,甚至「歡迎男人侵犯」;但男性卻被教育打開雙腿才更有男子氣概,閉緊雙腿或任何內縮的身體動作都「很娘」。

粉紅手套爭議

要束縛自己的身體、隱藏需求、為他人考慮等等,這些對女性的要求與觀念一直都藏在生活的細枝末節中。這些對女性的要求,甚至進一步延伸成對女性的「好意」。今年4月中旬,三名年輕德國男性出於「好意」發明粉紅手套,結果引起了廣大德國女性的憤怒。

粉紅手套(pinky gloves)的功用是讓經期中的女性可以「衛生又不引人注意」地移除並丟棄棉條和衛生棉等經期用品。使用者可在移除經期用品前戴上手套,隨後再將手套反折,讓手套變成一個小袋子,從而縫包裹住棉條或衛生棉,以掩蓋經血的顏色與氣味。

面對這樣的「好意」,德國女性並不買帳,反是認為這是典型的「月經羞辱」(period shaming)。該觀點認為,兩位發明人試圖藉著月經長期以來承載的污名,來賺女人的錢。而在世界上許多女性仍沒有辦法負擔生理期用品的費用、月經在許多國家和地區被視為禁忌的當代,這樣的商品無疑強化了「月經等同污穢,是女人不能說出口的秘密」的思維。

由於該產品引起德國女性的憤怒與抗議,三位發明人在 Instagram 發表聲明後也未能平息輿論,於是該產品當前已經終止製造與銷售。

面對「大爺式佔座」,你認為「女性造反褲」是適合的反抗方式嗎?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張清雯

lifesty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