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霧語

港府要求37萬外傭9日內完成強制檢測,此舉是公共衛生考慮還是涉種族歧視?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曾表示,外傭如果對工作簽證新規不滿「可以選擇不在香港工作」,你如何看?


2021年5月1日,外傭在維多利亞公園的移動核酸測試點排隊檢測。 攝:Zhang Wei/China News Service via Getty Images
2021年5月1日,外傭在維多利亞公園的移動核酸測試點排隊檢測。 攝:Zhang Wei/China News Service via Getty Images

當局表示外傭工作涉及照顧年老體弱者,且擔心休假返港外傭存在風險,惟現時強制檢測並未及至其他海外僱員,你如何看?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曾表示,外傭如果對工作簽證新規不滿「可以選擇不在香港工作」,你如何看?

過去一年,外傭在公共空間的聚會曾多次引起關注,當局能如何提高相關群組對疫情的敏感度?

香港政府於4月30日宣布,由於出現首宗涉及 N501Y 和 E484K 變異病毒株的本地感染個案,而患者為外籍家庭傭工,全港37萬外傭須在5月9日前接受 COVID-19 強制檢測。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亦表示,港府擬修改簽證要求,要求外傭來港或者續約前須先接種認可 COVID-19 疫苗。

羅致光解釋,外傭工作常涉及照顧年老體弱者,而外傭經常在約滿後回原居地休假,擔心假期後返港工作的外傭存在風險。羅致光表示,外傭如果對工作簽證新規不滿「可以選擇不在香港工作」。相關言論遭印傭工會 Indonesian Migrant Workers Union(IMWU)主席 Sring Atin 批評過份傲慢(too arrogant),要求羅撤回言論及致歉。

新規亦引發多個外傭權益組織不滿,認為強制檢測及疫苗接種規定有歧視嫌疑。上星期日(5月2號)有外傭組織在中環抗議,她們舉起上書「不歧視,要包容」的橫額。亦有外傭用紙板製作簡易標語,指出「我們不是帶病毒者」(We are not virus carrier),「我們是工人,不是奴隸」(We are workers. We are not slaves)。

同日,菲律賓駐港總領事 Raly Tejada 接受《南華早報》訪問時,促請港府切勿強迫外傭接種疫苗,強調領事館一直支持檢測計劃,相信國民有能力做正確的事,而非被迫接種疫苗。Raly Tejada 又指港府不應具有歧視性,認為如果接種疫苗是海外僱員在港工作的規定,那麼所有非本地勞工都要有相同安排,不能只限家傭。Raly Tejada 又指政府事前沒有諮詢過意見,並提醒對現時任何海外僱員來說,接種疫苗並非僱傭合約義務的一部份。

林鄭月娥星期二(4號)表示,強制檢測政策是出於公共衛生考慮,不涉及歧視。關於強制接種疫苗政策,林鄭月娥則表示會要求勞福局重新檢視,暫時未有定案。

外傭強檢實施困難重重,假期街頭大排長龍

5月1日和2日兩日連假,因為部分僱主不願外傭於工作日請假,許多外傭利用兩日假期進行強制檢測,檢測中心外大排長龍,輪候時間可達幾個小時。有市民擔心排隊檢測人群增加感染風險。

然而2日香港當天天氣欠佳,不少外傭冒雨排長隊等候檢測,部份沒帶雨傘的外傭只能用膠袋或膠檯布勉強遮擋。報導又指有部份外傭更是排隊數小時,沒有時間吃午餐。

除了排隊檢測,外傭也可以在地鐵站、郵局領取檢測包。但是,香港家庭傭工僱主協會主席容馬珊兒指出,考慮到準確度,部分僱主寧願自己請假讓外傭工作日出門排隊檢測。容馬珊兒提出,對於家中有長者或幼童的家庭,外傭出門檢測可能有時間上的不便,容易引起不必要的矛盾,呼籲政府延長檢測中心開放時間。

僱主擔憂:傳染嬰兒、隱瞞行蹤

4月29日,東涌映灣園11座的一位外傭確診感染帶變種病毒株的 COVID-19,和她同時確診的還有僱主家10個月大的女嬰。女嬰的母親於5月4日確診,她任教的東涌靈糧堂秀德小學需要停課,學校師生接受強制檢測。

早先確診的本港首位感染變種病毒印度男子於本月初才告知當局自己曾到過東涌。他和同住女友人曾於上個月11日到訪東涌東薈城,行程與東涌映灣園受感染外傭重疊。衛生防護中心更發現,該男子曾在上個月13日和女友人及其他朋友聚會,此次聚會中的3名參加者則於當月18日出席了另一個聚會。18日的聚會出席者包括了東涌映灣園確診外傭和5月5日新增的兩位確診外傭。

確診者行蹤更新後,許多市民指責涉事印度男子及其女友人「擠牙膏」式披露行蹤,對傳播鏈追蹤造成困難。衛生防護中心傳染病處主任張竹君表示,不排除患者最近才想起來上個月的行程,但一旦證實為故意隱瞞,將對相關人士提出檢控。

香港外傭在假期聚會已成慣例。過去一年,外傭在公共空間的聚會曾多次引起關注,當中包括引發有關限聚令執行的討論。而是次瞞報行蹤事件就令市民對外傭群組更加擔憂。

不少外傭工作涉及照料抵抗力弱的人群,如老人、幼兒等。東涌映灣園確診個案中的10個月大嬰兒處境引起僱主擔憂。容馬珊兒,有僱主想和外傭協商「以錢代假」,但這種做法不符合勞工處規定,如果外傭舉報,僱主有機會被罰5萬港元。

對於強制檢測和擬強制接種疫苗新政,僱主的擔憂除了時間衝突外,也包括風險和責任歸屬問題。有僱主擔心,如果外傭稱自己進行了強制檢測,實際上卻沒有,涉及到罰款時該由誰支付。另外疫苗接種有一定風險,如果身體條件不適宜接種的外傭執意要接種,其風險該由誰承擔,也是部分僱主的憂慮。

針對職業的群體強制檢測在香港有不少先例,安老院員工、機場員工等都屬於高風險或高接觸群組,需要於指定時段接受 COVID-19 檢測。

過去一年,外傭在公共空間的聚會曾多次引起關注,當局能如何提高相關群組對疫情的敏感度?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王瑜婕

香江霧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