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前線 福爾摩沙

美日聯合聲明52年來再度提及台灣,聲明將如何改寫中美日關係?

聲明中日本一改過去對台海問題中立的態度,這意味著「中日友好」的策略已徹底轉向「美日同盟」了嗎?


2021年4月16日華盛頓,美國總統拜登和日本首相須賀芳秀在白宮舉行新聞發布會。 攝:Doug Mills-Pool/Getty Images
2021年4月16日華盛頓,美國總統拜登和日本首相須賀芳秀在白宮舉行新聞發布會。 攝:Doug Mills-Pool/Getty Images

除台海問題外,聲明內容幾乎涉及所有涉華問題,你如何看待聲明內容的意義?

聲明中日本一改過去對台海問題中立的態度,這意味著「中日友好」的策略已徹底轉向「美日同盟」了嗎?

有評論稱,此次美日「聯手」仿似冷戰時期再現,而美國的對手只是從蘇聯變為中國與北韓,你如何看?

4月16日,美國總統拜登與日本首相菅義偉會晤,並於次日召開美日峰會。其後,美國與日本發表聯合聲明,除再次關注釣魚台、安保、新疆與香港人權等印太地區敏感問題外,聲明更提到台灣問題,為自1969年的美日聲明後首次。聲明中表示,「強調台海和平與穩定的重要性,並鼓勵和平解決兩岸議題」,並宣布打造「自由開放的亞太地區未來」。

對於美日聲明重提「台灣」,中方態度十分強硬。4月17日,中國外交部回應,美日嘴上鼓吹「自由開放」, 實則拉幫結伙搞「小圈子」,並表示「強烈不滿」與「堅決反對」,及「堅決捍衛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台灣外交部則表示,「高度歡迎美國與日本對區域和平穩定的重視」,並持續與美、日及理念相近國家攜手合作。

日本學者小笠原欣幸,4月18日日本報紙的頭版都是台灣,並有大幅度報導內容。他表示,「沒看過台灣佔這麼大的版面,顯現日美共同聲明包含台灣的重要性」。在他的 Facebook 貼文中,小笠原欣幸附上讀賣新聞、產經新聞、朝日新聞及每日新聞的頭版頭條照片,四份報紙均花費大量篇幅報導台灣問題。

歷史上的美日中關係

這是繼52年以來,美日聯合聲明中首次提到台灣。1969年,時任美國總統尼克遜與日本首相佐藤榮作會談後,美國承諾繼續為區域盟友按安保條約提供安全保障,也承諾將「按照條約保衛中華民國(台灣)」。當年,美、日與中華民國(台灣)保持著外交關係,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並未建立外交關係。

至1972年,尼克遜總統訪華,打破中美長久以來隔絕的局面;同年,中日發表《中日聯合聲明》並建交。1979年中美正式互相承認並建交,「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並與台灣斷交。不過,美國總統卡特於4月則簽署《台灣關係法》,通過授權建立一個「實質大使館」來管理美台「事實上的外交關係」,並指美國政策包括「提供防禦性武器給台灣」。

1996年,為實現美日安保「再定義」,防範北韓核武問題,美國時任總統克林頓與日本首相橋本龍太郎發布「美日聯合安全宣言」,並與1997年發布新版《美日合作防衛新指針》,安保體系從「專守防衛」擴大到了「應對周邊事態」。

2012年後,中日之間的釣魚台主權之爭使美日同盟繼續調整。2015年,奧巴馬政府發布新《美日防衛合作指針》,並解禁集體自衛權,日本同美國的軍事合作不再限於日本周邊。因此,美日同盟的三次調整擴大了其適用範圍,並使軍事同盟從專屬防衛擴大到「周邊事態」,再到「維護國際和平與安全」,且一直與中國軍事力量的發展密切相關。

而在此次美日峰會中,拜登與菅義偉重提美日安保條約,並條約適用於釣魚台,且美軍對日本有防衛義務。有評論認為,美日聲明重新確立了亞太統一戰線。儘管日本曾在中美之爭中努力保持著平衡關係、且與中國商貿關係密切,但此次共同聲明也被廣泛認為,日本重新表態站在美國一邊。

美日聯合聲明與新冷戰下的台海問題

「新冷戰」這一名詞始於2018年中美貿易戰。2019年起,特朗普意圖對抗中國的外交政策得到民主、共和兩黨政治精英的有效支持,公眾在民意上也更加敵視中國。無論是在關稅問題、電信5G等技術問題,還是人權等意識形態對立上,中美間的對立也愈發明顯。因此,有評論認為,角逐中的中美關係表明國際局勢可能在進入新冷戰時代。

對於此次美日聯合聲明有關亞太地區的內容,有評論認為,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在台灣地區頻繁的軍事活動引發美國憂慮,並認為「美中關係對立」實則為拜登的「民主國家」與「專制國家」結構的對立。西班牙《世界報》評論則認為,美日聯合聲明恍若冷戰再現,只是美國的對手從蘇聯變為中國與北韓。

另有論者認為,美日聯合聲明並未脫離美、日支持兩岸爭端和平解決的一貫立場;但若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意圖以武力解決兩岸爭端,則日本可能放棄一貫的「中日友好」策略,而徹底轉向「美日同盟」。

此前,日本自與中國建交以來,對台海問題一貫試圖保持中立的態度。然而近年來,中國政府在台灣海峽的軍事動作越發升級,海空軍事行動亦日漸頻繁,東京也開始變得緊張。據金融時報報導說,拜登政府正在敦促菅義偉內閣發布聯合聲明,公開表達對台灣的支持立場。

「台灣問題」一貫被視為中國的底線,面對此次聲明重提,日本企業(中國)研究院執行院長陳言擔憂,這則聯合聲明是美日在共同惡化與中關係,讓台灣問題成為中日之間的一根刺,造成中日關係的倒退。然而,有評論認為,日本之所以同意將台海問題寫入美日聯合聲明,是為聲明中提及「釣魚島適用美日安保條約」的交換,美國在以此要求日本與其步調趨同,以加強與同盟國的合作。

相對於日本的小心翼翼,美國的態度與偏向則更為明顯。在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期間,就曾多次批准對台銷售軍火,及簽署《2019年台灣友邦國際保護暨強化倡議法案》與《2020年台灣保證法案》。當中《2020年台灣保證法案》表示,美國將支持台灣自我防衛能力,軍售台灣正常化,及協助台灣參與國際組織,表現出鮮明的親台灣色彩。

而繼任的拜登政府則於4月15日派出美國非官方代表團訪台,並與台灣總統蔡英文會面。代表團指出,目前是「美台關係有史以來最強健牢固的時刻」,並重申美國對美台關係的承諾。因此,香港中評社認為,此次美日聯合聲明「帶有濃厚的聯手反制中國的色彩」。

在全球右翼保守思潮、對立與割裂愈演愈烈的當下,你如何看這次美日聯合聲明可能帶來的影響?

國際前線 福爾摩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