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霧語

助養兒童照片重複引發捐助者質疑,你對國際救援組織的信心會否因此動搖?

作為捐助者,我們能從何途徑監督捐款運用得宜?確保受助人群得到真正幫助?


2010年2月9日,海地地震倖存者在被毀的房屋旁小溪洗衣服。 攝:Mario Tama/Getty Images
2010年2月9日,海地地震倖存者在被毀的房屋旁小溪洗衣服。 攝:Mario Tama/Getty Images

你曾捐款給國際救援組織嗎?你有想過自己的捐款到底花在誰的身上嗎?

作為捐助者,我們能從何途徑監督捐款運用得宜?

是人為失誤還是醜聞再現?你如何看此次世界宣明會助養兒童風波?

日前(30日), 一個來自香港的世界宣明會助養人在 Facebook 上表示,收到會方寄送的年度報告後發現,自己所助養的兒童在不同年份的近照相同或突然變為其他兒童的樣貌,令助養人覺得受騙。世界宣明會一全球國際救援機構,工作遍及約100國家及地區,當中以助養兒童計劃為主要工作內容項目。

帖文引起不少香港網民轉發討論,質疑世界宣明會存心欺騙。及後,數名網民也貼出相似電郵,指出自己在過去幾年收到的助養兒童相片完全一樣,甚至在最近一、兩年也沒有再收到會方的年度報告。

不少助養人也在帖文下留言表示,即使他們已助養多年,但看完事主的帖文後,也令他們開始質疑捐助組織,稱他們會回去檢查相片。有網民甚至稱:「你是在助養宣明會,而不是兒童」,勸諭事主應儘快取消定期捐款。

昨日(1日),宣明會回覆明報查詢表示,與埃塞俄比亞辦事處聯繫後,得知當地辦事處為因人手出錯而貼上同區另一助養兒童的照片,並向助養者致歉,表示會加強覆核工作。

世界宣明會資金被質疑運用不善

不但如此,另有網民在看到上述有關宣明會的醜聞後,講述自己到非洲馬拉維探望助養兒童的經歷,揭發並斥指宣明會並未善用助養人捐款。

帖文中提到,她看到大量零食和汽水等物資被運到宣明會的馬拉維辦公室。職員向她解釋,大量汽水及零食是用來吸引村民來聽講座,但事主就質疑當貧困人士連溫飽都無法得到時,免費派發汽水和零食到底有何幫助。除此之外,她又看到經理室內的洗手間包含花灑沖涼設備,感覺「十分奢侈」。

而出發到馬拉維的四個月前,事主通知香港會方將安排大批物資到當地,但當物資分發時卻出現相爭的混亂場面。對此,她質疑兩地職員沒有為此作充分溝通。另外,當事主與其助養兒童會面時,她發現小孩除了拍照以外都沒有展露笑容,與平日通信中的形象大相逕庭。而原以為捐款能為助養兒童供書教學,但見面後才發生兒童連基本英語也不懂,但因為兒童一直都以英語和她書信來往,令她驚覺被欺騙。

為了補償事主,會方其後安排兩名職員用兩日時間陪她玩樂。對此,事主認為會方沒有善用總公司資源來幫助當地人民,反浪費金錢和時間在意義不大的地方。

根據香港世界宣明會2019年財務摘要,宣明會共籌得逾9億港元,當中有93.3%善款投入國際救援及社區發展工作、2.2%用於行政費用、3.5%用於籌款費用,另有1.0%用於教育推廣。

國際援助組織於反修例運動引起的熱論

事實上,港人對國際援助組織大感失望並非只因捐款去向不明。2019年,香港爆發反修例運動期間,網民指部分組織在運動中未有積極表態,不符合其以人道救援為宗旨的工作。

對此,香港世界宣明會曾在 Facebook 上回應,對於香港失去安寧感到十分難過及心痛,指作為救援及發展機構面對社會衝突,「需持著不偏不倚這信念」,又表示尊重各方的意見,「渴望各方以和平方式解決問題,聆聽對方」。

在帖文下,有網民留言斥「香港有難,受傷的人士很多,慈善組織應當肩負社會責任,不問政見的話為甚麼不幫助受傷示威人士?」等。

2019年11月,香港理工大學爆發激烈警民衝突,大批示威者在警民衝突中受傷,有市民國際援助組織及時到場援助,如無國界醫生被批太遲救援傷者。而致力為全球提供眼科護理的奧比斯,亦被指在香港連番有記者及示威人士被射中眼睛後,未對香港的人道主義及人權情況表示關注,惹人批評。有關事件觸發香港市民關注,網民紛紛對各間慈善機構發起罷捐行動。

其他國際援助組織的性交易和性侵醜聞

國際間,外國援助組織通過援助,向受助人換取性交易和性侵的醜聞一直未間斷。

根據英國國會成立委員會發表的調查報告顯示,非洲在2018-2020年伊波拉疫情爆發期間,曾有50多名女性指控外國的援助者要求以性交易來換取援助物資。這些婦女表示,虐待她們的主要是外國援助機構派駐當地的外國人,當中包括:世界衛生組織、聯合國移民機構、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樂施會、世界宣明會、基督教國際救助組織、無國界醫生組織和阿利瑪。

報告又指,受害者不只有當地市民,連同救援組織內的女性員工也可能遇害。報告甚至稱救援組織間的性侵問題嚴重,而且非常普遍及根深蒂固,甚至已是「公開秘密」,嚴重程度令人咋舌。報告也強調在醜聞爆出後,有關救援組織往往為了維護聲譽而隱瞞事實,令施暴者輕易脫身。

中國紅十字會爭議

2011年,郭美美以「中國紅十字會商業總經理」的身份,在微博上展現她的奢華生活,包括住別墅、開3款名車、和母親共同擁有十多個愛馬仕手袋、乘坐飛機頭等艙等,被不少網民懷疑她一夜暴富的原因與任職就紅十字會有關。

引起爭論後,郭美美發表聲明,稱「自己所在的公司是與紅十字會有合作關係,簡稱紅十字商會,我們負責與人身保險或醫療器械等簽廣告合約,將廣告放在紅十字會免費為老百姓服務的醫療車上。之前也許是名稱的縮寫造成大家誤會」。但幾十分鐘後,這條聲明就被刪除。

後來,中國紅十字會官方證實沒有「紅十字商會」的機構,又指沒有「商業總經理」此位,更稱郭美美非內部人員。郭美美才在微博上承認,「中國紅十字會商業總經理」的身份由自己杜撰,而其本人也並未在中國紅十字會工作。

雖然只是一場誤會,但已令中國各地紅十字會的信譽隨即受質疑,收到的慈善捐款同時銳減。媒體又報導,郭美美事件導致捐血人數降低,加劇北京市「血荒」。

2019年新型病毒疫情爆發初期,湖北紅十字會也捲入有關物資分配不均的爭議。內地網民稱,紅十字會向在抗疫前線的武漢協和醫院捐贈口罩3千個及捐款1.2萬元;但主治生育、男科的莆田系民營醫院卻收到1.6萬個 N95 醫用口罩、及36萬元捐款。事件被揭發後,湖北省紅十字會發表道歉聲明,坦承內部分配物資有問題,對此感到內疚。又表示會作出深刻檢討,並會追責直接責任人。

你怎樣看這些醜聞?你對國際救援組織的信心會否因此被動搖?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施嘉怡

香江霧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