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爾摩沙

台灣學測作文考題:「如果你有一座新冰箱」,你會___?

「當你打開冰箱,通常想尋找甚麼?又看見甚麼?假如有一座屬於你的新冰箱,你會有怎樣的想像?」


2014年9月5日柏林,一列冰箱在家電展上。 攝:Sean Gallup/Getty Images
2014年9月5日柏林,一列冰箱在家電展上。 攝:Sean Gallup/Getty Images

「當你打開冰箱,通常想尋找甚麼?又看見甚麼?假如有一座屬於你的新冰箱,你會有怎樣的想像?」

有趣的作文題目經常讓學生腦洞大開,你印象最深刻的作文考題又是怎樣的呢?

試題文長不限,但有教師分析題目貼近生活但「易寫而難工」,一起在評論區分享一下你的答案吧!

1月24日,台灣2021年的大學學測落幕,一條關於「冰箱」的國文寫作題目,由於出題貼近生活,開啟大家的想像力,引來台灣社會從不同角度討論該題,甚至台灣衛生福利部也在 Facebook 發文,提醒民眾要定期清冰箱。

考題請考生以「如果我有一座新冰箱」為題,想像要冰藏甚麼(虛實皆可),會符合期待中的美好生活。試卷節錄了兩段文字參考,包括政治大學傳播學院教師、作家柯裕棻的作品《冰箱》,文中把人的感情比喻為冰箱,有明亮的一面也有黑暗的一面,冰箱的儲存物數量時有變化,在裏面的東西可以存很久。

而作家黃麗群一篇由端傳媒首發的文章《如果在冬天,一座新冰箱》,則描述自己從媽媽想換一台大冰箱一事中,看到媽媽對家庭生活的想像。

老師建議要融情入物,「冰箱」一題易寫難高分

闈場內協助審題的高中教師表示,試題沒有太多設限,考生可點出期待在新冰箱擺放的物品以及對自身的特殊意義,或將冰箱與抽象情感連結,最後目標指向「幸福人生」。

有老師分析,想拿高分,可把冰箱意象由實轉虛,像是美好的記憶,在文中代入情意。北市中山女中教師李明慈建議,考生可先具體寫出個人經驗,並根據題目情境抒發個人情感與體會,例如李安導演曾在失業時,為家人製作冷凍水餃等美食,抒發食物就是給家人的溫暖情意。

台北市高中國文科教師群分析,題目貼近生活但「易寫而難工」(指容易寫但不容易寫得好),過度敘事就會變日常生活流水帳。淡江大學全球發展學院院長包正豪也在 Facebook 表示,對於這題「除非文筆很好,能夠觸類旁通,不然一般人很難掌握好這麼『平常』的題目吧」。他又表示自己看到題目,一時間也想不到如何從幸福生活著墨,形容:「看來這屆是要選出很會作文的學生。」

有台大女學生在 Dcard 討論區,題目太難,現在面對這題只能聯想到吃的,感嘆:「真的覺得以前的自己很厲害!不管什麼題目都能鬼扯一番,現在完全想不到該寫什麼了⋯⋯我就是變得很世俗,毫無想像力了。」

應屆考生對試題難度取態不一

那麼,應屆考生又是怎麼想的呢?私立延平中學考生謝一陽表示,今年國寫出題方式跟往年雷同,冰箱一題用意在於讓考生表達想要留存甚麼,可以結合自身過往經驗,因此他以家庭為主軸去作答,題目挺好發揮。另一名陳姓考生覺得冰箱題很難,因為是幾乎家家戶戶都有的家電,怎麼寫都覺得怪。

有一些考生描寫了小時候跟長大會放不同東西,由存放物品變成感情,「(小時候)放一些甜品,還有東西,長大就想存放一些友誼」、「小時候想放飲料之類的,長大後放家人對我的關心」、「可以把我的熱情放進去,用不到就可以冰起來」。

有民眾也在網上分享了這題要拿高分的心得。他們認為可從親情或夢想入手,建議以「八股文」形式,寫冰箱收藏了對逝世祖母做的料理的記憶,形容「阿嬤」(祖母)簡直是作文考科的經典角色。另有建議,把夢想存在冰箱中,不時用來鼓勵自己,又可利用食物雖然放在冰箱,但也有腐化的一天,比喻要適時將夢想從冰箱拿出來實現。有網民說道:「這個作文老套路沒想到十年後還是很有效。」

「冰箱」一題延伸至社會

也有人以冰箱為題,折射對社會現況的感想。兒童急診科主任謝宗學醫師在 Facebook 專頁「Dr. E 小兒急診室日誌」發文,希望他有容量極大、極低溫的新冰箱,「可保存各種不同廠牌有效安全的武漢肺炎疫苗」,存放足夠的疫苗「讓全台灣人民可以完整接種兩劑疫苗」,還有他在2020年參與台灣對抗肺炎的記憶,形容:「這段和國人同島一命、防疫救國的紀錄,將是我一生中最珍貴的回憶,永生難忘!」

Facebook 專頁「靠北中女中」也有一文諷刺現在的考試制度。文中主角在新冰箱放了最後一隻來自西伯利亞的猛瑪象,然後哭着相擁在老舊冰箱中,盛載兒時回憶的長頸鹿,此後放棄舊冰箱。文章的作者之一解釋:「(文中)融合了『冰箱笑話』、『冰原歷險記』、『冷氣廣告』、『便利商店言情小說』跟『國文課本選文』等大眾文化要素,就是為了諷刺現在的考試制度。」

她認為要考生發揮對冰箱的想像,令富學生跟窮學生面對評分不公平,因為想像力的培養跟生長環境有關,「弱勢家庭的『冰箱』在物質跟象徵意涵上,可能就與優勢家庭完全不同,前者可能是二手、老舊、充滿惡臭的,後者則是環保標章、多功能、裡面還有豐富的食物」。其指出富學生的想像會較符合來自中產階級老師的思維,可能會較易取得高分。

網絡紅人陳沂也發文批評,出題有不合理的地方,質疑為甚麼硬要把回憶放到冰箱,是在「逼學生為賦新辭強說愁」,批評「教育訓練學生講一堆矯情的話,超級沒有意義。」

一「座」、一「台」還是一「隻」冰箱?

文化評論者朱宥勳則借出題的用詞,探討教育應該要鼓勵學生發揮創意和個性。有人批評題目「如果我有一座新冰箱」不應該用「座」,該用「台」。他覺得兩者皆可,甚至「一尊冰箱」、「一隻冰箱」等都可反映出在描述不同冰箱,量詞的使用可以很靈活,我們能夠從量詞觀察作者的喜好、想要傳達的微言大意。

朱宥勳且堅持量詞的主流用法是安全的做法,但偶爾「出格」使用文字,也能見到創意和個性。對於教育,他認為:「如果是小學階段的孩子,我們或許還需要告訴他,某些量詞組合是比較常見的。但這是高中考題,如果我們允許學生發揮一點文學感的話,反而應該鼓勵他們稍微超出常軌,去感覺微妙的字詞變化。」

對此,網民留言:「國小低年級的國語課不能(也不敢)這樣教吧!」、「國小教過後變成根深蒂固的『概念』,到大學前一般也很少有老師會帶著『打破觀念』(我這個年代,1995年以前的高中)。突然看到這樣『問題』(還好不是其他更奇葩的量詞),一般學生不是鑚牛角尖就是整個被震撼教育了吧!」

也有網民開玩笑說:「一隻冰箱,看起來好像都市傳說主角」、「一尊冰箱,我的畫面是打開來裡面會有神主牌」。

「如果你有一座新冰箱」,你會?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黃美嫻

福爾摩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