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霧語

轉型免費入場、設施逐項收費,不再是主題樂園的香港海洋公園能否重生?

同是香港主題樂園,為何迪士尼樂園仍舊吸引不少人入場,但海洋公園卻頻頻收益受創?


2020年9月16日香港海洋公園,由於疫情關係海洋公園休業。 攝:陳焯煇/端傳媒
2020年9月16日香港海洋公園,由於疫情關係海洋公園休業。 攝:陳焯煇/端傳媒

你有去過海洋公園嗎?你如何看它對香港的意義?轉型後的海洋公園能吸引你到訪嗎?

同是香港主題樂園,為何迪士尼樂園仍舊吸引不少人入場,但海洋公園卻頻頻收益受創?

轉型後的海洋公園定位於保育和教育,能否真正解除危機?你所期待的海洋公園又是怎樣的?

1977年開幕的海洋公園是香港重要標誌之一,一直吸引不少遊客。公園除了提供機動遊戲設施供遊客玩樂外,更致力於宣傳保育海洋生態,成為一個別具特色的遊樂園。

自2014/15年度後,海洋公園的入場人次及收入連年下跌。自去年疫情爆發後,到訪香港的遊客大減。加上政府早前一直以管制人流為由,長期關閉遊樂設施和休憩場所,海洋公園的收益更是大大受創。在2019/2020財政年度,海洋公園只錄得220萬入場人次,較前一年的570萬人次,下跌約62%。2019年5月,海洋公園傳出財困消息,政府已通過撥款54億元來紓困。

由主題公園轉型重視保育

政府決意保留海洋公園,但僅是撥款卻只能解決燃眉之急。在港人到訪海洋公園的次數日漸下滑的情況下,重整樂園營運模式似乎才是重中之重。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海洋公園公司董事局主席劉鳴煒及旅遊事務專員黃智祖於本週一(1月18日)宣布海洋公園將迎來重大的轉型,稱公園將改變其營運模式。樂園以往的購票入場模式將改為訪客免費進場。山下園區將免費開放,改為零售餐飲的休閒區域,亦可成為舉行演唱會等活動的場地。

另一方面,公園更會將園區外判讓第三方公司,與私人營運商合作經營。山上園區則會實行逐一設施收費,遊客或可透過手機應用程式及電子手環等方式付費。由於目前山上園區大部分機動遊戲設施已變得古舊,大多設施將會被清拆。在機動遊戲設施退役後,該位置亦會外判給私人公司經營。

海洋公園將會轉型,不再以大規模主題公園為定位,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解釋,舊有的購票入場模式在目前的經濟環境下未必是最好的經營模式。又指疫情後,全球旅遊模式亦可能改變,故決定將海洋公園轉型。他又認為目前海洋公園的轉型方向清晰。經公眾諮詢後,政府認為保留海洋公園尤其重要,並指海洋公園將於未來更架著重保育生態和教育公眾這兩大方面。

海洋公園主席劉鳴煒表示,新的營運方式可以令公園的營辦成本及風險大減,日後山下園區全部都會由外部夥伴營運,山上亦有超過一半由私人公司經營,但海洋公園在這些地方仍會有收入。

劉鳴煒又進一步點出海洋公園將來的發展潛力,認為海洋公園比其他一般的零售及休閒地方勝於與大自然環境接近。山上又有大量新的設施即將推出,如8至9月會落成水上樂園。將來建設碼頭與大樹灣及行山徑連接後,海洋公園將可帶動整個港島南區的商機。 他表示對新的營運方式有信心,目標是自負盈虧。劉鳴煒稱以後海洋公園不再是主題公園,而是多元化休閒勝地,亦會回歸保育教育初心,走入社區,出錢出力改善香港水域的生態圈。

邱騰華認為,轉型後的海洋公園可以為市民提供更好的消閒地點,相信免費開放山下的園區後,加上碼頭連接至大樹灣會更有彈性,讓市民有更多選擇。甚至海洋公園在與港島南區連接後,更能成為社會資產。

旅遊事務專員黃智祖指出,將會放寬及修改《海洋公園公司條例》,讓公園有更大的發展空間。 而政府亦再次主動減輕海洋公園的經濟負擔,分別於今年7月起免收利息,更會撥款16.6億用予非經常開資,並會於四年間提供11.2億以資助公園推廣保育和教育活動。至於先前政府予海洋公園以發展大樹灣水上樂園工程計劃的貸款餘額還款期限也會延至2059年,由2028年9月開始還款,政府亦可要求提早還款。

回歸海洋公園初期的定位?

回溯歷史,海洋公園在1977年落成啟用。開幕之時,它名副其實是一個「公園」,當年馮秉芬爵士於公園開幕禮上,發表過這樣一段演講詞:「海洋公園之設立,其主要目標:第一可供作科學研究,二可作教育計劃,三增加港人有益身心的消閒地方,四吸引遊客,五加速香港仔的開發……未來所收門券費以最廉宜為主,海洋公園的建造純粹為市民服務,供大家享用。」

海洋公園之所以名為「公園」而非「樂園」,事實上與它的定位息息相關。在開幕初期,海洋公園是一個公眾康樂休憩及教育的場所,園內設施不多,全園只有海洋館、海濤館和海洋劇場等12個景點,是一個供市民休憩的場所。

對於港府宣布的海洋公園轉型方案,不少網民表示不理解,指以往門票半價的時候也不是吸引了很多市民入場,現在要逐款設施付款,質疑沒有人會付款去玩那些一成不變的機動遊戲和參觀動物館。有網民認為,海洋公園免費開放部分園區後,必定會吸引大量老人到場乘涼,但他們還是零消費。網上留言又以荔園為例,憂海洋公園的下場或會和荔園相同,終要面臨結業。

主題樂園轉型成全球大趨勢?

主題樂園的轉型非先例,位於台灣苗栗三義的老牌遊樂園區——西湖渡假村,就是轉型成功最具代表性的例子

西湖渡假村於1989年創立初期,也是以最受大眾歡迎的機動遊戲設施為號召。可惜機動遊戲熱潮一過,遊客就大大銳減,渡假村一度經營困難。直到2009年,園方摒棄大型的機動遊戲設施,改以生態環保園區為目標。朝著環保園區的方向發展後,園區著重生態環境,不在園內使用除草劑的決定,使渡假村迅速成為三義的生態綠洲,吸引不少稀有的野生動物進駐。每逢花季,美麗的花海更有大批遊客湧至渡假村。

在2020年底,台灣為了持續推動旅遊業,台灣觀光局亦有協助部分主題樂園業轉型。當局嘗試結合教育的角度,祈主題樂園能達到寓教於樂。教育的內容涵蓋海洋主題科普,又有樂園在園區內打造微縮世界,使樂園變得多元化,擴大遊客,尤其是學生,希望達成「樂園即校園」的目標。在疫情下,主題樂園轉型及配合「安心旅遊」的旅遊補助計劃後,成功帶動入園人次大量增長。由此可見,台灣主題樂園的轉型順利轉危為安,甚至為主題樂園帶來更大的益處。

轉型後的海洋公園定位於保育和教育,能否真正解除經營危機?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施嘉怡

香江霧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