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前線

信用卡公司停止向Pornhub提供付費服務,性工作者陷財困抗議,你如何看?

一群依賴 Pornhub 維生的性工作者,因信用卡公司停止向平台提供付費服務,導致收入大減,你認為他們抗議有理嗎?


色情網站Pornhub。 攝:Schöning/ullstein bild via Getty Images
色情網站Pornhub。 攝:Schöning/ullstein bild via Getty Images

一群依賴 Pornhub 維生的性工作者,因信用卡公司停止向平台提供付費服務,導致收入大減,你認為他們抗議有理嗎?

有學者指「人們並未授權 Visa 與 Mastercard 做出決定」,指信用卡付費功能日漸被壟斷,提醒大眾應擔當決策者,你同意嗎?

你認為在保護孩童免遭強拍色情影片的同時,平台甚至大眾能如何保障合法性工作者的收入?

去年12月,《紐約時報》專欄作家紀思道(Nicholas Kristof)撰寫了一篇《被Pornhub毀掉的孩子》的報導,指控 Pornhub 充斥著強姦影片,包括強姦兒童、復仇式色情、偷拍女性洗澡、種族主義和厭女內容並以其作盈利手段,報導更揭發有未成年少女被強迫出現在該平台的色情片段中,經過用戶不斷的下載、分享及上傳,片段將繼續存在下去,對受害者造成永無止境的傷害。

隨後 Pornhub 宣布不再允許用戶下載片段,並下架了約 1000 萬部未經審查的影片,也開始全面拒絕任何未經被攝者同意的影片,以及來自未經身分認證的用戶所上傳任何資料。Pornhub 一系列的舉動,遏止了盜版片段,對合法的性工作者可說是件好事,但與此同時,由於信用卡公司 Visa、Mastercard 與 Discover 停止讓用戶在該平台以信用卡付費,嚴重影響了這些性工作者的收入。

近日,有一群依賴 Pornhub 維生的性工作者因收入大幅下降,對信用卡公司的決定作出抗議。美國色情片女演員 Mary Moody 指出,每月的收入不只損失了數千美元,許多性工作者在疫情期間失去了唯一的經濟來源。

Pornhub片段內容爭議不斷

《被Pornhub毀掉的孩子》一文中提到,一名14歲的加州女孩遭受性侵的影片被上載到 Pornhub,隨後有認識女孩的同學看到這些影片後,將這件事告知警方當局,而不是該網站先發現此事。最終事件的犯罪者因侵犯行為而被逮捕,但 Pornhub 卻能從中獲利且不用為傳播性侵影片負上任何責任。

另外,文中還揭發了兩名未成年女孩,曾經向心儀對象傳送了裸露影片,以及被男友秘密錄製了性行為影片,最後,這些片段未經她們同意就上傳到 Pornhub,兩人因承受不到這種恥辱和創傷,曾嘗試輕生。

2019年,有20多名女性曾指控以女孩「首次且唯一」拍攝色情影片為賣點的網站「Girls Do Porn」,以強迫及誘騙的方式拍攝其影片,並且未經同意就將片段上傳到 Pornhub 等網站,此事件最後雖能迫使 Pornhub 關閉及下架相關片段,但事後片段仍在網絡繼續流傳。

Pornhub 亦曾遭外國政府封鎖。早於2014年,Pornhub便因有疑似兒童色情影片而遭俄羅斯政府封鎖,其後被菲律賓、印度、泰國政府亦以同樣理由封鎖。

性工作者收入頓失引不滿

近日,因 Visa、Mastercard 與 Discover 停止了信用卡在該平台付費,讓依賴 Pornhub 維生的性工作者突然失去收入,美國色情片女演員 Mary Moody 發起了抗議,希望人們可以關注信用卡公司的決定如何影響性工作者的收入。

性工作者批評,Visa 及 Mastercard 作出了「不負責任」的決定,因為信用卡公司終止了付費的話,將會令到性工作者不能得到片段的酬金,雖然的確還有其他色情平台,但始終 Pornhub 仍是全球最多人瀏覽的色情網站,相信即使性工作者轉到其他平台,所得到的收入可能亦相當微薄。

同時,性工作者認為,即使信用卡公司在 Pornhub 停止付費,都不能改變到上載違法片段的情況,而且現時只有通過認證的性工作者才可以上載片段,但她指出仍然有其他性工作者未能通過認證,此舉令到部分性工作者感到備受歧視。

信用卡公司被批濫用「審查權」

倡導網路公民權的電子前哨基金會(EFF)認為,Visa 與 Mastercard 濫用「審查權」,又指過去這兩間公司曾嘗試終止付費「維基解密」(Wikileaks)——揭發政府醜聞的網頁。

英國開放大學教授諾頓(John Naughton)在《衛報》投稿指,人們不應再依賴 Visa 與Mastercard 等企業為自己進行管制,並需要注意付費功能漸漸地被操縱,以及付費服務的供應商扮演著監察者的角色,「人們並未授權 Visa 與 Mastercard 做出這些決定。」 他又提醒,如果我們持續將決定交給企業,「假以時日他們會變成國王,而我們則會淪為企業的臣民。」

你認為在保護孩童免遭強拍色情影片的同時,平台甚至大眾能如何保障合法性工作者的收入?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何清怡

國際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