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爾摩沙

北一女學生在園遊會「擺攤陪聊」,你看到的是創意、父權經濟,還是性別歧視?

「自我物化」、「陪聊就是風俗」,在性平排名位居亞洲之冠的台灣,為何事件中仍會浮現眾多針對女性的惡言?


臺北市立第一女子高級中學。 圖:網上圖片
臺北市立第一女子高級中學。 圖:網上圖片

有論者認為事件的本質是「父權經濟」,而女學生賺取的是「父權紅利」,你如何看?

倘若今天擺攤陪聊的學生不是出自台北女名校,而是男校或普通學校,網友討論的結果會不一樣嗎?

「自我物化」、「陪聊就是風俗」,在性平排名位居亞洲之冠的台灣,為何事件中仍會浮現眾多針對女性的惡言?

12月12日,台北市第一女子中學(簡稱北一女)117周年校慶活動日上,有女高中學生擺「陪聊天」攤位,引起網友熱議。

校慶當天,一位在現場的家長於臉書https://tw.appledaily.com/life/20201213/YFNRZJQIDFEKRO6ZJ2JVEWTOPQ/,指園遊會中每組販售食品的學生攤位都賞心悅目,形容其中一攤更是「超級聰明,零成本、高收益」——只需1張桌子、2把椅子就可以開始賺錢。該攤位項目是「聊天」,每10分鐘收費45元新台幣。該家長寫到,攤位座無虛席,而且「全是男生,老的年輕的,隔著桌子專注與對面的高中女生說話」。

該文被轉貼到台灣最大網絡討論區 PTT 後,引發網友熱烈討論。許多網友批評該攤位「自我物化」、「陪聊就是風俗業」,也有少數網友認為學生「有創意」、「很有賺錢頭腦」。

校方回應:該活動單純且正向

14日,北一女校長陳智源針對此事做出回應,提出四點聲明,解釋校慶當天,園遊會的擺攤學生沒有回報任何負面訊息,而教官巡場時也並未發現不妥現象。

針對外界各種惡化的評論,校長強調該攤位當初設定的客群是高一學妹,學姐希望針對108課綱的選課問題等提供意見,「想法單純且正向」。而針對那些沒有在校慶現場,憑臆測去描繪自己觀點,並連結負面意向的網友留言,校方表示遺憾。最後,校長鼓勵同學們正面面對莫須有的不實留言,面對不美好的世界。

除校長以外,北一女中學務主任黃俐芳亦回應,該班學生的構思有向導師報備過,且在其他學校或過去各屆都有類似性質攤位。

不少網友對校方的回應表示稱讚,認為學生自己的感受才是最需要校長照顧的,外界的不實的猜測不應該用來傷害立意良善的老師和學生。

擺攤位陪聊天賺取的是「父權紅利」,有物化女性之嫌?

校方積極回應雖收獲各方正面評價,然而作家林韋地認為,校方的回應不過是想要淡化處理,並表示理解校方維護學校的立場,但自己並不支持這類攤位。

他認為,用勞力賺錢看似沒有什麼不對,但這件事的本質是「父權經濟」,認為女學生賺取的是「父權紅利」。他進一步解釋道,賺錢必然涉及供需問題,以律師和心理咨詢師為例,指出他們透過對話能夠賺錢是因爲他們職業的專業性。而同樣的概念放到「擺攤陪聊」,從顧客清一色是男性來看,「恐怕賣的都還是『女高中生』甚至『北一女』相關的概念,所以『成本』並不是零,而賺取的就是『父權紅利』。」

就此,林韋地指出一旦年輕女性和父權經濟牽上關係,必定會在潛意識裏迎合「父權美學」——身材、臉蛋等夠不夠「女性」。最後,林還呼籲女學生思考自己出社會以後和父權結構的關係,是抗拒還是迎合,在自己的價值內可以做到什麼程度。

對於林的評論,不少網友提出反對意見。留言區中獲得最高讚的回應是:「與其開口閉口的教訓高中女生,不如也想想您自己寫這篇跟父權結構的關係吧?」

同時,有網友批評林韋地所引用律師和心理咨詢師作例並不適合,「請問她們用自己的智力和勞力賺錢給自己,到底是被誰剝削?」這名網友更斥林沒有資格將自己對女性的想像加諸在別人身上,「沒有資格要求北一女的學生穿著打扮、言行舉止要符合你個人的想像。」

台灣律師呂秋遠亦有發文回應事件。呂提出,從法律的角度來看,靠聊天賺錢這件事,根本沒有任何的法律與道德問題。另外,從資本的角度上來看,如果沒有能力是無法做到聊天10分鐘,而青少年願意聊天是難得的事情,不需直接滑坡到援交或A片。另外,就教育的角度來看,讓孩子學會如何靠說話賺錢,也仍然正面。這又與父權社會有何關係?

呂認爲,在該事件中一下子就滑坡到性與父權的人,大概就是魯迅說的這段話:「看到白臂膀,立刻就想到豐乳肥臀、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雜交、立刻想到私生子,中國人的思想只能在這一點如此躍進。」

若是男校學生舉辦,結果會一樣嗎?

事件中,網民除了聚焦在「女學生陪聊」一事外,本為台灣首席名校的「北一女」更是輿論的重點所在。台北市立建國高級中學(男子學校,簡稱「建中」)與北一女兩所學校一真是台灣莘莘學子趨之若鶩的知名學校。

就林韋地所發表有關女性脫離不了「父權社會」的意見,有網友在其貼文下留言道,「建中校慶還有女裝女僕合照服務欸」。另有網友順勢問林此事與的「父權」的關係。林回應稱,這件事要討論的單純是這樣做合適與否,類似白人可不可以穿原住民服裝做表演募款。

女性主義專欄作家黃星樺則有不同的看法。他認為,如果是建中學生出來擺了一個陪聊天攤位,主流輿論的看法恐怕會相當不同。「也許會有人出來稱讚建中學生真是天才,竟然想得到這種賺錢方法。甚至有人會去探詢這些學生運用了什麼樣的聊天方法、聊了什麼主題。」他直說,無論如何,焦點就是不會放在他們是年輕男性,有著一副少男的軀體。

然而,在此次事件中,幾乎沒有看到網友關心北一女學生聊天內容或聊天方式的討論。黃認為,這件事凸顯出來的問題,並不是許多人認為的女學生「自我物化」,而是女生「沒辦法不被物化」。不少網友認同黃的看法,並留言道,「如果今天是建中打帥哥牌,很多女學生光顧,標題還是女生犯花痴,不是男學生利用姿色賺錢啊」、「似乎身為女性,不論做了什麼穿了什麼,就算我們只是站在那邊發呆,都會有人要用情色眼光看待。」

黃星樺的觀點讓人聯想起早年的爭議:從2010年起,長榮航空的空服員為了幫助弱勢兒童開始拍攝愛心年曆義賣,每賣一本年曆,就會捐一百元給兒福聯盟基金會。新北消防局也自2009年以消防員為主題拍月曆當宣傳品,每年都吸引大批民眾搶購。不過台灣網友就空姐、消防員拍日曆售賣就有不同面向的熱議——空姐多被指「自我物化」,而消防員普遍被誇讚好身材,比如在網絡上搜索「新北消防月曆物化」 的關鍵字,只會出現「猛男日曆出爐」一類的標題。

對此,2018年,長榮空服員在其 Facebook 粉絲團寫下:「從2011年我們穿小洋裝拍攝,就說我物化女性。當我們不吝嗇展現我們的美麗來幫助孩子,也請網友不要吝嗇讚美我們。」以正面迎擊的方法對抗外界的批評。

亞洲「性平之冠」與民眾意識存在落差?

台灣現代婦女基金會曾於2019年表示,根據台灣行政院主計總處發布的《2019年性別圖像》,台灣性別平等程度高居亞洲之冠,排名全球第8位。不過,同樣根據該基金會針對20歲以上民眾進行的《2019台灣性別平等調查》,近6成民眾認為台灣男性地位還是比女性高 、5成以上民眾認為女性在社會上未受到公平對待。

今年,根據台灣行政院性別平等處發布的《2020性別圖像》,台灣性別平等表現在全球排名第9名,仍是亞洲最高。其具體表現包括,女性立法委員的比例高許多國家和地區等。

即便如此,近兩年台灣的一些資深男性政治人物仍發表過不少針對女性的歧視言論,其中大多集中在女性的外貌或婚育與否的攻擊。例如:柯文哲的「台灣女性都不化妝直接上街嚇人」、韓國瑜的「每天看坐在前面的女同學又白又漂亮的小腿」、 張善政的「蔡英文沒結婚、沒生小孩,所以不懂為人父母心情」。可見,即便台灣高居亞洲性別平等之冠,性別歧視言語與不平等仍層出不窮。

你支持擺攤位陪聊天這項活動嗎?你如何看「父權紅利」這一說?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張清雯

福爾摩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