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前線

福島後遺:日本政府擬將超過100萬噸核廢水排放太平洋,你如何看?

截至今年9月,福島核電站儲存的大量核廢水已達到123萬噸,這些廢水將如何處理?


2016年2月25日,福島第一核電站的員工正在努力建造「冰牆」,以防止地下水滲入核電站的反應堆。 攝:Christopher Furlong/Getty Images
2016年2月25日,福島第一核電站的員工正在努力建造「冰牆」,以防止地下水滲入核電站的反應堆。 攝:Christopher Furlong/Getty Images

截至今年9月,福島核電站儲存的大量核廢水已達到123萬噸,這些廢水將如何處理?

日本政府稱將核廢水排放入海符合國際法例規定,為何仍引發又一輪信任危機?

除了將核廢水排放至太平洋外,你認為是否存在更好的處理方法?

2011年3月11日,一次強地震導致的大海嘯,造成日本東北部的福島核電站冷卻系統失效,六座反應堆中有三座熔毀。其嚴重程度達到國際核能事故等級(INES)迄今為止的最高級別,錄到與1986年切爾諾貝利一樣高的7級核事故評級。9年過去,核電站的善後工作仍步履維艱,其中一大難題就是如何處理因事故而產生的核廢水。

福島核電站事故發生後,其運營商東京電力公司(簡稱「東電公司」)使用大量海水冷卻熔落的核燃料。但海水與燃料接觸後,會形成含有銫和氚等放射性物質的高濃度核廢水,而這些處理水至今仍在不斷增加。此外,在事故發生後流入設施內的地下水和遭到污染的雨水等也是核廢水的來源。

目前,東電公司採用「多核素去除裝置」對這些核廢水進行過濾處理,但這種裝置並無法有效去除污水中的放射性元素「氚」——不同於以懸浮或溶解的形式存在於水中的一般污染物,氚化水是水分子自身的結構發生了變化,與水具有相同的物理化學性質。因此,常規技術很難將「氚」元素分離,這也是日本核廢水遲遲未被恰當處理原因之一。

東電公司,經過處理的含氚核廢水目前被存儲在1044個鋼鐵容器中。截至今年9月,處理水達到123萬噸,而儲水罐在2022年將達到容量極限。

新華社引述日本時事通訊社報導,日本政府在10月16日的內閣會議上討論福島核廢水處理方式,擬定將其稀釋後排入鄰近的太平洋,預計在本月內做出決定。《朝日新聞》報導,由於要建設相關過濾設備,預估最快2022年才會開始排核廢水入海。

廢水處理方法:放流入海是國際慣例?

目前,將氚的濃度稀釋至排放水平之下有兩種方法:蒸發到空氣中或液態稀釋後釋放到海洋去。

1979年,美國三哩島核電站發生五級核事故。經過約10年的凈化工作後,原核電站儲存的9000噸氚化水已符合環境安全標準,但當地民眾仍強烈反對將水排放到蘇斯克哈納河。因此,核電站的所有者與水務公司等公共事業機構最後選擇以水蒸氣的形式排放氚化水。

不過,由於蒸發方式只適合處理較少量的核廢水,故對於福島核電站儲存的巨量污水,蒸發及處理殘渣的成本相對較高。日本九州大學教授出光一哉向來研究放射性廢棄物處理。他認為從成本和安全角度來看,如果廢棄物中只含有低濃度的氚,那麼將其排放到海洋中將是「最好的解決方案」。

今年2月,國際原子能機構總幹事格羅西參觀福島核電站時表示,日本專家委員會提出處置核廢水的報告非常全面且基於科學分析;認為無論是將廢棄物稀釋排放入海還是蒸發處置,都符合國際實踐。他還表明,原子能機構可在輻射監測方面加以協助,有助於向日本及其他國家的公眾保證排放安全。

這並不是日本第一次決定向太平洋排放核廢水。早在2011年4月,福島核電站事故發生不久,日本東電公司就宣佈將向太平洋排放1萬多噸「低放射性」污水。雖然南韓政府對此舉表示強烈反對,但隨後亦表示採取法律起訴存在困難。

目前,《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核安全公約》和《及早通報核事故公約》等國際法明確當事國對於可能造成跨界影響的事故負有通報義務,但對於是否可以將核廢水排放入海卻並無規定。當時日本外相松本剛明同樣曾表示,日本已把此事通報鄰國政府和國際原子能機構,並承諾這一做法並不違反國際法規定。

排放核廢水引起的擔憂

福島核電站傾倒核廢水的方案一出,立刻引發日本民眾及國際社會的擔憂。

首先引起騷動的是日本當地的漁業。日本漁業在福島事故後遭受重創,至今仍然面對多個國家的進口限制,傾倒氚化水此舉無疑會進一步損害日本漁業的名聲。日本經濟貿易省負責汙水處理和污染水管理的主管奧田修司指出,即使沒有科學證據表明處理後的廢水是有害的,消費者仍然會擔心其影響。福島縣漁業協同組合聯合會的專務鱸魚哲二同樣表示「謠言傷害仍然存在」。

早在2015年,日本政府已聲稱福島周邊水產品已達到安全標準,但包括中國、南韓在內的22個國家和地區現時仍對福島食品予以進口限制。因此,廢水處理方案除了是一個科學技術問題,也是一個社會情緒問題。

另外,東電公司因在福島核電廠事故發生之後有數據造假的「前科」,也進一步令大眾質疑其可信度。 2018年,東電公司曾表示,核污水已經清潔到日本政府的安全標準以下,去除了鍶、銫等高放射性物質,剩下相對安全的氚。但到了2019年夏天,該公司迫於漁民質問的壓力,承認儲罐中的核廢水除了含有對人體影響較小的氚,還有其他放射性物質。

各方意見

鑒於當前疫情肆虐,雖然日本政府略微延長了當前的公眾諮詢時限,但聯合國人權專家表示,有效的國內和國際磋商仍無法充分開展。他們認為,該問題的公眾諮詢原本定於2020年東京奧運會結束後才展開,而目前福島核電站有充足的空間建造更多儲水罐,因此呼籲日本政府無須倉促決定。

日本周邊國家對此事表示高度關注,但態度不一。19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記者會上回答提問時表示,「(希望日方)在與周邊國家充分協商的基礎上慎重做出決策」,同時強調日方應主動及時地以嚴格、準確、公開、透明的方式披露信息。中科院高能物理所崗位研究員、國科大教授彭光雄認為,相對其他輻放射物如銫等,氚的半衰期要短很多,大概只有十多年。他還建議,日本可以去找一些無人島建設更多的儲存罐,認為也許在之前規劃的海濱公園建成前,「污水中的氚就自然降低到不是問題了」。

20日,南韓濟州島知事元喜龍表示,如果日本向大海排放福島核電站污水,將向國內外法庭提起訴訟。然而同日,南韓外交部透露,日本對向大海排放核污水一事的立場是「尚未作出決定」。

截至發稿,北韓官方沒有對此事發表相關意見。

核安全議題向來是國際社會關注的重點之一。日本福島核電事故發生後,德國決定在2022年年底前關閉所有的核電廠,全面廢用核電。除了核電安全,核武爭議也持續不斷。北韓的核彈道導彈計劃自2006年起受到聯合國製裁。2019年12月,中國、日本、南韓的領導人舉行會談,表示三國將合作促進「朝鮮半島非核化」。

日本政府擬將超過100萬噸核廢水排放入太平洋,你認為是否存在更好的處理方法?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梁伊琪

國際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