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霧語

香港小學教師被指教材「散播港獨」遭取消教師註冊,教學的「紅線」由誰定義?

教育中引用敏感材料是屬學術討論或是散播港獨?兩者的界線如何定義?


2020年10月7日,九龍塘宣道小學。 攝:陳焯煇/端傳媒
2020年10月7日,九龍塘宣道小學。 攝:陳焯煇/端傳媒

教材因涉及前香港民族黨召集人訪問被指「散播港獨」,教育中引用敏感材料是屬學術討論或是散播港獨?兩者的界線如何定義?

校方多次向教育局呈交報告指稱教材無問題,惟教育局屢不信納,你如何看局方判定教師專業及教材適當與否的標準?

有評論斥此事是徹底的「政治操控」,你如何看教育局的懲處手法?事件為教育界立下的紅線,會對未來學術討論造成怎樣的影響?

日前(6日),教育局指稱香港九龍塘宣道小學一名小學教師「有計劃散播港獨」信息,裁定其為「嚴重專業失德」,取消其教師註冊。根據《教育條例》,有關教師終身被取消註冊,亦不得再踏足任何學校。

校方報告指教材無問題,惟教育局屢不信納

事源去年9月,教育局接獲一名學生家長投訴,批評該名教師為五年級學生設計的一張工作紙有計劃「散播港獨」。校方其後就事件和教學內容展開內部調查,結果認為指責不成立及沒有散播港獨訊息的意圖,教材軸心僅討論有關言論自由,並無對教師進行處分。

同時,教育局人員曾突擊到訪學校調查,抽樣訪問學生該老師是否在課堂中教授港獨、學生支持港獨與否等問題。消息學生均回應教師只就「言論自由」討論,並沒有發表過任何支持「港獨」的論述。

事隔半年,今年4月教育局重新要求校方就事件提交報告,校方校董會則維持既有的調查結果,認為教材並無「散播港獨」之嫌。6月,教育局去信學校6名教員,包括製作教材的教師、校長、科主任兼副校長,譴責其「專業失德」並要求書面解釋。及後,教育局再次通知該名編制教材的教師,表示正被考慮取消其註冊,給予去信申述機會。該教師在尋求法律協助後,撰寫了一份詳細書面申述予教育局。

但直至今年9月,教育局未有與老師會面及聽取其申訴下,直接以「嚴重專業失德」為由取消教師註冊。教育局亦向校長、副校長發出譴責信,批評校方對教師專業守則監管不力。

日前,教育局向公眾交代事件,提到該名教師所設計的校本教案及材料是「有計劃地散播港獨訊息」,解釋設計教材需花心思,認為是有意圖及計劃地提出扭曲和偏頗內容,明顯不是一時疏忽。教育局稱考慮此行為對學生構成嚴重損害,並且不符香港特區在《基本法》下的憲制和法律地位,為以保障學生利益、維護教師專業及社會對教育界專業的信任為由,決定取消涉事教師的註冊 。

宣道小學其後證實該名教師現已離職,且除非獲教局批准,否則不得進入校園。

被「入罪」的教學內容

《立場報導》引述消息人士,涉事科目為「生活教育科」的一堂,該課堂佔全科總課時23小時中的2小時。在該校,此科目會讓高年級學生就社會熱門的時事題材討論,教師會就議題設計工作紙、播放相關影片等。教學工作紙是課堂的慣用材料,「以開放式問題」的形式設計,沒有定下題目的特定答案。

涉事教材為去年3月編製的工作紙,主課題為「言論自由」。當時適逢香港獨立、香港民族黨的議題被受社會熱議,故用教師以相關資料設計問題,課堂上亦曾播放香港電台節目鏗鏘集《觸不到的紅線》,內容引導學生就的訪問中回應議題及延伸探討。該節目其中一段是港台對前「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的訪問,影片呈現人物對「香港獨立」的觀點。

工作紙就影片內容加深學生對資料的理解,例如影片提及「在金馬獎頒獎禮中,獲最佳紀錄片導演傅榆說了甚麼觸動大陸保持領土完整的神經」的直接引述,另外再問到學生認為「甚麼是言論自由」及對其重要性的個人反思及看法。唯一針對「香港獨立」的問題,是就「根據影片內容,提出『港獨』的原因是什麼」。

各界回應及社會反響

就教師因工作紙內容被終身取消教資一事,身兼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副會長的教育界立法會議員葉建源批評,教育局僅以一紙教案入罪,單憑書面資料,沒有讓老師有口頭答辯的機會,對老師實際教學情況不掌握便裁定錯誤,將教師終身「釘牌」。他又指持有牌照制度及專業資格的工種中,只有老師的專業資格由教局官方掌握,明言會全力支持該名被取消註冊的老師上訴。

教育團體召開記者會回應事件,有教育界人員批評教育局是「政治凌駕一切」、「香港式的文革批鬥」,質疑取消教師註冊的決策人員欠缺透明度,是「黑箱作業」。在事件程序上,教師非觸犯刑事罪行而直接被除牌,在《教育條例》下跳過常規調查程序,如停職調查和親自答辯是不合理地剝奪教師公道。

教育界人員亦指出,校方兩次就事件調查後都認為沒有問題,而牽涉事件的學生和家長受傳媒訪問均表示教學內容及教材沒有散播港獨,僅為探討言論自由,但教育局仍單方面指控,堅持教師違反專業守則並予以嚴重處罰是政治手段。人員批評教育局不僅沒有所謂保障學生利益,反活生生剝奪一名對教學有熱誠的老師的終身教職,是以政治侵犯校園,有違教育原意及自主。

另有評論指出,局方對教學材料和教師立場作出道德審判,並打算在教育界進行清算,嚴重干預學術自由,帶來寒蟬效應,設下「紅線」威嚇教育界作出自我審查。呼籲業界捍衛教育底線,積極與強權對抗。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則在網上發起眾籌,為教師提供法律援助及緊急經濟援助,表示全力支持教師上訴及提出司法覆核。教協今年初成立「訴訟及緊急援助基金」,為「受政治迫害」的教師提供直接援助,現時情況預計費用將不斷上升,呼籲社會人士及教育工作者參與眾籌,支持受影響的教師。

局方回應事件

教育局強調,個案處理過程中,有給予教師足夠的申述和尋求法律顧問的機會,局方是充分考慮其申述的內容後才作出決定。但涉事教師表示,申述沒有得到回應,亦沒有收到局方提供的解釋和「專業失德」的註銷理由。

5日,教育局對公眾表示事件反映無論案情有多複雜,調查有多費時,面對的法律挑戰和壓力有多大,但局方「都一定會鍥而不捨,對教師涉嫌專業失德的個案嚴肅跟進到底」。對於查明嚴重失德的教師,教育局稱會依法作出取消註冊的決定,「以抽出害群之馬」,維護教師專業的尊嚴,以及守護學生的學習利益。

6日,特首林鄭月娥會見傳媒期間亦主動提及事件,形容教育局首次以「嚴重專業失德」為由取消教師註冊,反映今次個案嚴重。她指出港府會「迎難而上」,防止「港獨」意識滲入教育,或透過教材、課堂教學、考試題目、學生課外活動等宣揚這些「歪理」,強調港府會做好把關工作,必須繼續「揪出教育界的害群之馬」,不能讓教育政治化,期望教育系統培養出有國家觀念、社會責任感及國際視野的新一代。

全國政協副主席、前特首梁振英就事件作出回應時表示,該名教師的犯事時間若發生在港區國安法實施後,便已經觸犯法例,教師、校長均要「以國安法伺候」。另外,他認為有必要公開犯事教師的資料,以免令其他教育同工共同蒙羞,更呼籲家長和學生舉報有問題的教師。

梁振英說,在「香港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這事上沒有爭議,學校教職員需要教授學生,將教師除牌並非「批鬥」,是需要以懲罰防止任何否定這一點的老師和學生。

至於有記者曾提問「學術討論」和「散播港獨」如何界定時,楊潤雄反問記者「五年級學生做什麼學術討論」,認為小五學生不應討論香港前途問題,而是應該引導他去認清現行的憲制制度。

在網路流傳的工作紙上,小五學生就開放題「沒有言論自由,香港會變成怎樣」,回答「可能沒有進步這麼快,因為如果每個人說話都有顧忌,大家就可能不會知道自己的缺點,也不會從中學習。」你在這個回應中看見什麼?

香江霧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