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style

人類吃播禁令下「寵物大胃王」登場,你如何看寵物吃播市場與衍生的問題?

人類吃播或能假吃,但不會說話的寵物在命服主人的命令下,是否成為寵物吃播下的受害者?


一隻寵物狗正在吃蛋糕。 攝:Itsuo Inouye/AP/達志影像
一隻寵物狗正在吃蛋糕。 攝:Itsuo Inouye/AP/達志影像

為滿足個人利益和觀眾的獵奇目光,讓寵物吃下超過正常份量或不適的食物,這是一種虐待動物的行為嗎?

人類吃播或能假吃,但不會說話的寵物在命服主人的命令下,是否成為寵物吃播下的受害者?

人類吃播被禁,那寵物吃播到底需不需要監管?又應該由誰監管?

因內地近期面臨糧食危機,國家主席習近平下令「制止餐飲浪費行為」。隨後,內地多個直播、影片分享平台相繼下架吃播相關的影片,封鎖多個大胃王主播的賬號。但在人類吃播禁令下,內地「寵物大胃王」吃播的影片開始浮現,有寵物直播主讓家中寵物吃下各種千奇百怪的食物,或者迫寵物進食大量食物。

有報導指出,有直播主挑戰「餵狗吃一百種零食」,有人更讓狗隻吃下大量食物,例如滿滿一鐵盆的有骨雞腿、三斤牛心。除了讓狗吃下過量食物,更有直播主強迫狗吃辣椒、跳跳糖等食物。影片中,有狗就因為被迫吃辣子雞而流眼淚,但卻仍沒有違抗主人命令;也有狗在瘋狂進食、或被灌下大量飲料後,飽到不能動彈,肚子暴脹。這些影片引來強烈批評,觸發網友對「寵物大胃王」主人虐待動物的撻伐。

直播主讓寵物表演瘋狂進食,賺取點擊率的行為受到抨擊,但其實讓寵物吃東西,拍下視頻以及錄下咀嚼音的寵物吃播影片早已出現,其原意與這些「寵物大胃王」並不同。

什麼是「寵物吃播」?

近年網絡上流行「吃播」,即是播主與觀眾互動的同時吃掉大量食物;其中一些「吃播」也會結合ASMR,即自發性知覺經絡反應,是一種當視覺、聽覺、觸覺、嗅覺等受到刺激所造成的顱內高潮。

寵物吃播是近兩年才出現的吃播新分支。這種吃播的主角是寵物,有最常見的貓、狗,或者是兔子、倉鼠、龍貓、鸚鵡、小浣熊、魚類等。不過,寵物吃播是一個相對小眾的存在,如果吃播中的寵物愈少見,受眾也就會愈少。一般平台會推薦給用戶以及能擁有固定觀眾群的,還是以貓狗的吃播為主。

動物在咀嚼時發出「哢滋哢滋」的聲音,讓人感覺很療愈,再加上動物可愛的樣子,讓不少人喜歡迷上看寵物吃播。而寵物吃的東西類型也很廣,從最普通喝水、吃貓糧/狗糧,到吃下水煮蛋、吐司、麵包、西蘭花、優格、肉類、菜、西瓜之類的水果等也有;不同的寵物會吃不同類型的食物。甚至有些主人會餵寵物吃貴價食物,而寵物的食物價錢愈高昂,就愈能吸引到觀眾眼球。例如在抖音短視頻上的「懷特喵先生」賬號,一隻扁臉加菲貓會在影片中吃下鵝肝、三文魚、銀鱈魚、波士頓龍蝦等,被網友笑指伙食好得「超過50%的中國人」。

這股「寵物吃播」的風潮初期是由外國掀起。普遍認為,YouTube 頻道 Mayapolarbear 在2018年9月上傳的薩摩耶 Maya 吃西瓜的影片是最早的寵物吃播。現在只要在 YouTube 上輸入「dog asmr」,就會出現 Maya 的頻道。後來,Maya 的吃播鏡頭中出現了各種各樣的食物,還出現了專業收音的麥克風等設備,以錄製 Maya 吃東西的聲音。

在 Maya 之前,也有不少寵物吃東西的影片,但直到Maya吃東西的影片爆紅,才讓越來越多的寵物博主看到了寵物吃播的潛力。最開始,寵物博主的影片可能大多數記錄自家寵物的日常生活和有趣互動,在偶然發現拍攝寵物吃播會獲得更多的關注後,影片內容變成以吃播為主。例如Gohan The Husky、My Mountain Husky 等 YouTube 頻道;這兩個帳號的寵物都是哈士奇。

「寵物吃播」的市場

就與人類吃播一樣,觀眾喜歡看寵物吃播的原因都離不開代償心理、通過 ASMR 來療愈自己這兩個原因。但寵物吃播還有一個特有的原因,就是動物的出現。觀眾可能會挑剔博主長相、吃相或者食物,但對動物就會比較寬容,因此寵物吃播有一種天然的優勢。

寵物吃播也有其市場。據YouTube資料分析網站 Social Blade 顯示,Maya 在動物頻道排名53名,平均1年預估創作者收益分成(基於觀看量)為7000美元至11萬美元之間。Gohan The Husky 在動物頻道排名第28名,平均1年預估創作者收益分成為1.52萬美元至24萬美元之間。

但在內地,寵物吃播仍是一門「小生意」。內地的寵物吃播大致分為兩種,一種是由寵物日常生活記錄內容,逐漸轉向吃播內容為主的帳號;另一種是「專業」做寵物吃播內容的帳號。後者粉絲比較少,廣告投放價值較低。以 bilibili 視頻網站為例,輸入「寵物吃播」搜索,播放量靠前的視頻,基本都並不來自寵物吃播內容為主的賬號。在抖音短視頻上,大多專注寵物吃播的帳號,粉絲量都很難達到100萬。

與YouTube的創作者分成不同,內地寵物吃播變現主要依靠廣告與帶貨,根據粉絲數目的不同,在抖音上十到二十秒的短視頻廣告報價由4000元到1萬元以上不等。比起其他寵物博主,寵物吃播在帶貨上更有優勢,寵物吃的狗糧、零食、用的食盆,都是更自然的廣告植入。

不少寵物吃播帳號背後都是「人均一個淘寶店」。有些淘寶店鋪早在2012年開設,這些淘寶店鋪會賣自家或者合作方的寵物用品,偶爾也會有一些人類用品。這些寵物吃播賬號粉絲少,影響力雖然不如更有名的萌寵賬號,但它們卻實實在在能為自家寵物周邊店帶來流量和銷量,形成成熟的商業運作模式。

近年內地寵物市場愈來愈繁盛,據《2019年中國寵物行業白皮書》顯示,2019年中國城鎮寵物犬貓消費市場規模已達到2024億元,比2018年增長18.5%,同年雙十一,天貓國際的商品榜單中,貓主糧超過了嬰幼兒牛奶粉,排在最受歡迎的進口商品第一名。據艾媒諮詢資料,2020年,內地寵物市場規模可達到2953億元。

「寵物吃播」背後產生的問題

在「寵物大胃王」事件出現後,不少人開始關注寵物吃播的現象。有人擔心,寵物並不會說話,照著主人的命令去做,很容易成為主人斂財的工具。與人類畸形的吃播一樣,寵物吃播也會走向極端,出現主人強迫寵物進食的情況。寵物不會說話,沒法表達自己的痛苦,有人覺得,寵物吃播畸形起來,比人類吃播更可怕。

也有人指出,原本寵物吃的東西都很平常,但有人逐漸將寵物吃播變成一種攀比、獵奇的行為,只為了獲得更多關注。直播主可能會餵寵物吃一般家養寵物不會吃的、甚至不適合吃的食物,例如有人會餵寵物吃生骨肉,並在生骨肉上澆兔血豬血,營造吃播效果,但由於寵物吃的東西與人不一樣,很多人類食物對寵物來說是有害甚至致命。

有意見亦認為,這些寵物主人為了吸引流量變現賺錢,不惜以自己寵物的健康為代價,根本沒把寵物的生命放在心上。有人形容寵物在手機螢幕裏,可能都被迫成為小型馬戲團;當我們在愉快觀看寵物吃播時,也需要理性地思考背後可能潛藏的問題。

人類吃播被禁,那寵物吃播到底需不需要監管?又應該由誰監管?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梁穎珊

lifesty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