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因素

當公司內部改用暱稱交流,拒絕「哥、姐、總」,能有助淡化企業等級制度嗎?

你在現實生活中如何稱呼上下屬?你能否接受在職場上使用暱稱?


網易要求員工在內部溝通中不再使用「哥姐總」等上下級稱呼,改用暱稱。 攝:Qilai Shen/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網易要求員工在內部溝通中不再使用「哥姐總」等上下級稱呼,改用暱稱。 攝:Qilai Shen/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你在現實生活中如何稱呼上下屬?你能否接受在職場上使用暱稱?

企業領導人拒絕被叫「XX總」,你認為是加強平等交流還是變相施壓?在稱謂等形式上做文章,對打破等級制度是否有實質效用?

有論者認為取花名最後或只會淪為一種形式主義,那你認為企業應該如何創造平等的工作氛圍?

中國互聯網企業網易近日下達通知,讓員工在內部溝通中去掉「哥」、「姐」、「總」等含有上下級含義的稱呼,而改用暱稱代替。自9月1日中午起,網易員工可以開始在內部系統申請個人暱稱,系統開放當日就有千餘人在線上排隊註冊。「富貴」、「旺財」、「小強」等在大陸「接地氣」的名稱一早已被搶先註冊。

網易要求員工的暱稱要「易讀易記、大方得體、積極向上、符合自我的理想人設」,還指明避免使用有上下級關係的字詞,也不要使用完整本名;字數上則由2至3個漢字或20個以內的英文字母組成。有姓黃的員工取名「黃黃黃」,就被退回申請,批覆「要積極向上」。當暱稱審核通過後,便會在公司內部通訊軟件顯示,並一直伴隨員工直到工作期結束。

有網易員工在採訪中表示,以前習慣稱呼同級同事全名、稱上級為「老闆」或「老師」,認為現在改用暱稱,有利創造一個更友善的工作環境。該員工還透露,大多數同事都對公司安排感到滿意,且認為自己取暱稱的過程也很有趣。網易創始人丁磊因此被網友調侃式地叫成「小磊」和「三石」。有評論更提到,希望國企和政府機關也能借鑑此方式,「少些官僚主義」。

此前,丁磊曾在網易年度活動中發言:「不要叫丁總,聽著很不習慣,沒有那麼老。」不過他亦表示稱呼他為「老闆」沒有問題。

不過,也有質疑的聲音認為,扁平化管理應該體現在上級的價值觀和方法論裏,體現在領導層的兢兢業業中,而不是鼓勵(實際是要求)員工稱呼自己的暱稱。也有人反問道:「你難道敢叫領導二狗?(指傻乎乎的意思)」就網易公司的新舉措,微博上對「網友如何稱呼自己上司」發起了一項投票,結果顯示在2.8萬人中,有近80%的人稱呼領導為「XX哥/姐」和「XX總」。

互聯網企業的去「總」化

暱稱政策在互聯網企業早有先例,阿里巴巴集團在2003年已開啟了「花名」的先河。

據傳是因公司創始人馬雲熱愛金庸的緣故,所以員工的花名都取自武俠小說——馬雲暱稱為「風清揚」,現任董事局主席的張勇則叫「逍遙子」。如今,武俠小說人物已被員工用盡,所以阿里員工的暱稱也擴展到影視劇、動漫等領域。

在另一互聯網巨頭騰訊內部,公司為了鼓勵平等溝通,則有互稱英文名的傳統。由於公司規模擴大,屢屢出現英文名字已被其他員工註冊的情況,對此,有不少員工也自嘲地改了不少有趣的名字,比如有員工說自己自學生時代英文名字就叫Pony,但在騰訊卻被創始人馬化騰註冊了。除此之外,員工註冊的英文名字還出現了Horsley(粵語「好犀利」的諧音)、Tiramisu(提拉米蘇)、Nongfu(「農夫」漢語拼音)等非常規的名字。因為,騰訊微信公眾號也曾發文調侃「能容忍這些英文名,騰訊也是蠻拼的」。

對於企業的職場稱謂問題,聯想集團總裁楊元慶在早年就經已注意到。1997年,聯想為讓公司「平等、信任、欣賞、親情」的企業文化得以更好地傳遞,向員工發出「無總稱謂」的倡議,要求全體高層每天早上在公司門前迎接員工,並讓每個員工以「無總」方式稱呼自己。可是,員工卻難以在現實生活中直呼上級的名字。

兩年後,楊元慶將倡議變成了規定,開展了「稱謂無『總』,走進文明」的活動,而員工對其的稱謂由此變成了「元慶」。此後,聯想還推出了「總裁在線」、「元慶午餐會」等促進上下級平等交流的企業活動。

此外,360公司董事長周鴻禕、字節跳動CEO張一鳴、錘子科技創始人羅永浩都曾對「總」這個稱謂言不。羅永浩更曾表示:「中國社會叫『總』,包含了獻媚和討好的東西。」

暱稱的悖論

網易員工用暱稱交流的消息傳出後,企業扁平化管理(指通過減少管理階層,從而為提高企業效率的管理方法)和官僚主義成為熱議話題。有評論認為,這個改變對於網易這樣的大企業雖説微小,但可以看出公司旨在「打破等級制度」的風向,以及激發內部創新動力的目的,一定程度上避免重蹈大公司官僚主義的覆轍。

8月27日,阿里巴巴取消了內部系統「P」序列職級顯示,意味著員工在郵件、內聯網交流時,只能看到對方的所屬部門,無法再看到職級。對此,阿里市場公關委員會主席王帥回應稱:「阿里從來不靠職級管理,但永遠要直面未來管理多元性。」

雖然此舉標明了「鼓勵內部溝通」的目的,但有部分阿里員工卻擔憂「公司治理會變得更加不透明」。還有網友諷刺道:「以後阿里的管理層再也沒有負面消息了,全都是員工的。」

有評論指出,上述舉措終究是個偽命題,「不管是隱藏職級還是取花名,都沒有從內在上改變員工對於職級的敬畏」,並指職場上的權力霸凌、腐化的官僚結構並不會因為隱藏而終結。還有網友以「資本家精神麻痹工人階級」來比喻阿里和網易的舉動。

暱稱有什麼作用?

職場上的暱稱除了可成為「平等、開放」的象徵之外,對個體來說也許可以成為職場解壓的方法。據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沃頓商學院的一項研究表明,85%的企業員工表示擁有暱稱減輕了個人工作產生的疲憊感。

與被他人賦予的真實姓名不同,暱稱更是一種個人氣質的體現,尤其適合年輕人展現個性的需求。一位人力資源開發公司的負責人表示,暱稱在年輕人為主的企業中,有助於活躍工作氛圍,從而提升效率。

另外,建立企業文化、增強認同感和歸屬感亦是企業讓員工取暱稱的重要原因。例如阿里巴巴的暱稱已然形成了一種企業文化,也降低了獵頭(Headhunter)對公司挖角的風險。不過有評論者也指出,暱稱並非建立企業文化的萬能藥。其認為公司類型和員工結構是必須的考量因素,至於是否取、取什麼暱稱都應該先考慮企業究竟想要打造怎樣的文化。

除此之外,也有論者關注到中國越來越多企業啟動「花名冊」的現象,認為若果企業本就是為了花名而「花名」,那麼「花名」也徹底淪為了一種形式主義。

你在現實生活中如何稱呼上下屬?你能否接受在職場上使用暱稱?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殷木子

中國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