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前線

郵政風波:若「郵寄選票」無法兌現,將如何影響美國大選結果?

特朗普被指阻撓大選郵寄投票,你如何看他反對郵寄投票的理由?


2020年8月20日,美國加州洛杉磯,郵差在郵局準備派送郵件。 攝:Richard Vogel/AP/達志影像
2020年8月20日,美國加州洛杉磯,郵差在郵局準備派送郵件。 攝:Richard Vogel/AP/達志影像

特朗普被指阻撓大選郵寄投票,你如何看他反對郵寄投票的理由?

有專家指因郵政延誤或致部分選票失效,「郵寄選票」的潛在風險及問題何在?

眾議院通過撥巨款解郵政署財困,能有效保證大選期間郵寄投票順利運作嗎?

美國眾議院於上週六(8月22日)通過法案,將向陷入財困的美國郵政署(USPS)緊急撥款250億美元(約1950億港元),並禁止美國郵政署減省成本及調整運作模式,以免影響11月總統選舉郵遞投票。

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在夏季休會期間,號召眾議院議員提早結束暑假返回議會,商討以維持郵政服務正常運作為主的《美國郵遞法案》(Delivering for America Act)。法案內容包括向郵政署提供250億美元緊急資金,要求撤回改革措施、在2021年1月或疫情緊急狀態結束前,禁止改動郵政服務流程,以及署方需優先處理選舉郵件,確保選票迅速送遞等。法案最終以257票支持、150票反對通過,其中有26名共和黨議員支持法案,另有23名共和黨議員沒有投票。

《美國郵遞法案》通過一事引起各界評論。民主黨稱法案旨在「挽救郵政署」,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則斥法案為「黨派噱頭」,明言會阻止其在參議院通過。總統特朗普亦批評法案是民主黨的「選票騙局」,揚言否決。有保守派智庫認為,民主共和兩黨都在政治化郵政危機,無助解決長年營運問題。

事件始因

美國郵政署為聯邦政府獨立機構,自1970年代起依靠郵政服務及產品收益營運,自負盈虧。惟近年因郵政署需與其他商業化郵政機構競爭,加上官方財政撥款減少,郵政署自2006年起連年虧損,迄今債務達1600億美元(約1.2萬億港元)。

現任郵政署長德喬伊(Louis DeJoy)自6月上任後,調整郵政運作以減省成本,包括縮短郵局營業時間及減少郵政人員加班時間等,導致郵差不能處理完所有信件。原本應該等待信件處理完畢的司機也因必須準時離開,讓部分信件被迫留在處理中心,最終引致郵件送遞延誤。郵差馬克表示,從7月開始,他們被要求提早數小時離開辦公室並開始運送郵件,結果造成越來越多的郵件無法送達。馬克續指,現在有數千個未寄送的包裹和郵件堆積在辦公室。

不只郵政人員的工作時間受到影響,連郵件分檢機和信箱也被調整。美國郵政署約有一成(約671台)郵件分檢機被拆除。郵政總局發言人David Partenhemier對此表示,有關舉動屬單純業務調整,目的是為符合當前的處理數量。不過,因每台機器1小時可以處理35000封郵件,現時約一成的分檢機被拆除,必會影響到寄送速度。

另外,美國西部約16個州的信箱也遭到拆除。郵政總局發言人Kim Frum解釋,郵政會根據收件密度測試的結果,拆除少數甚少被使用的信箱,而且會事先通知社區,讓民眾有機會發表意見。

不過,這次調整計劃遭受各界強烈批評,甚至有人質疑舉動與特朗普表明要阻礙郵寄投票有關。今年的美國總統大選將於11月舉行,但隨着疫情影響,越來越多人選擇以郵寄方式進行投票,可是美國郵政系統卻不勝負荷,給大選增加不安因素。

郵遞投票的潛在問題

早前,美國郵政署曾向美國多個州份的州政府發信,警告他們大選郵寄投票的相關作業可能無法在11月3日大選日前完成,另外因為無法配合各州訂立的最後期限,可能會導致許多選票最後無法準時送抵點票地點而變成廢票。

以賓夕法尼亞州為例,該州的法律規定,選民最遲可在大選日前一周申請郵遞選票。但郵政署向該州政府表示,該時間並不足以保證所有選票都能按時到達選民所在地的選舉辦公室。

另外,根據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NPR)的最新分析,在今年總統初選中,有超過55萬張選票被評為無效。例如,特朗普在2016年以近23000票勝出的威斯康星州,在4月總統初選中,反而有超過23000張郵寄選票被評為無效選票;另外,賓夕法尼亞州於6月份也出現37000張郵寄廢票,這數字遠超過2016年總統大選時的郵寄廢票數目,這引起了人們對11月大選的警覺。

有選舉專家指出,首次非親身投票的選民有可能犯錯而令選票失效。大多數成為廢票的原因是選民沒有簽名,或與記錄中的簽名不符,以及太晚遞交選票。研究還表明,有色人種選民和年輕選民比其他人更有可能不被計票。

佛羅里達大學政治學家丹尼爾·史密斯(Daniel Smith)發現,在佛羅里達州3月份的初選中有18000張廢票,當中以黑人和西班牙裔選民首次投票的可能性較大。他指出,如果以這樣推算,有色人種的選票失效的可能性是白人選民的兩倍,而當大選中的投票率擴大時,相關情況可能會加劇。

民主基金會(Democracy Fund)的格里芬(Rob Griffin)反映,「這可能會造成美國的某些群體遭受打擊,並可能令其選舉權有更高的比率被剝奪」。另外,NPR更直指,所得的廢票數字肯定是被低估了,因為並非所有州份都提供有關拒收郵寄選票的資訊。

各界評價

據《華盛頓郵報》報導,總統特朗普依舊對郵寄投票表示抨擊和擔憂。他近月曾多次宣稱郵寄投票會致「選舉欺詐」,又認為此舉會對民主黨選情有利、提高民主黨人支持率。不過,有研究顯示,郵寄投票對哪一方更為有利並不明顯。而事實上,在2016年總統大選中,有近四分之一的美國人通過郵寄或缺席投票參加選舉。

目前,民主黨和投票權益團體正就原有的郵寄投票法例展開法庭訴訟尋求改變,以避免因技術理由令選票失效。當中包括推動要求對以選舉日為戳記的選票進行計數,並使「簽名匹配法律」( signature-matching laws,以算法參考簽名數據間的相似度後決定簽名是否有效 )更加適合選民。

為回應訴訟,明尼蘇達州和賓夕法尼亞州均於本月同意,對以選舉日為戳記並在特定窗口內收到的選票進行計數。另在印第安納州,一位聯邦法官裁定,選舉官員在不通知選民的情況下,不能拒絕簽名有異的投票。

除此之外,美國各州亦正積極嘗試以各種方式降低廢票數量,如提倡公眾教育運動,鼓勵選民儘早歸還選票、對郵政署長施加壓力,並與郵政官員進行額外協調,另外還有新增新的投票箱、對選民進行在線投票跟踪、重新設計選票以及簡化選票說明等。

以威斯康星州為例,該州正在進行選民教育工作,指導選民如何使用其他方式取代親身投票。另外,北卡羅來納州亦放寬了疫情大流行期間的投票要求,允許以郵件投票者只須附上一名成年公證人的簽字一起郵寄即可。

註:美國部分州份原定要求缺席選票必須要有見證人簽名,該證人必須核實選票是否由選民合法填寫;沒有簽名的選票將不計算在內。州亦允許包括郵差在內的授權官員擔任證人。

州政府提倡公眾教育運動、對選民進行在線投票跟蹤等措施,能有效降低失效選票的數量嗎?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陳麗

國際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