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前線

有報告指「全球教育陷入空前緊急情況」,你也是受影響的一員嗎?

面對疫情帶來的衝擊,你認為各地區對教育的支援足夠嗎?


2020年3月,香港停課時期一間中學安排小量學生回校考模擬試。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20年3月,香港停課時期一間中學安排小量學生回校考模擬試。 攝:林振東/端傳媒

各國政府對復課規定搖擺不定,夾在狹縫中的跨境及國際學生如何求存?

學校停課學生學習規劃被打亂、部份學生網課設備缺乏完善,各地區及學生的教育差距該如何填補?

面對疫情帶來的衝擊,你認為各地區對教育的支援足夠嗎?

2019冠狀病毒於全球肆虐,各國因應疫情實施保持社交距離、自我隔離等防疫措施,當中包括學校停課以及提前放假等安排。根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監察資料顯示,全球143個國家正處於停課階段,合計逾10億學生受到影響。

##全球教育陷入空前緊急情況

據法新社報導,英國慈善機構「拯救兒童基金會」(Save the Children)於13日發出警告,表示疫情已造成「空前未有的教育緊急情況」,全球高達970萬孩童受學校關閉影響,恐怕難以重返校園求學。

基金會援引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資料指出,今年4月間全球有9成學生、高達16億年輕學子因各國實施防疫措施,無法進入學校上課。基金會亦擔憂,疫情危機帶來的經濟不利影響,恐怕迫使額外9000萬到1億1700萬兒童陷入貧困,連帶影響學校招生。另外,許多年輕人更必須提前工作、女孩們被迫早婚以支援原生家庭,而這種情況可能導致700萬到970萬名兒童永久輟學。

基金會警告,疫情危機還可能導致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國家的截至明年的教育預算減少770億美元。基金會執行長艾辛(Inger Ashing)表示,約1000萬名孩童可能永遠無法重返校園,指出這是「空前未見的教育緊急情況」,強調各國政府必須緊急投資於學習之上,否則「空前未有的預算削減,現有的貧富不均、男女不平等狀況將大爆發」。

伊拉克學生夢碎

事實上,基金會對疫情就學生帶來的影響及擔憂早已浮現。

有媒體報導,原在伊拉克巴格達「穆斯坦薩里亞大學」(Mustansariyah University)唸書、23歲的巴司馬(Basma Haitham)原為了到民間企業上班,早早就擬好了求學計畫:在取得英文系學位之後,再考取兩種語言證照,接着攻讀商業管理或口譯碩士。不過,隨着國內爆發示威,加上全球疫情肆虐,大專院校被勒令關閉。雖然,某課程仍然可以透過網路授課,但因為考試被取消或無法繳交期末專題的緣故,畢業典禮亦隨即順延,國際獎學金也受到影響,巴司馬的人生計劃則完全被疫情打亂。

另外,同樣為23歲的穆罕默德(Mayyada Mohammad)是巴格達大學(Baghdad University)美術系學生。按照教育規定,她必須在學校的工作室完成期末雕塑專題,但因學校及工作室因疫情緣故至今已經關閉超過兩個月。穆罕默德指出,最快於明年才能開始製作專題,所以會延遲畢業一年;但她同提到有同學因負擔不起,已經「得開始工作」。

美國國際學生或被驅逐

7月9日,美國移民暨海關執法局(ICE)下令,秋季學期課程均為在線授課的國際學生(包括持 F1 及 M1 學生簽證者),不能繼續留在美國,亦不會向他們發放簽證和允許他們入境,這引來成千上萬國際學生不滿。

其實這道命令並不是新規定,立意原是重申外國學生在美不可以全部線上授課的精神,並鼓勵留學生投入校園生活。但因美國疫情反覆,到了秋季新學期,採用線上課程的比例有所增加。據中央社報導,一名加州大學(UC)系統的研究生表示知道法令一早存在,但認為美國政府在疫情之下方「依法行政」並不合情理。

另針對美國當局的新規,哈佛大學、麻省理工學院、加州大學、史丹福大學和南加州大學表示已向法院起訴,指控有關當局的限制措施違反行政程序法,要求法庭發出緊急禁止令。當中,加州大學系統發布聲明批評,「正當全美大學生苦於對抗疫情的挑戰與不確定性,努力專注課業的同時,聯邦政府反覆無常又不正當的命令讓學生們陷入焦慮與不安」。

英美澳大學面臨財困危機

據BBC報導,英國智庫財政研究院(IFS)表示,由於全球疫情導致國際學生數量驟減,平時依賴國際學生為收入來源的知名大學收入將大幅下降。有IFS研究人員估算,除非得到政府財政救助,否則英國有約10%大學很可能面臨破產的「非常現實」前景。

2019年,英國教育業產值共高達731億英鎊,支持全國約3%的就業人口。但受2020年疫情影響,IFS一項研究顯示國際學生將變得「高度不確定」,使得英國教育業平均損失值達110億英鎊左右。而鑑於英國大學目前的危機,英國全國學生聯合會、英國大學和學院聯盟等都在積極呼籲政府介入,以便幫助大學抵禦疫情危機的衝擊,並引領教育逐步復蘇。

在澳洲,部份大學同樣因為國際學生數目大跌而面臨現金流危機,並處於「高財務風險」的艱難困境。澳洲拉籌伯大學(La Trobe University)發聲明指出,疫情正導致高等教育界面臨資金短缺和不確定性。另據澳洲政府預測,當地大學今年可能裁減21000個全職工作,其中包括7000個研究工作。

美國的大學也不例外。因受疫情影響,美國私立大學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 Hopkins University)的校長丹尼爾斯(Ronald Daniels)就曾於公開信寫道,預料下一年度學校將虧損多達3.75億美元(約港幣29億元)。丹尼爾斯稱,自大學決定暫停本科生、研究生和專業學生的課堂、中止實驗室的研究計劃及停止非急需手術,大學陷入前所未見的嚴重財務緊縮。

夾在狹縫中的學生如何求存?

7月9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與包括微軟(Microsoft)在內的全球教育合作夥伴舉行線上諮詢會議,討論如何在疫情期間、特別是在沒有互聯網或較難連接互聯網的地區,縮小20個英語和荷蘭語加勒比次區域的教育差距。

教育計劃專家Faryal Khan博士於會上強調,全球有必要探索一個將所有學生,包括來自低收入和資源匱乏地區的學生,整合在一起的遠程學習解決方案,旨在在疫情時代下,不讓任何人於教育中落後。

回看香港,教育局日前表示因應近日本地感染個案急升,全港中小學、幼稚園由今日起提早放暑假。不過,當中全港近2500名中三至中五級的跨境學童,則因為政府先後四度延期復課的措施而折騰。

香港國際社會服務社的總監廖金鳳,發現不少跨境學童家庭對政府「搖擺不定」的復課安排感到「無助」和「徬徨」。她形容對跨境家庭來說,政府每次復課的消息都在打亂他們的復課計劃,相關安排「倉卒混亂」。

此外,港府於4月28日宣布豁免頻繁往返陸港的跨境學童及商務人士的強制檢疫安排,但同時,深圳市口岸辦公室則要求深圳口岸入境的普通入境旅客要集中14日「自費隔離」。這種制度上的差異,既讓跨境學生需要「滯留」香港,又讓他們在兩地遊走的污名化下變得更加脆弱。

你是受疫情影響的學生群體中的一人嗎?疫情對你的學習計劃有帶來什麼影響嗎?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陳麗

國際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