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前線

美國頒令禁網課國際生留美,留學生或被驅逐,你如何看學術背後的政治角力?

你如何看有評論稱此令為「借疫情推行種族主義的仇外政治」?


2020年5月6日,美國伊利諾伊州一間高中畢業典禮上,學生們在拍照。  攝:Scott Olson/Getty Images
2020年5月6日,美國伊利諾伊州一間高中畢業典禮上,學生們在拍照。 攝:Scott Olson/Getty Images

對無法再入境美國完成學業的網課留學生而言,回國後所面臨的時差和缺乏完善的網絡設施等問題該如何解決?

疫情之下高等院校是否應該推行全網絡授課?你如何看有評論稱此令為「借疫情推行種族主義的仇外政治」?

特朗普早前已禁與解放軍有關的中國留學生入境,如今再禁網課留學生留美,學術自由與政治的邊界何在?

7月9日,美國移民和海關執法局(ICE)發布新規,明令秋季學期課程均為在線授課的國際學生(包括持 F1 及 M1 學生簽證者),不能繼續留在美國,亦不會向他們發放簽證和允許他們入境。該規定或將對成千上萬外國學生造成影響,哈佛大學和麻省理工學院已就此向法院提出上訴。

採取在線授課及面對面授課「混合」方案的大學不受入境禁令影響,但國際學生仍須滿足其所修課程不全為在線授課的限制。ICE建議,受該措施影響的學生可以考慮轉學。然而,ICE文件同時又規定,國際學生只有在僅提供在線授課的大學就讀,才可以以該校學生身份在母國遠程學習。

ICE將允許F-1學生(就讀於美國學院或大學、私立中學等)使用線上課程和線下課程混合的教學模式在美國留學(在非學術或職業培訓機構就讀的M-1簽證學生沒有資格獲得此項豁免)。不過,如果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死灰復燃,迫使學校從混合模式轉換為全在線教學,那麼他們的外國學生將需要在學期中期突然離開該國。

美國現行法規將針對外國學生的在線教學限制為每學期一班或三學分。但是由於疫情,ICE於3月實施了臨時規則,在實行公共衛生封鎖措施期間,學術機構可以完全在線上課。

值得注意的是,美國總統和政府官員也對美國高校秋季開學問題多有表態。美國國土安全部代理副秘書長肯·庫奇內利(Ken Cuccinelli)7月7日在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上為該政策辯護,稱政府正在防止「欺詐」,他表示:「如果校園不舉辦面對面的課程,則沒有理由讓持有學生簽證的人在美國」。美國總統特朗普則在新規公布後發推特,用全文大寫字母和三個歎號,要求「學校秋季必須開學!!!」(SCHOOLS MUST OPEN IN THE FALL!!!)

留美國高校國際生將遭受重大影響

如果採用全部在線授課,則意指已經在美國境內的國際學生面臨被驅逐;如果採用混合式授課或恢復正常上課,則目前沒有身在美國的國際學生將無法和其他學生一樣上課。

對佔據相當比例的中國學生而言,如果身在美國,在當前中美限航情況下,數月內並無充足航班供大量中國留學生回國;如果身在中國,在網絡長城阻礙下,以谷歌服務爲代表的重要學習資源可能無法支撐他們完成學業。

此外,許多國家或地區的時間差異和互聯網設施的不完善,以及部分國家的監視管制措施,都可能使定期上課幾乎成為不可能,或使學術討論變得具風險。如最近爆發社會騷亂的衣索比亞,目前就處於全國禁網狀態。

根據《高等教育紀事》整理,目前有24%的大學計劃在2020年秋季學期採用混合模式,另有9%的人計劃完全在線上課,超過一半的學校正在計劃開設面對面教學的學期。但如果美國2019冠狀病毒病確診人數繼續增加,這種情況可能會改變。另根據總部位於華盛頓特區的智囊團移民政策研究所的數據,截至2018年3月,約有120萬名受簽證影響的學生已在全國8700多所學校註冊。

美國高校等方面的反擊

美國哈佛大學和麻省理工學院(MIT)週三(7月8日)通告,已向馬薩諸塞州聯邦地區法院起訴,指控國土安全部(DHS)、移民和海關執法局(ICE)近日頒布有關限制國際學生簽證措施違反行政程序法,要求法庭發出緊急禁止令。訴訟書提及,聯邦政府借新規強迫大學恢復線下授課,卻沒有考慮到疫情期間學生安全等問題,大學與國際留學生都沒有足夠時間來應對額外風險。

受理此案的法官是前總統奧巴馬任命的艾里森·伯勞斯(Allison Burroughs),她曾於2017年對特朗普政府的行政命令發出禁止令,該行政命令試圖限制主要人口為穆斯林的部分國家的公民入境美國。

哈佛大學此前已宣布將實行網絡授課。

哈佛大學校長拉里·巴科(Lawrence S. Bacow)在通過電子郵件發送給《時代》的一份聲明中表示,該學校「深切關注」最近的ICE指南「對各種複雜問題採取了一種直截了當的方法,使國際學生,尤其是在線學習的學生計劃,除了離開該國或轉移學校外,別無選擇。」他在給師生的一封聲明中寫道,「這個規定在沒有通知下就下達,其殘酷性已不僅只是草率。我們認為,ICE規定是不良的公共政策,這是非法的。」他更直指,(該規定的)殘酷程度唯有其魯莽能超越。他稱學校將積極處理此案,以便該校及全國的國際學生能繼續學習而不受驅逐出境威脅。

麻省理工學院(MIT)校長瑞夫( L. Rafael Reif)在通知師生的公開信中強調MIT絕對歡迎國際學生,歡迎世界上最聰明、最有才華和最積極的學生是美國必不可少的力量。他說,「MIT的優勢是人——無論來自何方。」瑞夫還告知國際學生,學校不僅會採取法律手段,還會與他們保持密切聯繫。

白宮新聞秘書麥肯内妮(Kayleigh McEnany)回應,認為應是那些給了全部學費、但不能進行線下授課的國際留學生(students who have to pay full tuition with no access to in-person classes to attend)控告其學校,而非由哈佛大學及麻省理工學院對特朗普政府提訴。

根據紐約時報報導,行業組織美國教育理事會(American Council on Education)表示,它計劃提交一份簡報以支持訴訟,預計會有約25個高等教育協會加入,包括美國社區院校聯合會(American Association of Community Colleges)、美國大專院校聯合會(Association of American Universities)和贈地高等院校協會(Association of Land Grant Universities)。其中,美國大專院校聯合會代表65個科研機構,其發言人佩德羅·裡貝羅(Pedro Ribeiro):「我們聽到了許多成員的意見,他們對該規定的性質有一致的擔憂。」同時,包括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普林斯頓大學和康乃爾大學在內的許多學校的領導人本週發表聲明,支持他們的外國學生,批評政府的規定。

此外,麻省理工學院所在的馬薩諸塞州總檢察長毛拉·希利(Maura Healey)表示,考慮對ICE這項新規提起公訴。她形容規定「殘忍」且「非法」,「我們將通過起訴來阻止它」。

另根據福克斯電視台(FOX)報導,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學生正試圖僞造課程,以便外國學生可以滿足實體上課的條件並成功繼續留在美國。

社會各界評論

民主黨參議員沃倫(Elizabeth Warren)形容,這一規定是「毫無意義、殘酷與排外主義的」。她要求移民局和國土安全局撤銷這一規定。

紐約大學兼職教師、記者斯皮爾(Elizabeth Spiers)則指出,國際留學生來自不同的國家、位於不同的時區,要求他們全部回到家鄉遠程上網課,不切實際。

《波士頓環球報》發表社論,批評特朗普政府的這一新規會使得國際學生被迫輟學,而會加劇美國高校的經濟困境,更可能阻礙人才和創造性工作的重要來源。

英國《衛報》刊登一位美國大學教師的評論,評論指ICE發布的新規是借疫情推行種族主義的仇外政治,是美國高校國際學生的一場災難。

《華盛頓郵報》發布一名以色列移民的評論,評論認爲ICE新規定會給部分生活在中國等非民主國家的文科學生帶來危險、給巴基斯坦和孟加拉等時區差異較大的國際學生帶來不便,若出現國際學生退學潮則會加劇美國高校的財政危機,這種財政壓力會轉移到美國學生身上,更可能損害美國的技術發展和國際競爭力。

福布斯雜誌網站評論則認為,混合模式、純線上模式對國際學生而言都有不可克服的困難,認為至少可以考慮讓春季已在美國的國際學生繼續在美進行秋季學期的學習生活。

VOX報導指出,對學生移民群體進行針對性政策和發表攻擊言論是特朗普政府一直以來所奉行的政策。

《人民日報(海外版)》俠客島團隊發表評論,批評特朗普政府將一己私利擺在防疫思路與科學思路之前。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美國研究所所長滕建群認為,本次新規反映出美國政府正為了國內政治利益不斷炒作,白宮需要通過收緊移民、留學生的口袋,把有限資源配置給政府的「鐵杆支持者」。

疫情之下,你如何看有評論稱此令為「推行種族主義的仇外政治」?

文:端傳媒記者林東蔚

國際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