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因素

山東「合村併居」拆民房惹爭議,這是一場披着新時代外衣的「土地兼併」嗎?

「合村併居」是為了改善農民生產生活條件,還是地方政府藉此解決沉重債務的手段?你如何看?


北京順義高麗營鎮水坡村的一個藝術區。 圖:端傳媒
北京順義高麗營鎮水坡村的一個藝術區。 圖:端傳媒

中國下達的「鄉村振興」方針是實現因地制宜的土地規劃良方,還是為了滿足既得利益團體的「指標」?

「合村併居」是為了改善農民生產生活條件,還是地方政府藉此解決沉重債務的手段?你如何看?

強拆民房、補償爭議,中國鄉村規劃屢受批評,當局該如何做才能和平解決爭議?

2019年,中國國務院下發《關於建立國土空間規劃體系並監督實施的若干意見》(下文稱《意見》),要求編制「多規合一」的實用性村莊規劃。中央農辦等5部門下發《關於統籌推進村莊規劃工作的意見》,要求各省結合各級國土空間規劃編制工作,2019年年底完成村莊分類工作,2020年年底完成村莊布局。

當中,山東濟南、青島、菏澤等市就在2020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明確提及了「合村併居」政策要求。其中,菏澤市政府於報告中明言在2020年要完成土地增減掛鈎3萬畝以上;濟南市濟陽區則提出三年內完成全部村莊改造的計劃,並稱2020年要撤併三分之一的行政村。

根據齊魯網發布的文章,山東省目前農村常住人口達4900多萬,行政村6.9萬個,平均每條村有700多人。與廣東、浙江、江蘇等省相比,山東農村人口多,村莊規模小、密度大,「合村併居」可以幫助解決村級組織運轉成本高、「空心村」(指年輕人湧入城市打工,使得留在農村的均為老人)比例高、基礎設施建設成本高問題,從而改善農村基礎設施和農民生產生活條件。

此項目在近日得到大量的關注。有媒體及網友指出,在「合村併居」推行過程中,許多地方政府未準備好新安置房屋、或未給予村民足夠補償就已強行拆毀農民房屋,導致許多村民利益受損,部分村民更只能住在臨時搭建的房屋甚至窩棚裏。

17日,山東省自然資源廳廳長李琥於記者會表示,目前農村社區建設還處在探索推進階段,沒有下指標派任務,亦沒有大規模的大拆大建。李琥又在會上承諾「拆不拆、搬不搬、建不建,由農民群眾說了算」,指村民同意率必須達到95%以上才能實施。

不過外界種種質疑及批評仍然不斷發酵,對此,山東省委書記劉家義在27日參加美麗宜居鄉村建設會議時表示,一律暫停正在實施但群眾意見較大的、正在研究準備實施的、以及已經研究尚未實施的拆遷活動,進行重新甄別。

村民與工作組的衝突

實際上,山東「合村併居」政策所引發的爭議並非近日才發生。從2020年開始,便有村民與鄉鎮幹部就拆遷事宜上發生衝突。

據《南風窗》報導,今年4月中旬,位於山東省濱州市下屬的袁家村被納入了「合村併居」的範圍。一百多位鄉鎮幹部組成的工作組隨即進入袁家村,入戶宣傳動員,要求村民簽字同意拆房子。然而當局卻無法向村民承諾何時何地建好新社區。

而位於山東臨沂的李家村,從去年10月便開始遭政府大規模拆遷。有村民指出,留守家中的父母每天都要面對家中田地被挖、作物被損毀、斷路斷電、家門口被放鞭炮、房屋玻璃被砸碎等滋擾。

在「合村併居」的計劃中,村民與政府當局最難以調節的矛盾之一便是補償問題。根據濟寧大安鎮官莊管區六村社區建設過渡搬遷明白紙所示,工作組給予村民25天的搬遷時間,搬遷過渡補償為每月600元人民幣。除過渡補償外,同時發放每戶一次性搬家費1000元、獎勵金5000元及拆舊補助10000元。然而在村民的房子被拆後,無論其原來房子的大小、新舊等,該戶村民並不再獲任何補償。

此外,關於搬遷安置房的裝修工作目前尚處於規劃階段。

武漢大學中國鄉村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員呂德文撰文稱,最年山東各地農村大多已經完成了基礎設施建設,實現了村村通電通水,如今突然拆掉舊村,不但沒有必要,而且浪費政府財政,也浪費農民的財產。

武漢大學社會學院院長賀雪峰則指出,有人提到村莊最終必然城市化,但其認為即使村莊要消失,這也應當是一個自然而然的歷史進程。農民會依據自己家庭的資源禀賦、風險偏好和家庭結構來確定家庭進城策略。而農民即使能進城,他們一般也會理性保留農村的退路,不到萬不得已絕對不願拆自己的房子,因此認為山東地方政府在此項政策上操之過急。

加速開展「合村併居」的原因

早在2008年,「合村併居」工作便開始於山東德州試點實施,但是由於地方財力不支、建設用地指標買賣難等問題,使得該項目無疾而終。直到2019年國務院頒令要求對中國基層的自然村落進行規劃,山東省開始明確提出,在2020年底要完成所有試點的合村併居農村,對有條件、有需求的村莊實現村莊規劃應編盡編。

然而,山東政府為何如此着急加速政策的進程?在政策節點方面,當下疫情仍沒有退卻之下,有不少網友則猜測官方是否有乘人之危之意。

中國人民大學農業與農村發展學院教授溫鐵軍認為,山東政府急於推行「合村併居」與地方債務有緊密關係。他指出地方政府試圖通過「合村併居」的方式,將農村宅基地等置換成建設用地指標進行售賣,以減輕地方債務的壓力。

因此,溫鐵軍認為,如果國家不打算幫地方政府化解債務泡沫、金融泡沫以及地產泡沫,就擋不住地方政府「合村併居」的做法。

時評家張洪泉則直言「山東改革開放十四年,就辦了兩件事」:一是修了一條路,二是蓋了一座房,「一『合村並居』,啥都沒了」。同時,他亦認為官僚與利益團體是「合村併居」最直接的獲益者,因為「合村併居」的直接效果就是拉動地方生產總值增長,「給上級一種虛假惡繁榮,給某些人升遷埋下伏筆」,但指出受到剝削的最終還是農民。

除山東外,還有哪裏?

上述反覆提到的《意見》下達後,不光是山東,不少城市都加快了鄉村土地規劃工作,當中包括北京。

2019年12月,北京昌平區果莊村便有村民因別墅遭強拆,與民警發生肢體衝突。有村民苦訴,指出2016年該區域曾發生泥石流災害,當地政府將果莊村約120畝宅基地定為泥石流危險區域,要求居住在此地的居民全部搬遷,但並沒有向村民作出任何補償。再後來,村、鎮為了籌集資金在避險區修建了60多處產業房,望藉由經營民宿吸引外來投資進入,再用這部分錢款蓋房安置249戶村民。然而至2020年1月,昌平區政府部署逾600名特警、十輛挖掘車進入果莊村進行強拆。

6月29日,北京昌平區另一村落瓦窰村同樣發生強行拆遷事件,300多名法警和公安清晨嘗試入村,與村民爆發激烈衝突。警方更出動胡椒水和催淚彈,驅散200多名村民,對該區域別墅進行強拆。

據悉,瓦窰村村委會十多年前在村的集體用地上興建了一批別墅,並以開發文化創意產業園的名義,邀請城市人到當地投資買屋,不過到2018年,這批別墅被市政府認定別墅群為違法建築,勒令村民無條件自行拆除。

此外,不少利用鄉村老舊廠房建立起來的文創園區在此次整改中也成為焦點,比如北京順義水坡藝術區。自5月以來,來自北京水坡村所在地高麗營政府的工作人員,稱園區房屬違法建築,不日將進行拆除,催促藝術家們搬離。

政府要求有關人士在6月18日前撤出,隨後鎮政府將啟動拆除程序。曾向政府提出行政復議的企業主鄭興寶表示,自己與村集體經濟合作社合作,合同都未到期,斥當局僅一聲「拆」字令是不負責任的表現,令村民自治的法律體現形同虛設。

「合村併居」是為了改善農民生產生活條件,還是地方政府藉此解決沉重債務的手段?你如何看?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孫禕雯

中國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