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因素

中國力推海南自貿港,並率先落實金融業發展,你怎麼看海南的未來?

從北京城市副中心到雄安新區,中央屢屢提出的特區建設被批「雷聲大雨點小」,海南自貿港又會否重蹈覆轍?


海南省海口市。 攝:Stringer/Reuters/達志影像
海南省海口市。 攝:Stringer/Reuters/達志影像

自改革開放以來,海南屢受中央政策扶助發展,你如何看海南在中國的經濟建設中扮演的角色?

醞釀兩年,從自貿區到自貿港,對海南來說責任與任務有什麼不同?

從北京城市副中心到雄安新區,中央屢屢提出的特區建設被批「雷聲大雨點小」,海南自貿港又會否重蹈覆轍?

6月1日,中國國務院公布《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總體方案》,率先在海南自由貿易港落實金融業,以貿易投資自由化便利化為重點,支持建設國際能源、航運、產權、股權等交易場所。《方案》明確表示,海南自由貿易港的建設「是習近平總書記親自謀劃、親自部署、親自推動的改革開放重大舉措」。

海南自由貿易港的實施範圍為海南島全島。所謂自由貿易港,是指設在國家與地區境內、海關管理關卡之外的,允許境外貨物、資金自由進出的港口區。因此,海南自由港建設中的跨境資金流動如何自由便利,金融開放、尤其是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和國際化方面有哪些具體安排,倍受關注。

從定位上看,海南將與同為自由貿易港的香港形成競爭。海南將在2025年之前完成全島封關運作,「零關稅」制度將更為利好第三產業。按照《方案》,海南將「對島內居民消費的進境商品,實行正面清單管理,允許島內免稅購買」,並「放寬離島免稅購物額度至每年每人10萬元,擴大免稅商品種類」。

有評論認為,海南自由貿易港在2025年前完成第一階段建設後,將成為可以與香港媲美的購物中心,但在金融服務業等方面,很難取代香港的地位。國家發改委副主任林念修否認海南自貿港會取代香港,他認為海南自貿港與香港產業互補大於競爭。林念修稱,自貿港將進一步加強與粵港澳大灣區的聯動發展,積極開展務實有效合作,保障香港的長治久安和長期繁榮穩定,確保「一國兩制」實踐行穩致遠。

自由港的具體方案

2018年4月,在慶祝海南省經濟特區30週年大會上,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宣布海南全島建設自由貿易試驗區。時隔兩年,海南再次升級成為自由貿易港。

中共海南省委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辦公室副主任許建鵬表示,兩者有幾方面的區別。首先,自貿區承擔的任務是給貿易自由化探路。其次,雖然兩者都承擔着自由化和便利化的任務,但自貿區更側重經驗可複製可推廣,自貿港則是承擔對照國際通行規則的責任;此外,相比於自貿區,自貿港將更加強調「中國特色」。

在《方案》出爐後,當中有關全島封關、零關稅、個人所得稅封頂15%等措施備受關注。 首先,《方案》中提出了「一線放開,二線管住」的指導方案。所謂「一線放開」,指海南自貿港與國家海關邊境線之間的管理環節要放開。除了限制進口的貨物清單外,絕大多數進口貨物自由進出,免徵進口關稅。而放開一線後,「二線管住」則指海南自貿港和國內其他地區之間要設立新的管理環節。貨物從海南自由貿易港進入內地,原則上按進口規定辦理相關手續,照章徵收關稅和進口環節稅。

其次,此次海南自貿港的政策亮點之一就是建設「全島封關運作的海關監管特殊區域」。根據總體方案,海南將在2025年之前,做好封關運作準備工作並適時啟動全島封關運作。所謂「準備工作」,即制定一系列目錄清單,如進口徵稅商品目錄、限制進口貨物物品清單等。

在稅率方面,總體方案提出,海南自貿港將按照零關稅、低稅率、簡稅制、強法治、分階段的原則,逐步建立與高水平自由貿易港相適應的稅收制度。

除經貿方面,海南自貿港同時強調人才引進。除以薪酬作吸納人才的誘因外,方案中更提到將改善自貿港的生活環境、教育環境、醫療環境等,望可以創新人才的僱傭機制,提供人才彈性就業等等。

海南總是把「一手好牌」打爛?

自改革開放以來,海南在中央諸多個扶持政策下得到不少發展的機遇,然而從歷史發展來看,海南發展的成果仍有待商榷。

1988年是改革開放十週年,為了進一步深化改革和擴大開放的問題,中國需要驗證改革開放的成功經濟體係是否適用於廣大農村地區,尚未開發的海南成為試驗之地。在此情況下,海南從廣東脫離獨自成省。

隨後,中央提出加快住房制度改革步伐以促進海南改革開放。1992年,總人數不過655.8萬的海南出現了兩萬多家房地產公司。從1988年到1991年,海口三亞等熱門地區商品房價格基本維持在每平方米1300-1400元(人民幣,下同)之間,而1992年就躥升到每平方米5000元,1993年更是達到每平方米7500元的巔峰。

不過至翌年,海南樓市泡沫爆破,「天涯、海角、爛尾樓」霎眼成為海南改革的代名詞。房價物價雙高,開發商堆起了大量爛尾樓再脫手跑掉,海南政府前後用了七年時間,直到2006年,才完成處置積壓房地產的工作。

在處理完炒樓風暴後,海南曾擁有第二次機會。2010年1月4日,中國大陸發布文件,決定將海南建成世界一流海島休閒度假旅遊勝地,使之成為開放、綠色、文明、和諧的國際旅遊島。然而,海南國際旅遊島的建設卻不盡人意。在2018年統計的中國旅遊城市排行中,僅有三亞排在了全國47名,相較2017年下跌了30位。

同時,海南亦被爆出「宰客門」醜聞。2012年,一名微博用戶表示自己在三亞旅行時吃海鮮被宰4000元。該網友又經投訴後,當局更無視當地宰客風盛行之實,先後以「春節期間零投訴」、「無法舉證」冷漠應對,由此引發社會強烈反響。

在打造「國際旅遊島」的再次失敗之下,不少人開始分析海南的發展模式的困境。有分析指出,海南文化氛圍及長遠人才培養缺失,缺少優質大學,同時缺少標準化和高效率的跨國公司。故自改革開放以來,雖然政府對海南投入了足夠多的關注和資助,但是對於島內發展規劃的考慮並不完善。

其二,海南的交通可達度不足。從距離海南最近的廣東,除了直達的飛機外,便要經歷火車、大巴、渡輪、摩托車等多種交通方式前往,故為不少旅客和生意來往者帶來不便。瓊州海峽跨海大橋曾被指是提升海南島可達度的一大良方,可大橋自2008年開始商議建設問題,至今任未開工。

自貿港之前的特區成績如何?

中國自改革開放以來不斷推出經貿特區建設的概念,如深圳經濟特區、粵港澳大灣區、浦東新區等等。但是,這些經貿試驗區部份的成功很大情況都取決於其地地緣優勢,更有部分經貿區在推出幾年後逐漸變得沈寂。

2017年4月1日 ,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通知,決定設立河北雄安新區。此舉對於集中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探索人口經濟密集地區優化開發新模式,調整優化京津冀城市布局和空間結構。然而,就在中國政府宣布成立新區不到48個小時內,亂象隨即群生:當地爆發房子炒賣潮、政府緊急叫停私人樓房交易、一名縣書記也涉嫌利用新區發展的內幕消息獲利而被查。

《財新網》報導,雄安縣政府在4月2日禁止售賣樓房前,當地房子的價格已經暴漲至每平方米11000元人民幣,與2016年每平方米4000至8000元大相徑庭。

另外報導又提到,在原定建設方案中,雄安新區原意為幫助分散首都政治經濟風險。當時外界預計至2020年,將有一條貫穿北京與河北省的鐵路建成,雄安新區故此能與北京有更緊密的聯繫。然而新區發展至今三年,所得到的回饋卻未有當年宣傳時「千年大計、國家大事」般來的氣勢宏大。

有專家指出雄安新區缺乏水路運輸,沒有足夠的淡水供應去支持大規模的工業,而主要的金融與行政機構也留在北京,欠缺優勢。同時,河北省的行政區劃較小,要在當中得到一塊完整土地建立新城,當中存在巨大的拆遷安置,因此困難較多。

如今中央再落實於海南建設自貿港,屢失良機的海南是否能乘着政策之風再度發展?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孫禕雯

中國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