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因素

李克強形容「地攤經濟」是人間煙火、拯救中低收入人士的新方向,你如何看?

疫情後,「保就業」成為內地政策重點,「地攤經濟」能否作為中低收入人士的未來就業來源?


2020年2月23日,北京的市民正在一個地攡買食物。 攝:Thomas Peter/ Reuters/ 達志影像
2020年2月23日,北京的市民正在一個地攡買食物。 攝:Thomas Peter/ Reuters/ 達志影像

你的城市有發展過「地攤經濟」嗎?它對你的生活帶來什麼影響?

疫情後,「保就業」成為內地政策重點,「地攤經濟」能否作為中低收入人士的未來就業來源?

17年「驅趕低端人口」,但如今鼓勵發展「地攤經濟」,大陸當局在經濟政策下該如何保障及平衡各方利益?

6月1日,中國總理李克強赴山東煙台考察。在當地某老舊小區攤位,李克強提出「地攤經濟、小店經濟」是就業崗位的重要來源,形容地攤經濟是人間的煙火,和「高大上」(高端、大氣、上檔次)一樣,是中國的生機。

數日內,「地攤經濟」話題迅速成為微博熱搜榜榜首,閱讀數達12.2億。

疫情蔓延,對各地的經濟影響預料持續擴大,而「保就業」則成為大陸後疫情政策重點。在5月下旬落幕的兩會中,李克強表示,中國仍有6億人口月收入僅1000人民幣,疫情沒讓中國脫貧攻堅,甚至導致返貧,復蘇「地攤經濟」或是當下拯救中低收入人士的新方向。

5月27日,中央文明辦明確指出,在今年全國文明城市測評指標中,不將佔道經營、馬路市場、流動商販列為文明城市測評考核內容,可見中央向各地鬆綁「地攤經濟」提供了支持。翌日,四川成都出台機制, 明確規定佔道經營的時間、範圍等細節,讓馬路經濟有序進行。此外,浙江、江西、江蘇等地都有序開放了「地攤經濟」、「馬路經濟」。

各地的「地攤生意」開始在李克強點名浪潮下逐步開放,不過,不少攤檔卻因經營管理不善帶來不少環境問題。有網民提到,遼寧大連一夜市開放後,附近出現交通堵塞、衛生「一片狼藉」等情況。大連市購物節組委會辦公室工作人員受訪表示,網民所反映的夜市是商販自發的擺攤行為,缺少統一管理,對周邊環境以及交通造成了影響。目前,該夜市被停業整改。

地攤小販與城管的「糾葛」

上世紀90年代,隨着中國城鎮化進程的加快,大批農村人口不斷湧入城市,而城市也有大批工人隨着國企改革下崗,兩者則開始合二為一,構成了城市攤販的基本隊伍,「地攤經濟」逐現雛形。然而,城市管理問題隨之顯現,基於城市管控的需要,中國各地都漸漸組建城管警察性質的機構。

由於城管被賦予治理和維護城市管理秩序的部分執法權,但缺乏外部監管,在2010至2015年,中國各地不斷發生城管暴力執法以及街頭小販暴力抗爭等惡性事件。

2009年,瀋陽小販夏俊峰在與城管爭執時,使用隨身攜帶的切腸刀將兩名城管人員刺死,引發國內外關注。自此之後,2013年唐山市「商販向城管執法隊員下跪」、2011年貴州安順市發生警民衝突,城管車輛被推翻、2013年湖南瓜農死亡等多起事件,均起源於城管與小販衝突。

在解決城管與小販問題上,中央過去多次下達指令。如進行「城管改革」,將城管由「執法型」轉變為「服務型」。此外,杭州運用信息化和大數據,推出「貼心城管app」,利用移動程式提供一系列便民服務,減少城管的執法需要。

到了2020年,城管與小販關係出現大逆轉。在此次各省鬆綁地攤經濟政策下,甚至出現了城管邀請小販擺攤的情況。據澎湃新聞發布的影片顯示,一名城管副中隊長主動打電話向攤販邀約,只要在指定地點擺攤,不需要收租金,商販則表示難以置信,需要到場確認。

「地攤經濟」的發展初心和隱憂

各國經濟在疫情下受到衝擊。作為中國經濟命脈、創造大量就業的製造業仍陷於半停擺,又兼遇上外國「去中國化」的趨勢,令企業和投資者信心受損,導致失業問題非常嚴重。

因此,放寬擺地攤擺賣,成為大陸當局給出的解決「9億勞動力」就業的應變救急方法之一。

然而,若要開展地攤經濟,當中涉及多方障礙。首先是攤位費的問題,首當其衝的問題便是誰在收費?誰又有權收費?有消息指出,浙江省諸暨市劃定地攤餐飲店佔用城市道路收費標準,按照每天0.8元每平米收費。

不過如今,上級鼓勵發展「地攤經濟」,攤位需求急升,連帶衍生出炒賣攤位現象。大陸媒體透露,河南鄭州一向開放路段擺夜市,「區域綜合管理人員」指每個月攤位費是20元,不過由於近日「地攤經濟」登上新聞頭條,攤位費暴漲至3000元,被層層抬高的攤位費該如何追責則仍未解決。

此外,當政策重點傾斜中低收入人士,其他各方的利益該如何平衡,也是推動地攤經濟需要著重考量的地方——小販擺地攤獲得政策優待,支付較低攤位費就能在黃金路段做生意,然而對繳付較高租金和管理費的入鋪商家來說則不一定公平。

有網友發文指,(長春市)寬城區長新街扶貧市場門前免費停車場,現在用石墩圈起來,變為夜市,並向每個擺攤的商戶收取價格不等的攤位費。附近的駕駛者為此政策轉變做出代價,反問昔日停車位難找的城市,再配合上改建為攤位的停車場,城市秩序該如何維持?

不過與此同時,也有城市能夠做出「地攤經濟」模範,並在兩會期間得到李克強總理的點名表揚。3月15日,四川成都出台了「五允許一堅持」服務措施,設置了3.6萬個流動商販的攤位,創造了10萬個職位。當中具體措施為允許商販在一定區域設置臨時佔道攤點攤區和夜市;允許臨街店鋪越門經營;允許大型商場開展臨時佔道促銷等。以上措施令中心城區餐飲店鋪復工率超過98%。

參考外國經驗

地攤經濟其實有機會為城鎮化帶來全新的方向。據經濟觀察網的吳晨指出,全球的城鎮化經歷了一連串的變化。從美國式樣的攤大餅、發展郊區、依賴汽車的資源耗費型的城鎮化,日漸轉向如日本般的巨型城市城鎮化,強調密度、公共交通、可以行走的都市。吳晨認為這樣的都市需要重新發現和創造實體的「市場」,而這種市場就是源自人群自發組織起來的市集。

在歐美,很多城市都保留了農人市場(Farmers’ Market)的傳統,週六在市內的廣場或者城郊的空地上劃分出地區,允許大家擺攤。這種集市往往因為當中售賣的東西新鮮,創造了特別的逛街氛圍,成功吸引城市人的注意。

另外,在歐美城市更常見的是在自家的後院或者社區的空地上擺攤(yard sale)。不少較為拮据的留學生會選擇從鄰里的攤子上選購二手的、便宜的家具和生活用品,也算是一種倡導的循環經濟的實踐。

若結合中國特色以及以往經驗,吳晨指出,中國需要兩方面的思考。第一,應該如何鼓勵更多人參與到地攤經濟中,而不是簡單地把地攤經濟工具化和某種程度的「污名化」。讓有需要的人都可以真正從零工經濟中做到補貼家用,或者在面臨失業的當下可以有小小的創業機會。

第二,如何將地攤經濟和更廣泛的經濟連結,鼓勵簡約生活的循環經濟,滿足人群從中找到自己休整的空間。

地攤經濟會否是改造以往城管、小販經濟群像的轉捩點?還是一個引起城市管理混亂的短暫的紓困措施?你怎麼看?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孫禕雯

中國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