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前線

NASA X SpaceX首次載人任務:當探索太空再不是專利,你會想來趟太空旅行嗎?

若SpaceX研發的「獵鷹9號」火箭成功發射,將成為「民營航天」的里程碑,你如何看待升空計畫逐漸由私人企營挑大樑?


 2020年5月27日佛羅里達卡納維拉爾角的太空中心,宇航員鮑勃·貝肯(R)和道格·赫利(L)前往發射台的航天器。 攝:Joe Raedle/Getty Images
2020年5月27日佛羅里達卡納維拉爾角的太空中心,宇航員鮑勃·貝肯(R)和道格·赫利(L)前往發射台的航天器。 攝:Joe Raedle/Getty Images

若SpaceX研發的「獵鷹9號」火箭成功發射,將成為「民營航天」的里程碑,你如何看待升空計畫逐漸由私人企營挑大樑?

NASA將設計和生產太空載具的任務轉移到私人企業身上,以將節省下來的成本應用在其他新項目上,你贊成嗎?

有人認為太空競賽2.0即將來臨,而主角是中國與美國,你如何看待中美在航天領域的競爭?

按原定計劃,美國太空總署(NASA)及太空探索科技公司SpaceX太空船原於27日發射「獵鷹9號」火箭,將連同全新的「飛龍號」(Crew Dragon)太空船及兩名美國太空人赫利(Douglas Hurley)及本肯(Robert Behnken)搭載前往國際太空站(ISS)。不過因天氣惡劣的緣故,在火箭發射倒數計時不到17分鐘的時候,計劃被迫延遲。

根據NASA發布的資料,「飛龍號」在進入軌道後,兩名太空人和地面任務團隊將檢驗飛船在太空運行情況,並在發射24小時後與太空站進行會合對接。兩名太空人將與站內的其他太空人一同進行一系列實驗和研究任務。

此次發射任務被認為是美國航天事業的一個里程碑,主要原因在於自從NASA的航天飛機在2011年退役之後,NASA就一直在向俄羅斯支付數以千萬美元計的費用,用「聯盟號」(Soyuz)飛船將美國太空人送上太空。而「飛龍號」的發射則標誌着九年來,第一次有太空人從美國本土升空,故此任務對保持美國載人航天方面的優勢地位至關重要。

另外,因「飛龍號」和「獵鷹9號」都是由私人企業SpaceX製造,標誌著載人航天運輸走向商業化的轉折——企業將向政府或任何其他想要購買服務的機構或個人出售太空旅行。NASA希望這些私人企業能以更低的成本製造出航天器,從而節省納稅人的金錢。除此之外,在航天器製造完成之後,這些私人企業還可以通過出售航天器上的座位來實現盈利。

SpaceX公司以及背後的創新技術

21世紀初以來,NASA就一直有計劃尋求機構接手,將太空人員運往國際空間站(ISS)的任務。但自2003年,「哥倫比亞號」航天飛機在返回地球期間發生爆炸之後,NASA開始重點研發能夠抵達月球的替代飛船。

為了持續獲得足夠的費用支撐研發,NASA在運送人員和設備前往國際空間站的任務上,與私人企業合作則成為必要的一步。2014年,NASA就先後與SpaceX和航天巨頭波音(Boeing)立下載人航天合約。

SpaceX的創始人是馬斯克(Elon Musk)。其在2002年將線上支付服務PayPal出售給eBay後,已賺得超過1.6億美元。為渴望看到人類成為真正的太空穿梭文明,更成為他同年創辦SpaceX背後的動力。同時,他也是電動汽車生產企業特斯拉(Tesla)的聯合創始人和總設計師。

2015年,馬斯克提出「星鏈」(starlink)計畫,預計將在2019年到2020年,大規模的衛星發射將使約800顆衛星覆蓋美國本土;到2024年,將有4425顆小型衛星部署在近地軌道中。最終,12000多顆衛星將環繞在地球周圍,為全球各個角落提供高速互聯網接入服務,個人用戶帶寬將超過1Gbps。

同時,SpaceX公司也實現了「普通人升空」的夢想。據悉,創始人馬斯克與美國私人太空站製造商Axiom Space簽署合約,在2021年下半年讓旅客在一名指揮官陪同下,搭乘「龍飛船」(Crew Dragon)進入太空。而較早前,已有8名太空旅客曾透過「太空探險公司」(Space Adventures)乘坐俄羅斯「聯盟號」(Soyuz)火箭到訪國際太空站。

「民營航天」的機遇和挑戰

自從人類可以探索太空以來,政府幾乎主宰了航空產業的發展。在過去半個世紀中,NASA雖然通過僱傭承包商來製造火箭,但是在生產和設計方面,NASA依然維持著完整的控制權。在這個情況下,火箭的造價一直居高不下。

因此,NASA一直希望找到一個低成本方案,將節省下來的成本應用在其他更具挑戰性的項目上。2004年,NASA建立了一個新的太空商業模式,稱為商業軌道運輸服務(COTS)。在此項目中,NASA將成為投資者,將設計和生產太空載具的任務轉移到私人企業身上。NASA還希望能夠有多家企業參與這個項目,以此來促進競爭,並刺激企業尋找降低成本的方式。

而這個計劃在現實中也的確起到了效果。COTS選擇了SpaceX作為其初始供應商之一,在NASA的幫助下,開發了「獵鷹9號」(Falcon 9)火箭和Dragon貨倉。 SpaceX還使用其火箭發生了多顆商用人造衛星。

然而,在「民營航天」模式下也引發了大眾在倫理方面的思考——COTS是否只催生出了商用載具?人類登上太空的意義、國家的意義是否逐漸在削弱?

在「民營航天」下,NASA不必再參與設計會議,而且也不用在主導整個設計和生產過程。因此有專家認為,由於這個項目的目的是要將人類送上太空,因此NASA永遠都需要保持一定的參與度。在宇航員的生命安全面前,最重要的並不是NASA將採取哪種承包方式,而是要確保宇航員的安全。

新一代太空競賽

在上世紀的太空軍備競賽中,美國把軍用技術做民用轉化,把先進的航天技術轉化成商業產品,雖然在「阿波羅計劃」(月球探測計劃)上投了很多錢,但後續回報也非常高。蘇聯卻深陷軍備競賽的泥潭中,幾乎沒有民用技術沉澱。

然而如今,美國在航天事業對中國的謹慎堤防態度,也令人反思新一代的太空競賽是否可能來臨。

由80年代開始,中美進行商用衛星發射合作,直至1999年美國以國家安全利益為藉口,拒絕發放亞太移動通信衛星出口許可證,令合作一度中斷。自此以來,在衛星領域的合作是中美的禁區——2011年,美國立法禁止美國宇航局、白宮科技政策辦公室使用政府資金,與中國在空間及科技領域合作,也不允許接待中國官方訪問者,導致兩國航天領域的交流徹底中斷。2012年4月,美國國務院和國防部發布報告稱,中國在航天領域取得的進步「部分歸功於成功的間諜活動」。

對於無法加入「太空精英俱樂部」一員,中國開始組建自己領導的航天組織。2008年,亞太空間合作組織(APSCO)在北京成立,由中國主導。目前,已有七個亞太國家正式成為亞太空間合作組織成員。

然而,部分研究人員認為中國與美國航天工程不在同一起跑線,因此太空競賽「言過其實」。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航太安全項目總監Todd Harrison認為,中國較早前曾有月球車登陸月球,但美國早在60年代就登陸了。因此中國是正在趕上,不是帶頭。

有人認為太空競賽2.0即將來臨,而主角是中國與美國,你如何看待中美在航天領域的競爭?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孫禕文

國際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