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因素 香江霧語

「港版國安法」繞過立法會由港府頒布實施,你如何看香港的「高度自治」?

中央的「直接操刀」是否違反《基本法》 及「一國兩制」的原則?你如何看?


2020年5月22日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聯同司局長和行政會議成員召開記者會,表明支持人大就「國安法」立法。 攝:陳焯煇/端傳媒
2020年5月22日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聯同司局長和行政會議成員召開記者會,表明支持人大就「國安法」立法。 攝:陳焯煇/端傳媒

過去近一年的反修例運動,是否激發中央「出手」的最後一根稻草?事件又會否激發新一輪的示威抗爭?

中央的「直接操刀」是否違反《基本法》 及「一國兩制」的原則?你如何看?

澳門於2009年通過《維護國家安全法》,而法例一直未有使用,你如何看澳門的前車之鑑?兩者之間的「國安法」有可比的地方嗎?

中國第十三屆全國人大第三次會議今日(22日)開幕,議程中包括審議《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草案)》議案。有關議案將以《基本法》附件三方式頒布,直接在港實施。

由於議案繞過立法會,毋需香港自行立法,消息在香港和國際社會引起強烈反響。在經濟方面,市場關注香港政治前景,消息引發出恐慌的情緒致港股創五年來最大跌幅,收市大跌1349點,報22930點,跌幅約5%。

各方回應

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發表聲明,表示特區政府支持有關決定;人大通過後,政府將全力配合人大常委會儘快完成有關立法,履行國家安全的職責。

林鄭月娥指,《決定》不會影響香港居民依法享有的各項權利和自由,也不會影響香港司法機關行使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鑒於香港面臨的國家安全局勢日趨嚴峻,行政立法機關難以在一段可見時間自行完成維護國家安全的立法,故特區政府支持全國人大的決定。其又指《決定》沒有修改《基本法》,也沒有取代或排斥《基本法》第23條規定香港特區應自行立法禁止危害國家安全行為的憲制責任和法律義務;強調香港特區仍有儘早完成《基本法》第23條規定的立法責任。

國務院港澳辦發言人表示,全國人大作出有關決定是「十分即時、十分必要、十分重要」。發言人強調此次針對的只是分裂國家和顛覆國家政權、組織實施恐怖活動的行為,以及境外勢力干預香港事務的活動,無損香港居民依法享有遊行集會等權利,又指「一國兩制」及高度自治方針不會改變,外國投資者在港利益也會繼續得到保障。

民主派昨晚召開記者會時已表達相關憂慮。民主派會議召集人陳淑莊斥中央繞過立法會,為香港「度身訂做立法」,視《基本法》與一國兩制如無物,形同一國一制。她認為中央漠視港人對23 條擔憂,沒諮詢下強推國安法非常不智。

民陣召集人岑子杰則表示,過去半年的《蒙面法》和限聚令,對香港造成極大傷害,法例模糊不清,成為警方濫權工具;若由政府公布「國安法」,有關「分裂國家」等定義均由政府決定,擔心會立一條傷害港人的法律。

法律爭議

外間均關注中央的「直接操刀」是否違反《基本法》 及「一國兩制」的原則。

根據《基本法》第18條,凡在附件三的法律,「由香港特別行政區在當地公布或立法實施」,據時任政制事務局長孫明揚1999年2月10日在立法會會議表示,如某條全國性法律有必要作本地化修改或適應才可在港實施,該全國性法律便透過本地立法方式實施;否則,便會以公布的方式實施。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認為,全國性法律如中國國慶日、領海等不涉及影響香港的,可直接頒布並實施;如果牽涉罰則、刑責,因內地憲法和香港基本法「格格不入」,因此「港區國安法」須以本地立法方式進行,以釐清法律歧異。但此次人大常委會提出「港版國安法」,張達明認為等同為香港度身訂做法律,繞過本地立法,以普通法寫法直接代替香港立法。如是者則背離了《基本法》原意,等同宣布了「一國兩制」無效。

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則表示,中央跳過立法會,直接撰寫「香港國安法」具體操作並不困難,「如不用『勞改』、『行政拘留』等字眼,用基本法的字眼寫明什麼是違法、違法如何處理」。他透露,中央對在香港就國家安全立法已研究多年,有多手準備。

另外,身兼基本法委員會成員的港區人大副團長黃玉山認為,此次針對國家層面立法,是由於香港近年來受外國影響,出現暴動和恐怖主義傾向的行為,國家安全受到威脅,中央「忍無可忍」,國家「特事特辦」的作法。他認為港人在《基本法》下的保障都沒有改變,不認為是撕毀《基本法》。

國際間的反應

在國外,多國均對「港版國安法」反映強烈意見。

21日,特朗普在離開白宮前時簡短回覆記者稱,中國若在香港推進「國安法」,「我們會非常強力地回應」。據《華爾街日報》報導,美國參議員正準備提出一項法案,將制裁在香港執行「國安法」的官員和實體(entities),並對這些實體開展業務的銀行處以罰款。智庫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中國研究主任白明(Jude Blanchette)指出,「國安法」可能導致美國終止香港的特殊待遇、將香港和中國內地同等對待。另外,若美國移除對港的特殊關稅區待遇,意味着美國將對香港限制科技出口,施加關稅,將與深圳、上海無異。

據BBC報導,英國政界也面對政治壓力,要求對中國實施某種形式政治和經濟反制。前港督彭定康爵士致函英國外相拉布 (Dominic Raab),要求英國政府不能坐視1985年生效的《中英聯合聲明》「被北京單方廢棄」,指此舉是「對香港自治、法治和基本自由的全面攻擊」。英國執政保守黨內部也有大量議員呼籲政府重新評估和北京的政治、經濟關係。

台灣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則對事件表示高度關切,認為解決香港問題,在於北京與香港政府必須真誠回應港人訴求,具體落實對香港自由民主的承諾,而非限制港人的自由與民主。他同時表示,事件同時證明「一國兩制」與自由民主必然相互抵觸,更讓台灣堅定守護自由民主與主權的決心。

2009年澳門「國安法」

2003年,港府曾推出「23條」立法文件《國家安全(立法條文)條例草案》,但最終觸發50萬人上街抗議而宣告撤回。

澳門立法會則在2009年通過《維護國家安全法》,落實基本法第23條的本地立法工作。據澳門「國安法」規定,若觸犯叛國、分裂國家及顛覆中央人民政府,最高可處25年徒刑。而後,澳門當局且繼續通過一系列措施完善有關國家安全的條款:2018年設立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主要負責統籌和協調澳門一切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及發展利益的工作。2019年2月修訂《司法組織綱要》,規定只有屬於中國公民的法官和警察官,才可被指派處理《維護國家安全法》的犯罪。

至今年1月,澳門立法會修訂《司法警察局》法律和設立《司法警察局特別職程制度》,賦予司法警察局調查危害國家安全犯罪的專屬職權。

澳門於2009年通過《維護國家安全法》,而法例一直未有使用,你如何看澳門這前車之鑑?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吳迪

中國因素 香江霧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