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前線

贏家可以優先接種疫苗、輸家要靠價高者得?你如何看疫情下各國的疫苗競賽?

多國爭相研發疫苗抗擊疫情,有專家警告「疫苗民族主義」抬頭將窒礙全球抗疫,你如何看?


2020年5月4日,非洲盧旺達的小孩站在白色圈子裡排隊等巴士。 攝:Simon Wohlfahrt/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5月4日,非洲盧旺達的小孩站在白色圈子裡排隊等巴士。 攝:Simon Wohlfahrt/AFP via Getty Images

多國爭相研發疫苗抗擊疫情,有專家警告「疫苗民族主義」抬頭將窒礙全球抗疫,你如何看?

在病毒威脅下,疫苗成為「戰略資產」,但對於一些貧窮、發展力弱的國家而言,犧牲是否無可避免?你怎麼看未來疫苗分配的前景?

國內優先接種?價高者得?一種全球性、合乎道德的疫苗政策該如何制定?

2019冠狀病毒在全球蔓延,各國政府、藥廠、實驗室都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爭相研發疫苗。但有專家警告,因疫苗競賽而衍生的「疫苗民族主義」,可能會阻礙全球防疫進程。

13日,法國製藥公司賽諾菲(Sanofi)首席執行官赫德森(Paul Hudson)接受彭博社採訪時表示,因為美國為賽諾菲研發提供資金,所以美國肺炎患者可以優先接種疫苗。這一說法隨即引發法國政府和政客的抨擊。法國總統馬克龍也透過總統府發言人批評這一言論,稱疫苗不應受市場機制限制,因為病毒無國界。雖然賽諾菲高層第二日作出澄清,改口指疫苗屬於公共財產,會平衡供應。但有論者認為這舉動已反應了疫苗競賽中的「民族主義傾向」。

早在10日,新加坡聯合早報就發文,疫苗科研已經成為人類歷史上,科學家和病毒最激烈的一場賽跑。但提到一旦疫苗被研製出來,如何分配將會是全世界面對的難題。英國衛報也提出一系列擔憂:疫苗如何共享、由誰決定?應該賣給出價最高的人嗎?如何阻止一國政府限制本國疫苗的出口?

這些擔憂並非沒有依據。2009年,H1N1流感全球大流行,當時澳洲政府要求疫苗製造商優先供應國內需求,待國內完成接種後,才可以出口他國。同時由於生產協議,疫苗主要被銷往富裕國家,貧窮國家的疫苗供應被排在最後,間接導致非洲和東南亞死亡人數「不成比例」地增加。

據學者估計,目前距離成功研製2019冠狀病毒疫苗至少還要12至18個月的時間;而在未來一年內,各國都會四處排隊搶購,但目前沒有任何的流程規則去確保公平分配。英國惠康基金會(Wellcome Trust)疫苗負責人查理·韋勒預計,在疫苗上市一年後,仍然可能出現供應不足的情況,數十億疫苗的需求很難滿足,稱排隊是「無可避免」。

英國衛報則分析,一些國家將試圖通過向一些潛在疫苗生產商提供資金的方式,獲得「優先購買權」來確保本國的供應,但是同樣沒有一個系統可以監督這些協議對全球公平分配的影響。

大國「疫苗戰」

除了公平分配的問題之外,各大國或將疫苗研發加入政治考量更引起外界關注。

復旦大學國際問題研究院院長表示,在病毒威脅下,疫苗成為「戰略資產」,形容「誰有了疫苗,就像冷戰時誰有了核武器」;認為現時各國能早於他人研發出疫苗,意義超越醫學,更具安全、政治和國際戰略的重要意義。

美國前任食品藥物管理局(FDA)局長哥德堡(Scott Gottlieb)發文:「美國需要贏得疫苗競賽,誰先能讓國民免疫,在經濟復甦和全球影響力上也有優勢。」生物科技投資基金創辦人隆卡爾(Brad Loncar)同樣將「中美疫苗開發戰」,擬比成冷戰時美國和蘇聯的太空競賽。

但美國前副助理國務卿謝淑麗(Susan Shirk)則擔憂,如果各國沒事先就共享疫苗方案達成共識,可能會引發一場醜陋的地緣政治鬥爭,導致更多人喪生。澳洲衛生專家哈頓(Jane Halton)在接受衛報採訪時認為,如果疫苗民族主義存在,即一個國家不分享疫苗,就得犧牲其他國家為代價,「那麼每個人都將繼續遭受苦難」。

早前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和比爾·蓋茲太太梅琳達蓋茨(Melinda Gates)等曾表態支持世衛倡議,在全球範圍內平等供應疫苗和任何治療,但中國、美國、俄羅斯、印度等大國卻並未參與其中。

5月4日,歐盟、加拿大、沙特阿拉伯等逾30國及機構發起募捐,籌集80億美元以研發、製造和分發病毒疫苗和療法,但美國、印度、俄羅斯缺席這次募捐,中國僅由其駐歐盟大使代表參加。

如何建立公平的疫苗分配政策?

英國金融時報專欄作家戴維·皮林指出,任何疫苗在部署時,都應該儘可能地為公眾健康創造最大利益,「無論他們生活在哪裡,也無論他們的負擔能力如何」。但其批評在面對此次疫情上時,疫苗的部署就像是「一種空想」。

皮林提到疫苗應是全球公共財產,國家間貧富差距導致疫苗分配不均的問題,可以通過藥品獲取原則來解決。他舉例2001年,在《〈與貿易有關的智慧財產權協議〉和公眾健康多哈宣言》中,世界貿易組織明確表示,在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中,政府可以忽視專利權,就此促成了分級定價體系:製藥集團在較度與國家中賺取利潤,在貧窮國家以低價出售藥品。

同時,國際上也有旨在幫助公平分配疫苗的組織,最著名的就是全球疫苗免疫聯盟(GAVI)和流行病防範創新聯盟(CEPI),通過購買一定數量疫苗,以解決市場失靈的問題。皮林又指出,大多數疫苗都是國際合作的產物,如一種對抗伊波拉病毒的疫苗,就是由加拿大發現、美國研發、德國生產,強調「任何一國都不太可能獨佔一種疫苗」。

當研發疫苗成為各國間的一種競賽,你如何看這場比賽的贏家和輸家?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吳迪

國際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