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爾摩沙

台北車站大廳擬永久禁止席地而坐,有網友號召「坐爆台北車站」 ,你怎麼看?

外界針對大廳空間的使用屢有爭議,你如何看待台北車站大廳作為公共空間的論述?


2020年2月29日台北車站,乘客在車站大堂席地而坐。 攝:陳焯煇/端傳媒
2020年2月29日台北車站,乘客在車站大堂席地而坐。 攝:陳焯煇/端傳媒

你有去過台北車站嗎?你支持台北車站禁止席地而坐嗎?

對台灣移工而言,台北車站大廳一向是其聚會休閒的地點,有論者認為台鐵決策有悖社包容多元等價值,你如何看?

外界針對大廳空間的使用屢有爭議,你如何看待台北車站大廳作為公共空間的論述?

「經典黑白格」的台北車站大廳一直為台北的標誌之一,民眾旅客常於此地席地聊天、聚集。但因應2019冠狀肺炎疫情影響,台灣鐵路管理局宣布由2月29日至4月30日,禁止群眾於台北車站大廳席地而坐及群聚。不過,近來台灣本土疫情雖逐漸穩定,台鐵局卻打算延續相關禁令,表示在未來也未必開放大廳供民眾席地群聚。

而5月24日為穆斯林的開齋節,在過往穆斯林移工都會在台北車站大廳聚會慶祝。日前台鐵針對開齋節開會決議,認為國際疫情未穩,群聚限令仍未解除,因此當天亦不會開放大廳讓民眾聚會;台鐵同時強調,任何室內場站都未提供席地而坐的服務;稱若移工朋友有群聚需要,可移到室外舉行。

消息傳出後隨即引起外界爭議。交通部部長林佳龍在Facebook發文,認為「車站的公共空間,應在符合疏運及安全的前提下,盡可能提供包括移工在內的所有民眾共享,同時應避免標籤化特定族群。」有網友則發起「坐爆台北車站」活動,向台鐵表達不滿。

大廳現今及過往的爭議

台北站站長黃榮華受訪時指,自「席地而坐」明文禁止後,車站環境整體更為「清爽」,故台鐵傾向將來也不開放席地而坐。但有網友不滿台鐵局的相關安排,質疑這項決策與台灣社會多元、包容等價值相悖。

有人在Facebook發起於23日「坐爆台北車站,野餐唱歌靜坐躺臥皆可」活動,抗議台鐵局「藉著疫情永久禁止席地而坐」。截至5月19日5點半,已經有逾3700人對活動表示有興趣,近700人表示將會參加。但有不少人在該活動專頁底下留言,認為車站主要供旅客使用,而非聚餐場所,群眾聚集除了不利旅客移動,亦有礙觀瞻;提到如果想使用場地,就必須支付租用費用。同時也有人認為疫情尚未完全穩定,在車站聚集抗議非常不智。

對此,台鐵表示目前仍在防疫情期間,按照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的規範,北車大廳仍然禁止席地而坐及群聚,如果故意違反規定可依法開罰。

台北車站自2011年開始有商場進駐,原本處中央區的票房移往西側,中庭大廳設計成棋盤格的多功能展演廳,並提供租借服務,舉行公共藝術及商業活動。無人租用時,假日便會有民眾在此聚集。

但在2012年開齋節後,台北車站大廳以圍欄柱圍起,引發勞工團體抗議。2013年,一名台南檢察官於Facebook發文稱「台北車站已被外勞攻陷」,此言引發網民討論。有評論指出,這種論述忽視了台灣社會對勞工的結構性不友善,如台灣僅有七座清真寺,難以容納大量穆斯林;另外勞工工資低廉,無法支付租用場地的高昂費用等。而台北車站交通方便,環境舒適,自然成為他們聚集的去處。

在台穆斯林的開齋節

每年伊斯蘭曆第九個月為伊斯蘭教徒的「齋戒月」。該月內,穆斯林在每天日出到日落之間不可進食、性交等,日落之後才可開齋、正常飲食。結束齋戒月之後連續三天都是開齋節,穆斯林多會在這天與親友相聚、分享美食來慶祝。故開齋節對穆斯林而言是一年中最重要的節日之一。

截至2019年年底,台灣共有月27萬名印尼籍勞工。自2012年開始,便有過萬名印尼勞工在台北車站內聚集,一同慶祝開齋節。過往台灣各縣市政府也會舉辦開齋節活動,其中最多人參與的便是在台北車站大廳舉行之開齋派對,及在大安森林公園開齋節暨穆斯林嘉年華。但今年受到疫情影響,市政府擔憂相關聚群會成疫情破口,宣布取消嘉年華活動。

至於台鐵局日前表示因群聚限令仍未解除,今年開齋節當天亦不會開放大廳讓民眾聚會,台鐵局副局長馮輝昇則強調,台鐵室內場站從未有過提供席地而坐的服務項目,表示「是自然而然發生的現象」。而該政策並未針對任何人,更不是針對移工,而是在多重考慮下所做的決定,

台北車站作為公共空間的討論

位於台灣新北市的燦爛時光書店,自2016年初開始發起「北車地板行動圖書館」,逢星期日會在台北車站大廳擺書攤,免費提供給移工們借閲,也同時開闢對東南亞移工的友善空間。

有一店員觀察,假日在台北車站聚集的不只有外籍勞工,當中也有不少台灣人;而韓國旅遊節目《花漾爺爺》曾經在台北車站拍攝,主持人認為車站可以讓人隨意席地而坐,「每一個空間都是開放的、自由的,很帥!」這名店員因而認為,台北車站對任何人敞開的大廳,就是與其他車站最有競爭力的地方,「不是車票也不是便當,只有台北車站大廳產生了這麼多可能」,「是一個足以引領著台鐵走向國際的最佳籌碼」,希望這樣美好的地方不要消失。

另外,對網友所反問當局的「公共空間憑什麼不能席地而坐?」一事,2013年就曾有論者就台北車站大廳作為公共空間一事展開討論。其認為當人們把台北車站大廳定義為公共空間,意味着它不限制來者的身分,「只要你是人,你都可以進入、使用這個空間」。

他提出台北車站大廳所引起的爭議有二:一,對外籍勞工的不友善,引申出二,公告大廳中禁止飲食、躺臥。首先,台灣引進外籍勞工卻忽略他們有文化、宗教、節慶等種種需求。而台北車站做為交通樞紐,在地緣關係上自然而然地成為一個外籍勞工的集中點;作為一個免費、開放的公共空間。

而對台北車站公告大廳中禁止飲食、躺臥,則引申出「公共空間商品化」的議題。他提出,公共空間是所有公眾都能任意進入、使用的空間,這個「任意」必須建立在自由的概念之上。強調車站大廳,帶有中繼性質,其服務本體除了旅客之外,也包含逛街、休息、會面等各種目的之人群。故認為「佔領台北車站大廳」行動,是為了先把公共空間從商品化的趨勢中奪回,再來是奪回「人」的完整性。

你有去過台北車站嗎?你支持台北車站禁止席地而坐嗎?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陳燕婷

福爾摩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