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霧語

疫情緩和示威活動再起,有評論擔憂「限聚令」會限制市民表達訴求,你如何看?

「限聚令」等防疫措施實施期間,警方多次針對支持抗爭者的餐廳執法,你認為警方做法有否濫權?


2020年5月1日,市民在沙田新城市廣場發起「和你Sing」行動,防暴警以違反限聚令為由到場驅散市民。 攝:劉子康/端傳媒
2020年5月1日,市民在沙田新城市廣場發起「和你Sing」行動,防暴警以違反限聚令為由到場驅散市民。 攝:劉子康/端傳媒

「限聚令」等防疫措施實施期間,警方多次針對支持抗爭者的餐廳執法,你認為警方做法有否濫權?

警方曾以「限聚令」仍生效為由反對遊行申請,有評論認為警方濫用規令「以抗疫為名,打壓為實」,你如何看?

香港至今已連續18日沒有出現本地感染個案,疫情大致回緩,政府應該在此時撤銷「限聚令」嗎?

隨着香港2019冠狀肺炎疫情加劇,特區政府頒布「限聚令」,3月29日起禁止4人以上在公眾地方聚會;該項法例將於本週四(5月7日)屆滿。林鄭月娥今日(5日)下午召開記者會,宣布「限聚令」再延長14日,但人數上限由4人增至8人。然而該項措施實施以來便接連受到各界批評。

防疫措施引發的憂慮

香港至今已連續18日沒有出現本地感染個案;隨著疫情稍見放緩,加上反修例運動週年將至,示威活動開始再度活躍。職工盟早前就五一遊行向警方申請不反對通知書,但遭警方以「限聚令」仍生效、增加病毒傳播風險等理由反對申請,職工盟提出上訴亦遭駁回。

職工盟主席吳敏兒對警方的決定感到失望及憤怒。她表示申請時已承諾做出所有預防措施以降低感染風險,惟申請仍遭警方拒絕;質疑警方以保護公眾健康為名,打壓市民表達訴求的權利。職工盟因而將遊行改為聯同各工會及民主派議員擺街站。

職工盟秘書長、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則指警方以「限聚令」為由拒絕申請是「走後門」,並憂慮警方會否以抗疫為名,禁止六四集會。據明報4月底時引述一名警方消息人士,警方關注六四晚會,表示屆時即使「限聚令」取消,警方也可因應疫情,運用《公安條例》以公共安全為由,拒絕集會申請。

而警方代表則表示有關決定是鑑於衞生署及參考專家意見後,認為大型群眾活動或會增加疫情傳播的風險,故反對遊行申請。

對警方執法標準的不滿

然而,「五一公假」當日,香港各區亦發生多宗與「限聚令」相關的執法爭議。其中,有網民在沙田新城市廣場發起「和你唱」行動,兩名網媒記者在採訪期間,遭警方以「限聚令」票控。

今日香港記者協會就此事去信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要求澄清以什麼準則判斷記者身分,並解釋法例的豁免範圍。因警方早前曾聲稱,任何出席公眾活動人士,抱有共同聚集目的,均屬於公眾地方進行群組聚集;如活動有多於4人參與,無論是否相距1.5米,都違反「限聚令」。因此有輿論擔憂日後的反修例運動示威受到影響。

有評論認為,警方在商場執法時不理會人際距離和傳播風險,將商場中的活動參與者、途人、購物人士一併視為單一受禁群組聚集的參與者,進行拘查和檢控,認為「這樣詮釋和執行法律非常危險」。他又指出,日後假如市民被商場中庭播放的短片吸引而圍觀,也可能因為有警方所言「共同目的」而誤墮法網,批評警方執法方式違背「限聚令」用意。

除「限聚令」外,政府3月底亦曾公佈6項針對食肆的防疫措施,其中要求食肆餐桌之間必須相距1.5米。措施實施後,警方多次被指以執行法令為名,故意針對支持反修例運動的店舖(「黃店」);其中「光榮飲食」在Facebook專頁表示,警方在3月29日多次巡查其旗下冰室,其中兩次巡查相隔不夠15分鐘。

3月31日,十多名警員於午市時間巡查黎智英次子黎耀恩開設的「四季常餐」,擾攘45分鐘後指其餐桌相距僅1.1米,最終作出口頭警告。民主黨林卓廷指政府以公眾健康為由實施規例,變相令警方獲更大權力;而現時警方多次針對支持抗爭者的餐廳執法,作法涉嫌濫權;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則在其Facebook發文,指林卓廷說法未有提及公民黨陳淑莊於其酒吧聚集,違反「限聚令」遭查一事。

應否取消限聚令的討論

政府抗疫督導委員會專家顧問許樹昌指,目前香港疫情緩和,但也要等28天才算受控,其認為可以逐步放寬限聚令,包括增加食肆每枱人數,但酒吧、卡拉OK等高危場所應該繼續關閉。

醫學會傳染病顧問委員會主席梁子超則認為,目前商場、大眾交通工具等地方已經常有多人聚集,禁止4人聚集已經沒有意思,只要全民戴口罩,政府可以撤銷「限聚令」。

香港至今已連續18日沒有出現本地感染個案,疫情大致回緩,政府應該在此時撤銷「限聚令」嗎?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陳燕婷

香江霧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