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前線

通訊軟件限制訊息轉發次數,遏止四處流竄的疫情假消息,你如何看?

疫情衝擊,資訊爆炸,你有收到過或轉發過錯誤訊息嗎?


WhatsApp徽標前的人影。 攝:Frank Hermann/AP/達志影像
WhatsApp徽標前的人影。 攝:Frank Hermann/AP/達志影像

疫情衝擊,資訊爆炸,你有收到過或轉發過錯誤訊息嗎?

限制轉發訊息的事前干預,與事後處罰散播不實訊息者,你認為哪項措施更為有效?

網絡訊息經多方流轉,「事實真相」多變,社會大眾的媒體識讀能力能如何提升?

2019冠狀病毒疫情全球大流行,網絡上關於疫情的消息急增,但同時衍生的假消息亦四處流竄。4月初,為減緩謠言、病毒訊息及假新聞傳播,通訊軟件WhatsApp宣布限制用戶分享訊息的次數。

4月7日,WhatsApp宣布會將已被轉發逾5次以上的訊息加上雙箭頭圖標,並列為「高度轉發」(highly forwarded)訊息;有關訊息由最多可以轉發予5個用戶,減至每次只能分享到一個對話當中。27日,WhatsApp 表示「高度轉發訊息」近期已大幅減少70%,相信措施有效遏止錯誤資訊的散播。

在疫情中,WhatsApp多被認為是傳播假訊息的主要渠道。因為相比起公開社交媒體平台Facebook、Twitter或者Youtube,WhatsApp對話端對端加密的特點,使得有關執法部門及組織更難追查錯誤訊息來源。現在「高度轉發訊息」的大幅下降,似乎證明人們已經渡過了錯誤訊息傳播的第一個高峰。不過隨著疫情有放緩跡象,各種關於隔離放寬及其他防疫措施的猜測則隨之而來,因此或會迎來第二起錯誤資訊散播的高峰。

另一方面,英國對抗網絡仇恨中心(Center for Countering Digital Hate)首席執行官伊姆蘭·阿邁德(Imran Ahmed)向BBC表示,現在仍然有大量錯誤訊息在WhatsApp平台當中,但「高度轉發訊息」下降70%這個數字「似乎掩蓋了此一議題下的複雜性」。

中國被指涉及發放假消息活動

3月中旬,許多美國民眾開始傳播一些有關「特朗普將會封鎖整個美國」的消息,其中有消息更聲稱援引國土安全部消息人士的警告,表示「等防範劫匪和暴徒的軍隊部署到位後,他們就會立即宣布這項消息。」有關消息在48小時內透過社交軟件被廣泛傳播,其後白宮需通過Twitter發布聲明,澄清有關消息為「假消息」。

4月22日,《紐約時報》引述6名美國官員透露,指有美國情報機構估稱,有中國特工參與了發放錯誤消息的活動;而某些官員表示,這是他們以前從未見過的做法,相關情況引發擔憂。另外,路透社25日報導,指歐盟原訂於21日發表的一份疫情報告,其中包含一段指責中國持續在全球散播錯誤訊息,以洗脫對全球疫情爆發的究責,並意圖改善中國的國際形象。

不過路透社指出有關報告在中方壓力下,歐盟已經軟化相關內容的字眼,並將「中國在社交媒體上秘密進行活動的重要證據」移到報告的尾端。

事後處罰及媒體識讀

針對疫情之下的謠言及不實訊息,台灣立法院於今年2月三讀通過「傳染病防治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對違法散布流行疫情謠言或不實訊息,且足以對公眾或他人產生損害者,懲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最高300萬元罰金。截止目前為止,已有多名台灣市民因於社交媒體發報虛假確診及死亡病例,被移送地檢署偵辦。

另外, 2008年印度孟買發生連環恐怖襲擊事件後,印度政府便對原有的《信息技術法》作出修訂,規定對在網上散佈虛假、欺詐信息者最高可判處3年有期徒刑。2011年,印度再次對該法進行修訂,規定政府有關部門有權查封可疑網站和內容,而網站應當在接到通知36小時內刪除不良內容,且需在聲明中清楚告知用戶不得發布有關煽動民族仇恨、威脅國家公共秩序等內容。

不過,在多國針對不實訊息作出規範時,人們在轉發訊息時往往未必意識到自己正在散佈不實資訊;而在WhatsApp這類有端對端加密的通訊軟件中,作為用戶本身要追查謠言來源則更困難,因此處理不實、虛假訊息不能單靠通訊軟件改善、當局政府強制規管,受眾的媒體識讀能力亦應被重視。

台灣高中公民課本第一冊即有「媒體識讀」一課,希望能讓學生具備對判斷訊息內容是否可信的思辨及批判能力,另外課本亦談到資訊倫理,強調資訊正確性、隱私權、使用權等議題,讓學生不再只是接受訊息的客體。但以上內容只有學生及年輕世代會接觸到,那麼已經離開校園的社會大眾,新聞及媒體識讀能力能如何強化?

網絡訊息經多方流轉,「事實真相」多變,社會大眾的媒體識讀能力能如何提升?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陳燕婷

國際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