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因素

就業爭奪戰:疫情之下職位供應大減,畢業生該如何在就業市場裏搶到位置?

愈加收縮的經濟與就業市場,畢業生愈加激烈的求職競爭,究竟是疫情所致,還是全球經濟大環境的順勢發展?


2020年4月14日台北,一對年輕人橫過馬路。 攝:陳焯煇/端傳媒
2020年4月14日台北,一對年輕人橫過馬路。 攝:陳焯煇/端傳媒

疫情下「無接觸招聘」成為主流,但突如其來的轉變卻使得不少畢業生難以適應,徒添面試壓力,你如何看?

愈加收縮的經濟與就業市場,畢業生愈加激烈的求職競爭,究竟是疫情所致,還是全球經濟大環境的順勢發展?

作為「供給端」的企業承受巨大經濟壓力,無法滿足持續上升的求職需求,第三方的政府又能否出手挽救這一逐漸失衡的局面?

4月14日,內地線上招聘網站Boss直聘因網站一度陷入癱瘓,引起網友對「找工作的人太多」熱議。有人認為,疫情之下致使全國失業的人數大增;也有人分析認為三、四月份本應是高校應屆畢業生的求職旺季,而當日中國國家教育部公布《2020年全國碩士研究生招生考試考生進入複試的初試成績基本要求》(國家分數線),懷疑研究生考試失敗的芊芊學子湧入直聘網站,致「踩踏事件」發生。

Boss直聘後在4月17日發布官方聲明,指出當日系統癱瘓只是出現故障,導致短暫出現部分用戶不能正常使用的情況,與網友揣測無關。雖然有關招聘網站澄清事件,然而從各大線上招聘平台可見,今年中國內地畢業生的求職情況亦不容樂觀。

據智聯招聘集團的監測數據,截至目前,中國國內有55.2%的應屆畢業生仍未獲得公司取錄。此外,受疫情事件衝擊,市場招聘的需求人數大減,中國就業市場景氣指數(CIER)從2019年第四季度的2.18大幅下降指1.43,其中三月份更降至1.02的歷史低位。

回看2019年,香港上半年在全球經濟放緩及受中美貿易戰影響下,經濟已開始逐步下滑,下半年出現的社會運動更令不少行業雪上加霜,致部份企業要暫停招聘甚至裁員。而在本次肺炎疫情衝擊之下,就業市場的情況則更加慘淡。據政府統計處公布,今年1月至3月的失業率達4.2%,創9年來新高;有學者更料失業率未「見頂」。

疫情下「無接觸招聘」成為主流

俗稱「金三銀四」的春季月份本應是應屆畢業生的求職旺季。根據以往的企業招聘安排,大量工作機會和實習崗位均會在此期間密集推送。然而,2019冠狀疫情來勢洶洶,不少中國大陸城市陸續取消現場招聘會。

1月31日,北京市人力資源、社會保障局和北京市教委聯合發布《關於做好疫情防控期間本市高校畢業生就業工作的通知》,要求眾企業暫停所有現場招聘活動,改以線上模式進行招聘。通知又提到,將2020年畢業生簽署就業協議書開始時間推遲到3月1日,結束時間延至12月31日;延長就業報到、求職創業補貼辦理時間等。

據北京科技公司Moka在2月中旬對近200間企業招聘進行的調研分析,指出約6成企業願意在疫情期間進行「無接觸招聘」;在健康可控的流程中,完成招聘目標。日前,實習生招聘平台實習僧同樣發布《2020年疫情下春招調研報告》,顯示在超過25萬受訪學生當中,近8成的學生表示會更願意參加企業或是第三方招聘平台的線上宣講及面試。

然而,這種新式應徵形式的轉變卻使得不少應屆畢業生對難以適應。有受訪者指出在社交通訊軟件進行面試時,會因不適應而在聊天過程中感到很大壓力,「越聊壓力越大,越想逃避,最後就直接拒絕。」

求職考研進退兩難

除了本科畢業生,另一批值得關注的群體便是每年的考研大軍。

中國本屆研究生考試在2019年12月底舉行,然而成績公布卻比以往遲半個月。對於考研學生而言,「國家分數線」遠遠比自己的成績更具決定性,因為只有在「國家線」發布後,各院校的分數線才會陸續公布,能否進入複試的命運才由此決定。然而,在今年疫情的影響下,國家線遲遲未出,這不但延遲了畢業生的計畫,還為他們徒增了更多的焦慮情緒。

中國教育部2月4日發布通知,指出原定4月初左右進行的全國碩士研究生復試工作是否延期,將視疫情防控進展情況另行通知。4月14日,教育部終公布「國家分數線」,但表示復試時間由各招生單位統籌考慮當地疫情形勢等自主確定;啟動時間原則上不早於4月30日。

準備復試還是放棄找工作,在一切消息延緩的情況下,考研生持續不斷地在兩個選擇之間進退,有應屆考研生表示疫情一點點消耗人的鬥志,「內心的迫切感隨著時間的流逝越來越低」。

除此之外,在疫情全球大流行的背景下,大部分國家對外停辦發出簽證,而多個語言考試,包括雅思、托福、GRE和A-Level同樣因應疫情取消,一波本打算出國留學的學生被迫因此放棄原有計劃,加入求職大隊,增加就業市場壓力。

後疫情經濟疲弱,人力需求恢復需時

隨著內地疫情好轉,社會生活生產秩序正在逐步恢復。據Boss直聘《2020春節後七週就業市場追蹤報告》,指出在疫情初期,小微企業的經營受到重大影響,人才需求一度銳減六成以上。但經過七個星期的恢復,在內地31各省市自治區中,僅有北京市、上海市和廣東省的百人以下小微企業人才需求比例尚不足五成,其他均回歸到50%的常規基礎線上。

從市場行業分析,餐飲、酒店和廣告傳媒業的人才需求基本恢復到去年同期五成左右;恢復情況較不理想的為旅遊業,截至春節後第七週,人才需求規模僅為2019年同期的三成,行業內的各個業態都面臨著巨大挑戰。

另外在香港,疫情下各行各業均受重創,首當其衝的行業如零售、飲食及旅遊等失業率創十年新高,達6.1%。3月22日,財政司司長陳茂波更指數字未完全反映疫情最新發展,相信失業率短期內仍會繼續上升,香港經濟正處於「水深火熱」。

據大學聯校就業資料庫(JIJIS)數據顯示,2019 年全職職空缺約有8萬個,較2018年下跌8.8%。然而踏入2020年,疫情加劇跌勢,今年首季(1至3月)的全職空缺數目較去年同期劇減四成。

不過,香港浸會大學財務及決策學系副教授麥萃才表示,失業率計算方法是3個月的平均數,故未必可反映即時情況;加上政府四人限聚令等規定於3月下旬推出,料下一季數字才能真正反應情況。他指出香港03年在沙士後失業率猛增,上升至8.7%高位,認為與此次疫情發展軌跡相似,故此不抱以樂觀心態。

另外,合眾人事顧問總經理蘇偉忠,很多公司的招聘程序因應疫情需要擱置,特別是企業為畢業生而設的見習行政人員(Management Trainee,MT)或畢業見習生(Graduate Trainee,GT)計劃。他解釋,現時很多企業實行「在家工作」,沒有人力資源培訓新人,因此偏向首選有工作經驗的應徵者;使得應屆大學畢業生要求職難上加難。

疫情下企業承受巨大經濟壓力,無法滿足求職需求,第三方的政府又能否出手挽救這逐漸失衡的局面?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孫禕文

中國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