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前線

公共衛生危機處理得當扭轉乾坤?你怎麼看疫情中的南韓國會選舉?

此次的南韓國會「朝大野小」的格局變天,將對「後疫情」時代的南韓帶來什麼機會與挑戰?


2020年4月15日,南韓首爾的體育館進行國會議員選舉的點票。 攝:Jung Yeon-je /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4月15日,南韓首爾的體育館進行國會議員選舉的點票。 攝:Jung Yeon-je /AFP via Getty Images

執政黨共同民主黨拿下國會60%議席,該如何解讀南韓自實現民主化以來,首次單一政黨佔據國會超出一半的議席?

有評論認為,此次共同民主黨大勝有賴於文在寅政府抗疫政策的成功,公共衛生危機的力挽狂瀾如何有助政治造勢?

此次的南韓國會「朝大野小」的格局變天,將對「後疫情」時代的南韓帶來什麼機會與挑戰?

在疫情蔓延的全球大背景下,南韓第21屆國會議員選舉在4月15日如期舉行。據韓聯社16日消息,截至當地時間16日上午6時22分,分區議員選舉計票率達99.3%;在300個國會議席之中,共同民主黨和其盟黨共同市民黨已獲得180個議席,最大在野黨未來統合黨和其盟黨未來南韓黨獲得103個席位。

韓聯社分析稱,在國會佔據60%議席的共同民主黨可以單獨處理快速通道法案,這是1987年南韓實現民主化之後,首次由單一政黨佔據國會60%的議席,由此執政黨可在除修憲之外的立法活動方面行使較大程度的權限。

共同民主黨未來的「朝大野小」政治格局

本次南韓國會選舉合共選出300個議席,其中253席為各個區域的選民直選,餘下47席以比例代表制選出(由政黨票比例來分配各個政黨席次)。在253席直選議席中,執政的進步派共同民主黨拿下163席,小黨正義黨得1席;反對派陣營保守派未來統合黨拿下101席,正義黨5席、國民的黨3席、開放民主黨2席,大部分脫離未來統合黨參選。

韓聯社引述政治評論家朴相秉(音譯)表示,此次選舉第三方黨派足空間小,兩大黨(共同民主黨與未來統合黨)的對峙局面更鮮明。4月14日,建國大學教授李鉉接受韓聯社採訪中曾表示,如果執政黨共同民主黨取勝,司法改革將加速推進,但經濟方面恐堅持現有政策路線。

在疫情的影響下,除了常規的選舉宣傳難以延續,選舉投票的流程亦有因應做出調整。當地時間4月10日至11日,南韓國家選舉委員會(NEC)舉行了「事先投票」,在全國範圍內設立3508個事先投票站點,其中8處設在收治新冠狀肺炎輕症患者的生活治療中心,選民們可前往站點進行投票;許多候選人則改以線上方式進行號召,同時也不再與選民握手。然而,在如此特殊的情況下,事先投票率卻高達26.96%,創歷史新高,也預兆了真實投票的高參與度。

此次國會選舉投票率為66.2%,創下自1992年國會議員選舉(71.9%)以來的最高紀錄。南韓民調機構Realmeter於本月13至14日向南韓全國1522名選民進行民意調查,結果顯示,民眾對文在寅施政表現好評佔55.7%,創下自2018年11月以來的最高紀錄。

文在寅政府「化險為夷」的抗疫路程

文在寅政府在短短的幾個月做了什麼,令民意出現大幅逆轉?

南韓疫情的轉捩點出現在2月28日,被稱為「超級傳播者」的大邱市新天地女教徒確診,成為南韓的第31宗確診個案。此後,南韓的確診人數飆升:2月29日新增909例、3月1日新增1062例,大部分確診個案與新天地教會有關。據悉,該教會曾舉辦千人聚會,而該名「超級傳播者」就曾參與聚會並與多人近距離接觸。

因疫情失控與確診數字飆升,文在寅和其政黨的支持率不斷下滑。2月初期,文在寅民望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其對北韓外交進展停滯不前。然而隨著疫情在南韓達到高峰,民間對於文在寅不對中國全面封關表達強烈不滿。1月23日,網民及反對派在青瓦台問政平台發起請願,要求政府對中國封關,並且強制解散新天地教會;截至3月初,請願人數高達120萬人。此時,據民調顯示,文在寅的民望支持度已跌落至44.7%。

然而,文在寅政府在應對疫情下的恐慌,以及外界質疑的態度卻十分沉著。

除嚴防境外輸入個案、限制聚集性活動、制定社交距離嚴守期等普遍措施外,其世界領先的病毒快速測試系統為南韓贏得了時間。因擁有2015年對抗中東呼吸綜合症(MERS)的經驗,南韓在今次疫情大爆發後,馬上實施全面病毒檢驗措施:先為新天地教會的教眾檢驗,並在全國各地設立50處免下車(Drive-through)檢驗站供民眾使用,整個檢驗過程只需10分鐘左右,受檢驗者將收到手機訊息通報檢驗結果。

另外,南韓目前有4家企業生產檢測試劑盒,每周生產10萬至50萬份。南韓衛生官員表示,南韓現在有能力在全國633個檢測站裏,進行每天多達2萬人的病毒測試;一些流動性的檢測站也幫助減輕了醫院的壓力。

值得注意的是,南韓並沒有像中國武漢一般實施封城或停工措施,也沒有像歐洲和美國那樣採取對經濟造成破壞的封鎖。在南韓,普通市民仍可以進行日常生活,同有賴於政府就患者的行蹤建立了透明、大型的數據庫。

2015年中東呼吸綜合症(MERS)在南韓出現後,南韓政府頒布法律,授權政府從流行病檢測呈陽性患者收集信用卡、乘搭交通工具的地點和時間,以追蹤他們的行蹤。這些信息被剝離了個人標識,後在社交媒體應用程序上共享,讓其他人可以確定是否與感染者有過交集。

今年3月初,南韓內政部推出一款智能手機應用程式,可以追蹤感染者和被隔離者;一旦監控對象擅自離開隔離點,應用就會發出警報。政府還通過手機向民眾發送緊急災難警報短信,以示提醒。然而,雖然被追蹤的每個確診者均有一個代號,共享的消息亦只會顯示他們的性別和年齡範圍,避免透露更多的個人信息,但仍引起部份人就隱私漏露的擔憂

在以上所述的舉措下,南韓從2月最後一個星期的疫情高峰,至3月的第二個星期,單日增加確診數字已回落至雙位數。目前南韓的確診個案死亡率大約控制在1至2%。據《紐約時報》報導,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和瑞典首相勒文(Stefan Löfven)均曾致電南韓總統文在寅,請求提供有關該國防疫措施的詳情。

南韓政局的「後疫情」走勢

如今南韓國會選舉結果出爐,共同民主黨候選人共拿下議會過6成議席,為南韓自上世紀金泳三主導的三黨合併以來的首次。根據南韓《國會先進化法案》,為限制執政黨的權力,法案規定國會的部分運營必須獲得超過五分之三的議員支持才可施行。而現今在共同民主黨達到這個門檻之後,事實上已經成為國會中的「超級執政黨」,幾乎可以無視未來統合黨等在野勢力。

值得留意的是,在三月初,因「親信干政案」遭彈劾下台、判囚25年的前任南韓總統朴槿惠在獄中發出告書。信中除了對南韓疫情表達痛心外;更斥現時的政權專斷無能,呼籲保守派保持團結。

然而,朴槿惠的信並未能為保守陣營塑造有利條件,反而證實了民心更趨向文在寅陣營。對於這次保守陣營的失利,有評論認為在未來幾年內,保守派將難以翻身。其指出,雖南韓第16任總統盧武鉉的自殺或許挽救並團結了當時處於弱勢的泛進步圈,但朴槿惠政權的十年,則是給泛保守圈帶來「無盡的恥辱與陰影」,一直在南韓國民的印象中揮之不去。

至於在選舉中獲得大勝的共同民主黨表示,現時當務之急是如何在疫情舒緩後重振國內經濟。而文在寅政府則有望在疫情緩解後,繼續瞄準縮小貧富不均的問題,推行有關基本工資和打壓高房價等政策。

南韓國會選舉的結果能否為接下來即將舉辦大選的其他國家及地區帶來啟示?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孫禕雯

國際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