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因素 國際前線

中國被指利用Twitter進行政治宣傳,望改變世界對國內疫情的觀感,你如何看?

中國的外宣策略會成功構建起「世界傳媒的新秩序」嗎?


2020年3月18日,福州市的大廈外牆顯示了由福建省送至武漢抗疫的醫護照片。 攝:STR/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3月18日,福州市的大廈外牆顯示了由福建省送至武漢抗疫的醫護照片。 攝:STR/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國的外宣策略會成功構建起「世界傳媒的新秩序」嗎?

利用言論自由進行政治宣傳的漏洞,能如何從法律上、政治上堵塞?

作為網絡受眾的一員,我們終究能避得開有關信息的影響嗎?

紐約媒體ProPublica自去年8月起在社交媒體Twitter上,追蹤超過1萬個懷疑假帳號,並在3月25日報導披露,這些帳號與中國政府的政治宣傳有着密切的關聯。

報導中提到,一名美國大學生Kalen Keegan發現自己的Twitter帳戶被盜用,其帳戶@Kalenkayyy被用於轉發多個與中國共產黨立場相近的中文貼文。當中包括將香港持續的示威活動,視為由美國反華勢力策動的顏色革命,及對香港警察進行毫無保留的讚賞等。

直至今年1月初,2019冠狀病毒疫情爆發,該帳戶所有有關香港示威活動的相關貼文突然全被刪走,但卻轉為發表與疫情相關貼文。一個月後,該帳戶的頭像被替換、Kalen Keegan就讀大學的資訊被刪走、對Kalen Keegan朋友的追蹤亦全部被取消。不久,帳戶名稱更被改為「唐卡伦」,一個私人的帳戶數月內徹徹底底地變成了中國政治宣傳的工具。如今,由於活動異常,帳戶目前仍被Twitter限制使用。

事實上,像這樣被盜取的帳戶並非孤例。ProPublica自去年8月開始對有關帳戶追行追跡,發現Twitter上有大量散佈關於肺炎疫情、香港示威等議題之虛假訊息的帳戶。而該帳戶持有人的職業、所在地分佈均非常廣泛。ProPublica雖無法確定這些帳戶是被黑客入侵,或是被購買所得,但表示他們所發布的貼文大多是中文,背後操縱者則似乎以居住在海外的華人為目標。

經ProPublica採集數據後分析,有關帳戶似乎與一間名為「一網互通」(OneSight)的北京網絡營銷公司有所聯繫。另有紀錄顯示,這間公司與中國第二大國有新聞社——中國新聞社簽訂了有關Twitter推廣的合同。然而,中國新聞社為主管統一戰線工作的中共中央統戰部的直屬事業單位

3月30日,藝術家巴丟草在社交媒體Instagram發帖,且在接受蘋果日報訪問時,表示最近曾受到一間中國公司邀請,宣稱在Twitter上每月兩次發佈該公司的推文,則可獲每次人民幣200至2500元的酬金。其後,巴丟草又收到對方傳來的一段長約15分鐘的試樣短片,內容有關中國抗疫的成就、「正能量」。當巴丟草答應後,對方稱需要再了解其背景和職業,然而最終回覆巴丟草:「客戶反饋您的推特風格不適合此次推廣項目。」巴丟草直言該公司「就是中共宣傳部門」。

不過,利用社交媒體進行政治宣傳的手段,在現今網絡日趨發達的時代屢見不鮮。2018年,美國司法部就曾起訴了13名涉嫌利用社交媒體,干預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的俄羅斯公民。

這場策劃自2014年開始,一家俄羅斯互聯網研究機構首先收集了一批被盜取身份的美國人信息,其後利用這些人的身分在各社交媒體上,發表如種族議題等容易挑起對立的貼文。然後,再根據有關議題連結指定候選人,望能在網絡上營造一分裂的氣氛,從而影響受眾的觀感、進一步選舉;例如揚言「希拉里.克林頓不值得黑人的選票」、宣揚「特朗普是我們更好未來的唯一希望」等。

除此之外,該研究機構又針對不同族群建立粉絲專頁,並在專頁上發放不實新聞、刻意散佈各類意識形態等。

同在2018年,美國胡佛研究所曾推出《胡佛報告》(China's Influence & American Interests: Promoting Constructive Vigilance),指中國近年來積極滲透美國的華裔美人社群、大學校園、媒體、智庫等,嘗試以官方媒體取代曾為海外華人提供新聞的獨立中文媒體。何清漣的一書《紅色滲透:中國媒體全球擴張的真相》也指出,2009年中國投入450億元人民幣鉅資,在全球推廣「大外宣計畫」,藉此利用民主國家的言論自由進行滲透,與西方媒體「爭奪話語權」。

你如何看中國的「大外宣」策略?言論自由的漏洞可由誰來堵塞?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陳燕婷

中國因素 國際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