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前線 性/別

南韓「N號房」再揭網絡性剝削,旁觀之惡、色情管制、性別觀,我們該反思什麼?

有論者提及,韓國偷拍文化盛行與色情網站限制過多有關,使偷拍成為免費又方便的傳播方式,你怎麼看成人產業限制與偷拍文化之間的關係?


2018年8月4日,南韓首爾超過4萬名婦女舉行抗議,敦促政府採取措施解決涉及偷拍色情照片的罪案問題 。  攝: Jean Chung/Getty Images
2018年8月4日,南韓首爾超過4萬名婦女舉行抗議,敦促政府採取措施解決涉及偷拍色情照片的罪案問題 。 攝: Jean Chung/Getty Images

有涉事會員認為自己只是付費觀看,同為受害者之一;你如何看事件中26萬名旁觀者的角色與責任?

從演員張紫妍自殺身亡到「勝利事件」,為何韓國的剝削問題一直禁不斷?背後拉扯到什麼觀念和社會規範?

有論者提及,韓國偷拍文化盛行與色情網站限制過多有關,使偷拍成為免費又方便的傳播方式,你怎麼看成人產業限制與偷拍文化之間的關係?

由去年11月開始,《韓民族報》針對N號房事件作一連串偵查報道,今年1月終引起電視媒體關注。2月時,66名與N號房事件有關人士被捕,上週暱稱「博士」的網民亦被捕,終引起廣泛關注。N號房的聊天室多達77個,參與聊天室的會員人數高至26萬。目前已知受害者共74人,其中16人未成年。現已有超過300萬人在青瓦台請願版聯署,要求公開會員身分,韓星鄭容和、李惠利、邊伯賢等亦在其列。

什麼是N號房?

N號房事件源起於2018年底,一名名為「gotgot」(「갓갓」)的網民在以不同手段騙取女性個人資料,以要脅對方拍攝色情影片。其手段主要是在Twitter上找到上傳了自己大尺度照片的女性,並聯絡對方:「這好像是你的照片變成性愛影片,已經傳開了」,要求其提供個人資料,其後以此要脅對方拍攝性愛影片。這名網民又在網絡通訊軟件Telegram開設聊天室,分別命名為1至8號房。「갓갓」會先在1號房上傳一段被侵害女性的照片或影片作為預告,網民如果想繼續觀看,就要以Bitcoin付款,進入2號聊天室,之後想觀看更多影片,就必須支付更高金額,最後進入N號房。

到2019年9月後,「갓갓」退出,聊天室由其他人管理,另一名為「博士」的網民亦開始經營類似的聊天室。「博士」延續「갓갓」的手段,並將影片按不雅尺度分成幾個級別向聊天室的會員收費,從25至150萬韓圜不等。這些影片的內容通常包括強暴、性侵,甚至有要求女性吃糞便、喝尿液、在性器官中放入昆蟲與異質物,或者是用針與刀傷害自己等行為。

「博士」更將這些女性的姓名、居住地、學校等資料在聊天室公開。參與聊天室的會員,必須在群組內發表凌辱性言論如「強姦她吧」才不會被刪除會籍。同時,這些會員亦自行開設了另一聊天室,上傳自己女友、前女友或女性家人的照片,有些會員將這些照片與其他女星裸照合成,與其他會員分享。

應該如何處置涉事會員?

儘管要求懲治26萬會員的聲浪高漲,但韓國有意見認為能否將這些會員定罪仍屬未知之數,這在於執法機關能否掌握這些人的資料及其手機紀錄、內容等證據。而Telgeram以其安全特性及訊息加密難以破解、追朔源頭著稱,因此未知最終是否能向涉事會員問罪。

另一方面,也有會員認為自己才是受害者,只是付費觀看成人影片,不構成犯罪,指責被脅迫的女性一開始就不應該在Twitter上傳自己的大尺度照片,以致26萬名會員出現。也有網民表示經傳媒報導才知道N號房,要馬上去訪問。在連登討論區也有類似言論,諸如「睇落幾正,有得玩女又有得賺錢,唔知香港有冇市埸」(看上去很不錯,有得玩女人有可以賺錢,不知道香港有市場嗎)、「求圖」等。

根深蒂固的偷拍風氣

是次事件涉事人數之龐大顯示,這在韓國並非孤例。韓國的偷拍風氣一直為人詬病,曾經會員人數超過100萬人的「SoraNet」,裡面充斥偷拍片段、前度伴侶的報復式性愛影片等,曾有女受害者因而自殺;後至2016年,「SoraNet」才迫於壓力關站。去年,BigBang成員勝利被查出所投資的夜店Burning Sun涉嫌組織賣淫、販毒,其後更有記者追查到勝利與其他男藝人鄭俊英等,在傳訊軟件群組內傳播非法偷拍的影片、照片,並與當時江南警署高層勾結。同期受關注的事件,還有女演員李美淑揭露,2009年自殺身亡女演員張紫妍曾被脅迫陪酒配睡,甚至為此而被經紀公司要求結紮。

2018年5月起,受#Metoo風潮影響,韓國舉行了多次遊行,高舉「My life is not your porn」(我的生活不是你的色情片)等口號,對抗偷拍風氣。早前引起討論的電影《82年生的金智英》中,也有職場女性被針孔攝錄機偷拍,片段在男同事間傳播但卻沒有人提醒受害者的情節。

有評論指出,目前被逮捕的「博士」年僅25歲,而其他共謀者有不少僅是二十多歲的青年,但卻已向其他中學生施暴,實在令人擔心這種「厭女文化」是否已散播到年輕人身上;故認為是次南韓政府必須與警方將涉事人嚴厲定罪,才能作為「共犯」的男性意識到問題所在。

不過,值得留意的是,韓國的網絡審查實以嚴格著稱。韓國廣播通信委員會(KCSC)在2019年初宣布,封鎖涉嫌提供成人內容的895個「非法或有害網站」,當中不少為色情及賭博網站,包括全球最大色情網站「Pornhub」。當時也有25萬人聯署,要求當局撤回相關措施,最終未果。

港版N號房事件?

在N號房事件討論之外,連登討論區也有人提出成人台「貼自己老婆女朋友SP身材」/「貼自己老公男朋友SP身材」的貼文,正是港版的N號房事件。在貼文中,不少會員會上載聲稱是偷拍,或取得對方同意的大尺度照片,而且瀏覽人數龐大。提出說法的會員認為,連登討論區必須禁止這些行為,保護受害者;但亦有人認為提出這項意見是搗亂,會導致連登沒有J圖(指性感的女性圖片)。

我們該如何正視社會仍存在物化女性、剝削女性自主權的現象?

國際前線 性/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