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約 文化

華語世界去年發表的影、音、書,有哪些先鋒之作?

在艱困的環境中,創作者的作品往往表現出令人驚歎的先鋒性,你同意嗎?


觀眾在一間劇場等候開場。 攝:林振東/端傳媒
觀眾在一間劇場等候開場。 攝:林振東/端傳媒

過去這一年,有哪些新作品給你留下強烈的衝擊,讓你覺得一定要分享給別人?

越艱困的年代,人的創作力會越充沛,還是越受到限制?

說起配得上被稱爲先鋒的作品,你腦海中最先想到什麼?

似乎還來不及與2019年好好告別,每一個人又迅速被拽入了2020年的巨大漩渦中,一轉眼三個月。過去這一年並不太平,正是因爲這個原因,我們能接觸到的新的獨立創作就尤爲珍貴。

在創作界經常有一個討論,究竟是更平靜的年代還是更不安的年代才更適合創作者。毋庸置疑地,前者的太平盛世能夠保障創作者擁有安全的創作環境,至少自由的表達機會;而也有一種觀點相信,在後者的氛圍中,更能激發創作者們充沛的創造力,使得他們更深入地思考,更積極地回應時代。無論這個說法是否成立,但一個肉眼可見的觀察是,在艱困的環境中,創作者的作品往往表現出令人驚歎的先鋒性。有人認爲,獨立創作本身是無權者的自我賦權,因而特別是在艱困的背景下,作者們往往能爆發出強大的自主創作精神。

以香港的文藝復興獎前年的獲獎作品爲例。作爲專注華語獨立創作的獎項,「文藝復興獎」本身是極其注重創作者自主性的,它的評審準則中「先鋒性」佔了五成,另外五成分別由社會影響力和專業認受度分擔。而在該獎項今年的宣傳語中,他們是這樣理解「先鋒作品」的:對主流與禁忌的挑戰,對觀念與美學的突破,對真相與弱勢的關切,兼具時代精神與自由意義。

2018年,這一獎項中的傳播大獎和劇情片獎是由《大象席地而坐》獲得,其導演的短篇小說集《大裂》則包攬純文學獎。而衆人皆知的是,這批系列作品的創作背景,是導演胡波一生特殊的艱難生命體驗。令人痛心的是,在作品獲得公開上映、出版之前,胡波選擇結束了自己29歲的生命。艱難的生存環境,也許有可能激勵創作者走向突破,但更真實的是,這種大環境給當中所有人帶來的巨大磨難。

我們大可以繼續爭論到底怎樣的環境才真正滋養創作,但需要面對的事實是,環境並不以創作者的個人意志爲選擇。事實上,大概正因爲環境如此,創作者們才必須繼續不停創作,在創作的世界中使自己離自由更近。Leonard Cohen講過,「萬物都有裂縫,光才得以進入。」在2019年,又一批新的具有先鋒精神的獨立音樂、劇情片、紀錄片、純文學作品和非虛構寫作作品進入公衆視野,相信你也在心中珍藏了一些。

作品是對時代的呼應,也是對時代的對抗,更是創作者們無意之間贈與受衆的厚禮。如果你在過去一年也曾經被這樣的作品打動,感受過這一份特殊的精神饋贈,相信你一定有很多話想分享。在這樣的時代,那些作品也許更加呼應了你獨特的私人體驗,擁有了自己的生命和故事。那麼,倘若說到去年那些具有「時代精神」和「自由意義」的創作,你會給端的同好們分享哪一部作品?

端傳媒作為「文藝復興獎」的媒體夥伴,誠邀你向我們推薦你心目中的先鋒之作:按此提名

******

文藝復興獎時間表

2020年3月 公開接受提名

2020年4月 公佈入圍名單、「端 X 文藝復興傳播大獎」投票通道開啟

2020年5月 公佈得獎名單

頒獎典禮、入圍作品展及公開論壇:時間待定

提名表:https://bit.ly/32VvA87

查詢電郵: rfhkawards@gmail.com

特約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