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因素 福爾摩沙 香江霧語

復課無期的學年:你認為公開試應該如期進行嗎?

本學年的應試氣氛低落,普遍學生備考狀態未如理想,應試考生該如何排解疫情帶來的壓力?


2020年3月9日,銘基書院,中學文憑試(DSE)考生在禮堂參加視覺藝術科模擬考試。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20年3月9日,銘基書院,中學文憑試(DSE)考生在禮堂參加視覺藝術科模擬考試。 攝:林振東/端傳媒

受疫情影響,多地教學進度受阻,公開試該如期進行嗎?

因網上教學需要一定的硬性及軟性條件,授課與學習的進度及質量該如何保證?

本學年的應試氣氛低落,普遍學生備考狀態未如理想,應試考生該如何排解疫情帶來的壓力?

香港政府今日(3月17日)表示,因應現時疫情情況,中、小學在4月20日復課的可能性不大。但中學文憑試(HKDSE)24個甲類科目筆試將如期於3月27日舉行,而體育課及音樂科實習試將延後至5月,中國語文課口試亦延至5月18至26日舉行。香港中小學復課無期,惟考試仍如期舉行,有考生斥疫情引起的安全疑慮尚未釋除,當局卻安排考生如常考試,並不合理。

就疫情持續蔓延,各地教育部門均就教學方面實施不同安排:在台灣,早於1月底,各市教育局已因應疫情,對大專、高中、職高、國中及國小作出延遲開學的安排,其後又宣布學校停課標準:一班內有一位確診,班級停課14日,14日內校內若再有確診個案,則全校停課14日;大學入學指定科目考試(簡稱指考)亦改於7月3至5日舉行,較原定7月1至3日延後了兩天。

另在中國大陸,原定於2月10日開學的中小學,其後也因應疫情惡化宣布延遲開學;各級教育部門及學校又倡議「停課不停教、停課不停學」,陸續於各院校實施網上教學。至於在6月舉行的普通高考,則仍未宣布會否延期舉行。

網上課堂真的是教育良方?

距農曆新假期結束,至今已長達七十多天,香港及中國大陸各級學校為了追趕教學進度,紛紛以網上課堂取代面對面教學,但這種方法的成效似乎未如理想。

有學生認為家中嘈吵和打擾因素多,難以專注課堂;有些課堂要求學生打開鏡頭,但有人卻因對家境自卑而對此感到抗拒。另外,也有學生因家中網絡不穩,反而必須離家上課。有老師又反映網上教學的技術問題不少,讓所有同學設定好聲音和影像,可能已經花掉一部分課堂時間。

在中國大陸,大部份學校亦利用網絡平台進行教學,但由於中國互聯網的敏感詞管制嚴苛,導致有生物課直播因被指「傳播淫穢色情信息」而遭停播,也有政治網課因涉及政治話題遭禁播。

除此之外,阿里巴巴旗下的一款名為「釘釘」的線上課堂應用程式,本在中國大陸「停課不停學」的政策下,下載量一度超過微信,但因有學生逃避上課且聽聞應用程式的評分低於一星就會下架,於是群起為應用程式留下一星評分,令不少網上教學的應用程式商店遭到負評潮。

升學考試如常考生卻難全心應對

中國大陸高考延期與否仍屬未知之數,但因無法回校上課,留在家中溫習的進度和成效,很大程度取決於學生是否自律,以及父母能否代替老師督促準備考試。另一方面,香港亦有考生認為本學年的應試氣氛低落,在多重因素影響下,普遍學生對未來感到迷茫,這也使備考狀態未如理想。有台灣的考生則認為指考的時間延後似乎可以有更多時間準備,也有學生覺得僅延期兩天對考生沒有實質幫助。

英國政府早前亦曾放風或將延後普通中等教育證書(GCSEs)及高考(A-levels),教育部門亦於16日與各學校管理層商討相關事宜。坊間更有討論認為應該取消本年度考試,延期到2021年舉行;同時也應對患病考生的成績也有特別考慮。

反觀香港,有評論認為,數年前社會曾經掀起對小三基本能力評估考試(TSA)的爭端,關注學生壓力問題。現因疫症停課,學生得到突如其來的假期,但學校卻選擇以日常課程塞滿生活,為追趕教學及考試進度,反讓學生失去喘息空間,質疑這種「停課不停學」的觀念。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陳燕婷

中國因素 福爾摩沙 香江霧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