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爾摩沙 香江霧語

談疫情失廣告?YouTube「黃標」政策掀審查爭議,你如何看?

影片的創作自由與極端言論的傳播應該如何平衡?審查機制是必須的嗎?


一名香港Youtuber 談論黃標事件的影片。 攝:劉子康/端傳媒
一名香港Youtuber 談論黃標事件的影片。 攝:劉子康/端傳媒

你認為YouTube的審核機制是否限制了創作自由,造成影片題材單一?

影片的創作自由與極端言論的傳播應該如何平衡?審查機制是必須的嗎?

YouTube推出會員機制,讓觀眾以支付月費的方式,支持創作者自由製作影片,這舉是否平衡創作者自由創作和收益的好方法?

自2月始,新冠病毒流行成為新聞焦點,不少香港YouTube創作者均在自己的頻道談及相關議題。但近來,有不少創作者表示,即使影片只是宣傳正確的戴口罩和洗手方法等,都被YouTube貼上「黃標」標籤。

「黃標」是一個黃色圓形上有個美元符號、或者一個黃色美元符號的標誌。被貼上「黃標」,意味創作者的影片會被平台標為「不適合多數廣告客戶使用」,以致影片不會有任何或是只會有極少量廣告;這一舉措大大限制了創作者的營利來源。因此,對於談及肺炎疫情的影片遭到「黃標」,許多創作者及觀眾認為YouTube此舉是矯枉過正。

這並不是香港的獨有現象。早在半年前,台灣的創作者已經常常談論頻道營利常被「黃標」政策所累。YouTube頻道「志祺七七X圖文不符」曾在2019年8月發布影片,談及「黃標」影片數量激增的現象。同時,呱吉、瑩真律師等YouTuber也表示,自己的影片僅是談論心理現象、法律議題等內容,都曾遭到限制營利。

2020年3月5日,「志祺七七」上載影片說明,將不會再製作「一週新聞回顧」的影片,其中一個原因是製作新聞影片必定會牽涉具爭議內容,因此幾乎每一段「一週新聞回顧」影片都被限制營利,其投入的成本沒有得到相應回報。

審查機制的初衷

時間回到2017年初,當時擁有700萬訂閲數的瑞典創作者PewDiePie,上傳了一段關於一個自由職業者中介網站的影片。影片中,他向一位自由職業者支付5美元,要求他舉起寫著「所有猶太人去死」(Death to All Jews)的牌子跳舞。PewDiePie在影片中表示想不到對方會照單全收,但他強調自己不支持反猶太主義,最終亦在片末道歉。

相關事件及爭議被《華爾街日報》報導,及後更披露PewDiePie曾拍攝其他涉及種族歧視的片段。不少廣告商後來發現,其向YouTube投放的廣告會連同內容含有種族主義的影片一同播出,事件引發不少受眾及客戶不滿。YouTube因此遭到馬莎(Marks & Spencer)、萊雅(L'Oréal)、強生(Johnson & Johnson)等公司集體杯葛,一度停止在平台投放廣告。

除此之外,更有歐美的創作者觀察到,比起個人經營的頻道,YouTube或會更傾向將廣告投放在由公司經營的頻道,故引發創作者對YouTube在廣告投放公平性的質疑。面對廣告商杯葛及創作者抗議,YouTube遂推出俗稱「黃標政策」的審查機制。

YouTube的審查機制帶來的疑慮

根據YouTube 廣告社群政策,創作者上傳影片的營利狀態可分成三類:「營利沒有限制」(綠標)、「不適合多數廣告客戶」(黃標)及「沒有廣告收益」(紅標)。

影片上傳後,網站會以人工智能審查影片內容、簡介及關鍵字中,是否含有敏感及具爭議性字詞,一旦包含這些字眼,便會被列為「黃標」,意指此影片「只能放送部分廣告或完全不放送廣告」,變相限制創作者獲得廣告收益。若如果創作者認為系統誤判,可以申請人工審核,YouTube表示會由「專家」審查。

目前,有不少YouTuber反映只要在影片中提到「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等敏感字眼,影片都會被平台限制營利。香港創作者Professor PowPow曾就此事去函YouTube,詢問這些審核香港影片的「專家」是否中文使用者,YouTube僅回覆「我們相信是這樣」。

YouTube並沒有說明人工審查需時,但影片的廣告營利收入一般都集中在上傳影片後的首兩天,故很多時候,即使人工審查後取消營利限制,影片往往已錯過最佳營利時間。換句話說,在這個政策下,涉及敏感字眼的影片的收益,將不如沒有提及這些字眼的影片,正如「志祺七七」選擇放棄製作「一週新聞回顧」,而其他創作者同樣或會為了平衡收益,轉而傾向製作不涉及敏感議題的影片。

同時YouTube並沒有公開「敏感或具爭議性字眼」的標準,亦不曾說明某些事件和字眼不適合投放廣告的原因,因此香港創作者Carl Ho蒐集了可能會被限制營利的敏感字眼,以方便各創作者避免被限制營利。

平衡自由創作和收益的方案:頻道會員制度

YouTube的審查機制是為了避免廣告商的廣告出現在具爭議的影片中,但另一方面,卻使影片創作者收入大減,甚至使其失去創作有機會涉及敏感字眼影片的動機。因此YouTube推出頻道會員,觀眾可以以支付不同月費的方式,直接支持創作者製作影片,此舉可讓創作者不必避開敏感字眼,也可以有相對穩定的收入。但問題可以這樣解決嗎?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陳燕婷

福爾摩沙 香江霧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