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e 性/別

明星肖戰同人漫畫引發粉絲攻擊,你如何看待以男明星「女化」為藍本的創作?

舉報之風的盛行會摧毀什麼?這樣的舉報機制是如何產生的?


中國藝人肖戰。 圖:IC photo
中國藝人肖戰。 圖:IC photo

你如何看待以男明星「女化」為藍本創作同人文?是否算侵犯他人「性別認同」的立場?是否「有損」藝人形象?

創作自由的界線在哪裏?你覺得良好的創作自由環境需要怎樣配套的規章設施?

舉報之風的盛行會摧毀什麼?這樣的舉報機制是如何產生的?

2月24日,微博用戶「迪迪出逃記」在微博發布同人(基於現實事件或作品的寫手的自我創作)文章《下墜》最新一章鏈接。文章基於2019中國網絡古裝劇《陳情令》兩位男主進行改編,因該劇一夜走紅的流量明星肖戰,變成了生理性別仍為男性、卻有性別認知障礙的髮廊妹,而另一位主演王一博則被設定為愛上肖戰的未成年高中生。

該作者通過微博公佈了兩條閱讀文章的主要渠道:Lofter,中國大陸最大的同人創作社區app;AO3,Archive of our own,一家曾獲雨果獎、為同人創作提供平台的國外網站。

不曾料想的是,本為吸引讀者的一條微博,卻引發了肖戰唯粉(注:僅為肖戰粉絲)、CP粉(注:肖戰和王一博這組假想情侶的粉絲)及同人界的三界大戰。唯粉認為該同人文的設定有辱肖戰,「將給明星造成極大負面影響」,將矛頭直指CP粉及同人文寫手:「你的文學自由不能建立在對別人文學形象的侮辱上,一旦做了,就是錯的」。為了阻止文章傳播,廣大唯粉迅速通過網站、電話、郵件的方式聯繫國家網信辦及全國掃黃打非工作小組辦公室,對該文及類似同人文進行舉報。Lofter上許多同人文章就此消失

2月29日晚,AO3被大陸網絡屏蔽。3月1日,日前發布的《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規定》正式開始實行。截至目前,唯粉及肖戰工作室已經發表了道歉聲明,但戰火還在蔓延。

由《陳情令》而生的粉絲根基

將肖戰捧紅的《陳情令》改編自耽美玄幻小說《魔道祖師》,於2019年6月在騰訊視頻首播。與其他當紅明星有所不同的是,肖戰的成名作便有著很深的腐文化背景,在戲外也與搭檔王一博關係十分融洽,因而收穫了基數較大的CP粉。

在中國飯圈文化中,唯粉與CP粉之爭由來已久。此次事件中,唯粉抨擊點之一是CP粉在微博、Lofter等平台冠「肖戰」大名轉發文章鏈接。有唯粉受訪表示,「哥哥被女化、被寫成妓女,帶正主大名在微博上傳播,自身形象受損。有很多不混粉圈,甚至年齡很小的朋友會受影響,路人看到這樣的內容也會影響對哥哥的觀感。」

CP粉則反問,「為什麼唯粉要這麼針對我們?」他們認為,如果文章中的一方不是王一博,是個路人或女生,或許唯粉還不至於這樣。「哥哥的確是因為《陳情令》火的,我們的存在也是很龐大的群體啊。」

舉報是如何發生的?

AO3平台曾在2月29日上午發布說明,根據AO3的服務條款,「真人同人的創作行為本身不構成人身騷擾,但是,禁止任何作品內容宣傳、慫恿針對真人的實質性傷害」,同時,「除非違反任何其他政策,作品庫不會因為內容冒犯他人而將其刪除」、「上傳者對內容負有全部責任」。並且,即便AO3禁止兒童色情內容,但「兒童色情內容與描寫年齡小於18歲的角色進行性行為的虛構文學是有分別的」,任何平台上包含上述內容的必須有「提前預警」,如含有「Underaged」的標籤,幫助讀者篩選。《下墜》一文便在AO3上依規對文章進行了標記

唯粉對此並不買帳。「作為粉絲我們不是說為了舉報同人文,而是因為這種文章帶動了很多CP粉女化肖戰⋯⋯我們也沒法採用別的方式讓他們刪除。」舉報風波一出,唯粉曾堅持自己「沒什麼過激的」。

同人圈則認為,「女化」並非侮辱,且創作享有「創作自由」。Lofter等大陸app被清洗、AO3被屏蔽後,深受影響的同人圈受訪者表示,「不管你舉報一篇同人文,舉報微博,還是舉報AO3,你按下了舉報鍵就是錯的。同人創作是一個很大的圈子,大家本來只是小眾娛樂,一旦平台被封,每個人都要陪你們共沈淪。」受訪者用在圈內廣為流傳的一句話比喻道,「大家都在鍋裡吃飯,你覺得不好吃可以不吃可以吵架,但你不能把鍋砸了。」

產品博主「純銀V」在微博上解釋,一些矯枉過正的封禁,或許並非出於人工審核,而是基於平台自身的「熔斷機制」。「如果短時間內,一條內容,一個人,被舉報的次數巨大,就會觸法熔斷機制,進行限流或者封禁」,該博主說。

然而粉絲舉報並非創作自由受限的唯一導火索。亦有人認為,這次的舉報事件與網絡限制似乎只是時間上的巧合,而其背後是持續進行、愈發嚴苛的信息審查。

據《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規定》第七條顯示,網絡信息內容生產者應採取措施防範與抵制製作、複製、發布「帶有性暗示、性挑逗等易使人產生性聯想」的內容。而端傳媒評論作者韓大狗對此表示,「『易使人產生性聯想』 與『淫穢色情』的區別又在哪裏,這些都很難得到法理層面的解釋。」

「同人文化在中國這樣的背景下生存其實已經非常艱難了,如果再因為飯圈的紛爭而讓我們失去屈指可數的創作平台,這對我們都是非常不利的。」同人圈受訪者總結,「哪怕僅是限制同人創作的尺度和內容,也是對同人文化的損傷。說白了這還是中國沒有分級制度造成的,但我們不想成為第一個被開刀的人。」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王筠琪

Culture 性/別